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白虎镇枭阳_仙鸿志异
笔趣阁 > 仙鸿志异 > 第五十九章 白虎镇枭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九章 白虎镇枭阳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王离和江木沿着一条蜿蜒的山道缓缓上行,没走多久,二人来到了一座山脚下,两人正要上山,狍鸮幡突然从王离袖中钻了出来。

  “等一等!”

  童子抓着狍鸮幡飞上天,撒手一扬,幡上立刻飞出一缕蓝烟往山上飘去,几息过后,童子飞身落下,面色略显凝重地道:“这里有妖气!”

  “妖气?”

  王离神情一肃,他刚出穹霄宗的时候也见过一些妖气,但都是一些生出了灵智的精怪小妖,修为最高也就聚罡而已,那时候狍鸮幡的器灵可没有露出如此表情,想来应该是大妖无疑了。

  再看身边的江木,少年似乎被吓到了,面色紧张的靠着自己,一只手掐着法决,另一只手则举着桃木神符四处张望,神符上不时炸现出丝丝雷弧。

  童子皱着小脸沉吟道:“这妖孽应该已经炼出了元神,不过有些奇怪,我将神识探入山内,却未找到其真身所在,里面只有几具金尸坐在一根杂色煞气柱旁边......”

  “元神大妖。”

  王离神情一震,这种存在他可惹不起,思索片刻,道:“如此说来,之前四明观那些道长跟其他修士实际都是被这妖物所害?是它在暗中操控那五具金尸?可这有些说不通,若真有大妖,它何必用煞气引诱修士前来。”

  突然间他想到了江木之前说的地震,心中一动,道:“这妖物会不会是被谁镇压在此山中的?但也不对,元神级别的大妖怎么会被区区山煞镇压,我看还是......”

  “有可能!”

  童子面露有趣之色,一拍手,道:“小子...咳咳~昌容子你的机缘来了,只要能擒拿了这妖孽,你说不定就能炼出一件照神宝鉴那样的法宝哦!”

  王离目露疑惑,道:“前辈能收拾了那大妖?”

  这狍鸮幡虽然是件十重禁制全开的先天法宝,但钟师兄跟他说过,此幡最强也就只有合神境修士的实力,那山中妖物同样也是炼出元神的大妖,二者实力悬殊并不明显,而且他感觉狍鸮幡的态度有些过于积极了。

  “单靠我一个肯定不行。”

  童子飘到王离面前,笑道:“不过有你配合我就没问题了。”

  王离面颊一抽,道:“前辈莫不是在说笑,我不过是一个固元境修士,那妖物若真炼出了元神,只怕吹一口气我就死了。”

  “哪有那么夸张!”

  童子挑了挑眉,“再说你不想要那些山煞了?我刚才可是发现了一整条煞气混柱,那煞气混柱能抵二十条中品煞气,你真舍得放过?”

  “煞气再多也没有命重要,再说其他地方又不是寻不到煞气。”

  王离看着身边的江木,笑道:“小友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道长说的对!”

  江木用力的点了点头,接着愁眉苦脸的说道:“之前我就说不要来了,现在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想不到这里竟然有妖怪,回去我就带上祖师们的牌位搬家,这里不能再待了。”

  “真不要煞气了?”

  童子转了转眼珠子,身形缩小到一尺,落在王离肩头,小声道:“王家小子,再考虑一下,放着眼前的煞气不要岂不可惜,若是能早一点收集完煞气,你就能尽快突破功行,也就可以尽早的回归山门,跟我一起去把那妖孽收拾了如何?”

  王离目露异色,他记得出发时这狍鸮幡之前还希望自己带着它在外面待久一点,笑道:“前辈为什么一定要对这妖物出手?”

  “我饿了!”

  童子撇了撇嘴,掰着手指头,道:“自从钟士季回山之后,我都饿了三十五年了!”

  王离闻言不由一怔,道:“我看前辈每天似乎并不缺灵果。”

  “那些根本吃不饱,顶多算是零食罢了!”

  童子愤愤地挥了挥拳头,道:“我最喜欢吃肉!尤其是灵兽和妖兽的肉!但宗门那些灵兽又不能吃,没有外出寻煞的弟子我又不能出山去自己寻找猎物!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只元神大妖,我必须吃了它!”

  它这话说的大声,把一边的江木吓了一跳,少年悄悄往后退开几步,手中木牌隐隐对准了王离,又露出了最开始那种警惕的表情。

  王离冲他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然后冲童子说道:“既然前辈看上了那妖物,大可亲自出手,为何一定要拉上我,凭我的修为可没资格去凑热闹。”

  童子抓出一个果子,擦了擦递给王离,嘻嘻笑道:“你不是有宝贝么?”

