第一百三十八章 涂山老母_仙鸿志异
笔趣阁 > 仙鸿志异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涂山老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八章 涂山老母

  “一尊天人法身,一尊天人分身,如今你的修为已经超过了陈子明了。”

  狍鸮幡化作童子跳到王离肩头说道。

  王离微微点头,接着就看到一个青铜小桶递到了自己嘴边,眼角一抽,道:“前辈,你这杯子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呵呵,拿错了。”

  狍鸮幡讪讪的将小桶收了回去,换了一个白玉杯子,道:“这妖龙死的极为憋屈,一身修为和法宝都没用就一命呜呼了,虽然被枭阳吞了元神,但妖族向来是以修炼肉身神通为主,体内法力十分充沛,又被你炼成分身在八宝池走了一遭,这妖龙分身还要超过你的本尊和法身。”

  “前辈说的没错,但我只能给你一杯精血。”

  王离皮笑肉不笑的说完,屈指弹出一条金色小龙,落入了白玉杯中,化作了满满一杯

  狍鸮幡马上就将整个杯子塞进了嘴里,打了个嗝,说道:“接下来我们往哪里走,是往岱舆仙山,还是先去冀州办你老师交代的差事?”

  王离诧异的看着狍鸮幡,道:“我们?现在我已是法身修士,前辈还要一起出山?”

  狍鸮幡一脸笑意,道:“那当然!只要十年大师兄交接的日期不到,我就得跟在你身边一起历练,这可是元都宫的规矩!”

  王离哑然失笑,跟着就跟着吧,反正有了一干天魔,路上也不需他在讲故事了,走出大殿,正要去遇本尊汇合,突然感觉有些异样,回头一看,发现大门上的匾额换了,当看清匾额上的字,不由愣了一下。

  原来这里名叫汩龙宫,而今匾额上的字却换成了水晶宫三个字。

  狍鸮幡道:“听说玉景宫和幽浮宫那边都把名字换了,于是钟士季在你进去后也把名字换了,听我说你在祭炼金鳌时把五座主殿唤作水晶宫,他就懒得想名字,干脆就直接拿来用了,别说这名字还挺合适。”

  王离饶有趣味看了一眼匾额,问道:“玉景宫和幽浮宫换了什么名字?”

  狍鸮幡道:“玉景宫那边立为鸿宁宫,幽浮宫换成了净明宫和海云宫。”

  “那乾明宫呢?”

  王离问了一句,发现本尊不在金鳌上,腾身遁空上天,发现许多人驾着法宝楼船聚集在金鳌龙首的一角,场面十分热闹。

  狍鸮幡笑道:“吕清华那小子比钟士季还懒,他说反正两宫本来就是一家,顺手也挂了个水晶宫的匾额,另外四脉已经决定,除了原本四脉修士的家族亲眷可以上来居住,还额外许了炼宝阁入驻,那些家伙打算把苍莽山的那些泥鳅弄过来养,看看能不能纯化一些血脉。”

  “倒也为金鳌平添了不少生气。”

  王离点了点头,御风直上前往元都宫。

  狍鸮幡在他耳边说道:“执事院的人也想入驻金鳌,结果被幽浮宫给当场否决了,说他们没资格上来,把那群眼红的家伙气的直跺脚,执事院的执掌恼羞成怒跟幽浮宫掌教吵了一架。。”

  “然后呢?”

  “然后幽浮宫掌教就笑眯眯说要召集所有弟子在金鳌上讲道三年,这期间宗门的丹药供给,让执事院自己去炼。”

  元都宫。

  一间庭院中,王离与一俊雅青年席地而坐,旁边是一片莲花池,两人中间悬浮着一张不断变幻的阵图,一道灿烂的银虹盘旋在莲池上,每隔一个呼吸就有数颗晶珠自银虹中飞出,落入阵图,同时倾泻下浓郁的星力,一条条金鱼从池塘中钻了出来,挤开荷叶和莲花,张开嘴巴大口吞咽,有几个巴掌大的童子在莲花上跳来跳去,偶尔停下来,看到有金鱼开始吐泡泡,便欢快的去一拳头把金鱼砸进水底。

  这时王离突然神色一动,顶上冲出云气,将一道从天而降的遁光收了进去。

  “师公,弟子已收了分身,可以出发了。”

  王离收了云光说道。

  俊雅青年笑了笑,道:“再等一会儿,等我帮你这些星砂都炼入阵图再出发也不迟,也好方便你炼化那道一元重水,对了,你要是过去岱舆仙山,打算找谁做下手?”

  王离张口答道:“师公,我听说佛门此次也有人去助拳,弟子一开始是打算找他们的麻烦,但钟师兄当即提醒我最好换个对手,后面我欲再问时,就收到了师公传召,也不知是何缘故?”

  俊雅青年眨了眨眼睛,道:“上次钟士季用你那件法宝咒杀了迦延,因为东南神州是我穹宵和洞渊两派祖师的道场,阿弥陀佛才无法推算出此事与你有关,要是你这次过去又把佛门的人弄死了,他很快就会怀疑到你,一旦暴露了那件法宝,往后你再想咒杀他人就未必有那么容易了。”

  “原来如此。”

  王离顿时恍然,随后又拿出了得自幽冥的那卷魇邪宝录,问道:“请师公观此法宝,此宝一位师叔所赠,弟子尝试各种办法都无法祭炼。”

  俊雅青年接过打开一看,面色瞬间变得凝重无比,沉吟道:“难怪那门诅咒术如此厉害,我知道你那位师叔是谁了。”

  说罢,将魇邪宝录递还给王离,继续说道:“此宝尚未恢复本来面目,待你将来登临大罗,立身大道根基之后方能祭炼。”

  王离闻言愕然,心中蓦然想到一个可能,脱口说道:“大道至宝!”

  青年站了起来,笑道:“走吧,亏得此宝现在被你那位师叔用大法力隐去了本来面目,不然你以后出门都不得安生。”

  王离面露喜色,收了阵图,然后祭出乾坤两气符收了池塘上的一元重水,看着手里的魇邪宝录,心中思忖了一会儿,将其也扔了进去。

  青年侧身挥袖,面前空间急剧波动,迅速形成皱褶一眼的痕迹,接着如同翻动书页一般,层层裂开,形成了一个漆黑的门户。

  一阵潮汐声后,门户中传出一个妩媚的声音:“咦?正方道友,你的这位徒孙可曾婚配?”

  “涂山老母,我这徒孙可不能再被你招去做女婿了。”

  青年微微一笑,带着王离一步跨进了门户。

  眼睛一亮,两人已经身处另一片天空,面前站着一位妇人,身穿霞衣,容颜绝世,娇媚异常,端的是颠倒众生。

  王离似乎为对方容貌惊艳,征了一怔,但随即目光一闪,稽首行礼,道:“王离见过涂山娘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