  王离眼角一抽,道:“能威胁到元神大妖的除了风火一气罩,也就只有那丧魂弓了,但这两件法宝我就各自打开了一重禁制......”

  “足够了!”

  童子打断他,道:“我主要是怕它跑了,到时候待我将它缠住,你直接祭起风火一气罩将我们收进去,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等我吃了此妖,就将它的元神给你,怎么样?“

  王离沉默了片刻后,道:“不如我将风火一气罩借与前辈?”

  童子翻了个白眼,道:“我说你胆子也太小了吧!钟士季那家伙当年揣了照神宝鉴都敢去招惹法身境修士,除非你将风火一气罩的禁制全部打开,否则就算借我也没用。

  而且这法宝现在本质上还是属于你老师,我要是将它祭起,立刻就会被你老师留在里面的本命灵识绞杀,到底要不要帮不帮我,你赶紧给句痛快话!”

  王离面露思索,眼角余光看到江木,只见少年已经放下了警惕,正冲着他连连摇头。

  “也罢,我就陪前辈冒一次险。”

  王离最终下了决心,他倒不是为了那大妖的元神,而是为了山中的煞气。

  给了童子答复后,他拿出一枚玉简,灵识探入在里面刻录了一门道决和几篇故事,随后又摸出一瓶丹药,将两件东西用法力送到江木面前,道:“小友先行回去吧,这两件东西你收好赶紧离开,贫道还是要去山上探个究竟。”

  江木呆呆的接住,看了眼王离肩头的童子,语气担忧的说道:“小子还是建议道长别去了,那可是妖......道长?”

  他正说着,却只见眼睛一花,刚才还站在面前的昌容子道长已经不见了,转身一望,发现道长已经上了山,接着人影又是一闪就消失了。

  少年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简和瓷瓶,在原地站了许久,最后快步朝来路返回了。

  另一边,上了山的王离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证用缩地之术迅速靠近山腰,童子飘在他在一旁,问道:“刚才你传了那孩子什么道法,难道你要收他入门?”

  “我没有这个打算,所传道法也是昌容子所修的一门道术。”

  王离掠过一道山丘回道。

  童子点点头,道:“那孩子心性的确纯良。”

  王离跟着说道:“所以我又在里面给他刻了几个故事。”

  “哦?”

  童子目光一亮,“什么故事,是我听过的吗?”

  王离摇头,道:“就三个故事,分别是农夫与蛇,东郭先生和狼,善良小伙与老太太。”

  正说着,他人已经站到了一座祭坛面前。

  童子飞身过去,神情有些奇怪,道:“祭坛后面就是煞气了,不过那只妖孽的气息已经彻底隐藏了起来。”

  说完抬手一抓,一只蓝色大手凭空拍下,祭坛“轰”的一声被拍成了粉碎,露出一个丈许大小的洞口。

  王离先将幻童召了出来,然后摸出一张护法神符,点燃之后化作金光钻入了自己眉心,接着用老师所传口诀沟通了风火一气罩,道:“应该是前辈之前惊动了那妖物,看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只有收了山煞才能将它逼出来了。”

  童子点头,抓着本体就要飞向洞口。

  “前辈请慢!”

  王离突然出声将它唤住,上前道:我话还没有说完,之前我猜想着妖物可能是被山煞镇压在此山中,万一我们将山煞收走,让妖物脱身,而前辈又对其实力判断有误怎么办?”

  “我绝对不会看错!”

  童子有些不高兴了,转身看着王离道:“你小子该不会是想临阵退缩吧?”

  “我只是想再谨慎一点。”

  王离笑了笑,对着幻童吩咐道:“你曾经又跟随魔主吞噬过天人修士,进去探查看看那妖物到底是什么情况。”

  幻童迟疑道:“主人,我......”

  王离神情立刻冷了下来,道:“你不想去?”

  幻童立刻脸色一白,跪在地上,哭叫道:“主人,那可是元神大妖啊!”

  王离脸上再度浮现笑容,宽慰道:“你本体乃是幻魔无形之体,只要隐藏在煞气中小心行事,那妖孽应该发现不了你,而且我会让前辈跟你一起进去,有前辈护着你,肯定不会有事。”

  幻童闻言立刻起身,道:“小人遵命!”

  王离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对面,童子一撇嘴,抱着本体蓝光一闪,地上立刻多了一只大如似狼似狐,身有羽翅的怪兽。

  此兽正是凶兽狍鸮。

  “到我嘴里来!”

  狍鸮冲着幻童吼道,还是之前童子的声音。

  幻童对着王离躬身一礼,直接化作一道乌光钻进了狍鸮的口中,接着狍鸮转过身,羽翅一振,化作一道蓝光遁入了洞门。

  在它走后,王离心神沉入紫府,往风火一气罩内传过去一句话,接着一只火球就飞了出来。

  “又有什么事,没看到我这边正忙着吗!”

  火球刚出现就嚷嚷开了,语气十分不满。

  “你先出来,等会我要用风火一气罩对付一个大敌。”

  王离面露冷笑,这火鸦几天没收拾又嚣张起来了,心念一动就开起了风火一气罩的禁制,没有他的允许,火鸦是进不去了。

  “你瞎折腾啥啊!”

  火球“嘭”的一声炸开,显露出火鸦身形,叫道:“要是你肯跟我上西天,别说地煞了,就连天煞我都能请老祖帮你抓下来,保准你用都用不完哩!”

  王离脸色一黑,道:“从现在起你一个月不准说话,否则别想再进风火一气罩!”

  火鸦愣了愣,大叫道:“我又哪里招惹你啦!”

  “若是再多说一个字,就再加一个月!”

  王离的声音自虚空落下,语气十分不善地说道。

  火鸦张了张嘴,不敢再出声,气的浑身炸出大片火光。

  王离仔细一看,发现这火鸦颜色似乎变了一些,原本赤红的羽毛竟然泛出点点金色,视线在这只鸟身上转了几圈,没有发现这鸟长出了第三只爪子,面露失望,果然还是血统不纯。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道蓝光从洞口飞出,停在王离眼前变成了童子模样,它抱着本体狍鸮幡兴奋道:“还真被你说中了,煞气中那只妖孽真是被人镇压在这里的。”

  说完摇了摇手臂,六道光芒从幡中飞了出来,落地之后分别化作了幻童和五个身高超过两米的狰狞怪物。

  “你把四明观的金尸带出来了?”

  王离目光一怔,看着地上的怪物说道。

  “主人请看,洞底可不止有金尸呢。”

  随着幻童话音落下,王离瞬间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灰雾中,四下打量了一眼,感觉空间极为广阔,突然又感觉自己在极速坠落,不多久,他就看到了一道直径超过二十丈的黑色龙卷风,呼呼旋转个不停,仰头望去看不到尽头。

  “你看下面!”

  童子在一旁叫出声道。

  随着景色又是一阵变幻,王离往下一看,视野中出现了一座残缺的高台,高台两角各有一颗夜明珠,上面上立有一座石碑,石碑上刻了字,但已经模糊的看不清了,在石碑面前放有一方银白色的大印,厚七分,横长各二寸半,印上盘踞着一只小兽。

  而那道黑色的龙卷风就是从高台残缺的一边冒出来的。

  “吼!”

  正当王离想看清那只小兽的模样时,突然听的一声兽吼,紧接着大印冒出了大股黑气,黑气飘到空中幻化成了一颗头生弯角,面似猿猴怪物头颅。

  这怪物咧嘴一笑,嘴唇就翻上去把额头盖住,连鼻子眼睛都看不见了,只看见满口獠牙一错,高台后突然跳出了五个魁梧的身影,正是那五具金尸。

  这时候视角突然变得奇怪了,王离看见那五具金尸冲向了自己这边,突然身形一顿,然后就身不由己的往自己身落去不见了,应该是被狍鸮给吞了。

  高台上那怪物见金尸没了,再次发出桀桀怪笑,高台上突然钻出来十几个半透明的身影,好几个身影都穿着道装,张牙舞爪的朝自己再次冲了过来。

  “鬼仆?”

  王离看着这些身影不由一愣,这些鬼仆应该是之前那些过来收摄山煞的修士,不知道其中有没有江木的几位师伯。

  和刚才一样,那些鬼仆冲出来就落入自己身后没影了。

  王离看到高台上那怪物头颅明显顿了顿,随后就又听见一声兽吼,一只巨大的白虎虚影突然出现,仰天一个咆哮将那怪物叼在嘴里拖进了大印中,接着画面一散,幻童规规矩矩的站在了王离面前。

  王离看着幻童笑道:“你把那些鬼仆都吃了?”

  “是的,主人。”

  幻童小心翼翼地道:“是前辈把那些鬼仆送给我吃的,另外我还吃了那怪物藏在五具金尸的一丝分神。”

  “你怕什么,我就是问问。”

  王离抬手将幻童收入紫府,接着看向童子,道:“如果我没看错,那怪兽似乎是一只枭阳?”

  童子一脸兴奋的道:“是啊,那家伙的本体就被镇压在高台下,这山煞并不是用来镇压它的,而是被它震破地脉故意弄出来破坏高台的,难怪之前被我神识一扫就躲了起来,原来此獠本就动弹不得。”

  王离也看出来了,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可以收摄了山煞之后再慢慢炮制它。”

  ps:枭阳,又叫枭羊,也唤做山魈,黑身有毛,见人则笑,大口,善食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