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左岳真君_仙鸿志异
笔趣阁 > 仙鸿志异 > 第六十章 左岳真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章 左岳真君

  却说江木一路小跑远离了煞气所在的大山,绕过几道小路之后,他在一片树林中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简和瓷瓶,将两件东西收进怀中,咬了咬牙掐了个法决,几道黑光从他腰间的布袋飞了出来。

  嘭嘭!

  黑光飞出之后,化作四具刻满阵纹的铁棺直直的立在了地上,江木又拿出铃铛晃了晃,铁棺材“啪”的一声打开,四具炼尸从棺内走了出来。

  “我还是回去看看吧,希望昌容子道长还没进入煞气洞。”

  江木一脸坚毅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回奔跑了起来,四具炼尸紧随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林间。

  与此同时,王离正在山上研究那五具金尸,他发现金尸体内凝结的尸珠很有意思,童子已经再次进入山腹去收摄那条煞气混柱了。

  五具金尸的尸珠都被含在咽喉处,均只有鱼丸大小,呈淡黄色,但奇怪的是,尸珠内除了金煞之外,连一丝尸毒都没有,据幻童说,它在狍號幡体内吞吃那枭阳元神就是这种情况了,而且金尸体内应该有的法禁也没有。

  “主人,小人有要事禀报。”

  正当他打算幻童的声音出声了。

  “有话就说。”

  王离淡淡的应了它一句。

  紫府內,幻童朝头上团火球看了一眼,苦着脸说道:“那个...金乌大哥说它有要事和主人相商。”

  “嗯?”

  王离心神沉入紫府,看着幻童头上的火球,落下声音,道:“这才过去一个时辰不到,你就憋不住了?说吧,让幻童传话有什么事?”

  “我有一门功法,可以让你祭炼那五具金尸。”

  火鸦从火球中飞出来,“这门功法不是炼尸之道,只要你按照功法内的手段将这五具金尸祭炼成功,到时候就能多出五个凝丹层次的分身。”

  “是吗?”

  王离目光一闪,道,“说真的我心动了,那你又有什么条件呢?”

  “我没有条件。”

  火鸦给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复。

  “没有条件?”

  王离沉吟道:“不行,你这大方的也太突然了,我有点心虚,还是把话说清楚吧,否则我可能会忍不住把你从紫府內赶出去。”

  “可恶!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

  火鸦闻言立刻大怒叫道。

  王离哂笑一声,道:“你这老一套早就看腻了,就不能坦诚一点?”

  火鸦尖叫道:“气死我了!我不过是想让你小子尽量多些保命手段!免得日后跟我去西天见老祖的时候死在路上。”

  “早这么说多好。”

  王离看着它,道:“把那篇功法说来听听,另外你那位在西天的老祖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为何一定要让我去见他?”

  火鸦心中一振,道:“老祖他....”

  “等一等。”

  王离让幻童离开紫府去警戒,然后显化出阴神,道:“先说功法。”

  火鸦往空中一扑,炸开一片火光,一个金身巨人自火光中出现,这巨人面目狰狞,眉心生有一枚竖眼,往前一踏,瞬间化作了三头六臂,手中各自持有剑、杵、弓、索、箭、轮法器,紧接着巨人三张面孔同时爆喝,震得火光四下飞溅。

  王离神情一动,那些爆喝声落在耳中却成了一篇名为明王真经的功法。

  很快巨人的声音就停止了,火光隐去,火鸦再次出现,飞到王离面前说道:“怎么样,这门功法是不是可以用来祭炼那五具金尸。”

  “的确可以。”

  王离点点头,随后大有深意的看着火鸦,道:“但这佛门功法,你不过是一只火鸦,而且之前吴师叔又说你是被佛门的和尚追拿才逃入穹霄地界,你从哪得来这门真经的?”

  火鸦立刻回道:“当然是我家老祖传下来的!”

  “你家老祖?”

  王离微微一愣,思索着说道:“难不成你家老祖是个和尚?”

  “你现在才知道啊!”

  火鸦没好气的说道。

  王离马上问道:“那你怎么会被和尚追杀?”

  “这就是我来找你老师的原因。”

  火鸦顿了顿,道:“你也知道我家老祖跟你老师一样是开天四灵,但有一天他出门的时候遇到被一个光头拦下了,老祖跟那个和尚打了一架,可是没打过,然后就被带到西天灵山当了和尚。”

  王离面露古怪之色,道:“让一只金乌当和尚?他在西天做什么?”

  火鸦叹了一口气,道:“就是每天坐在莲台上念经,西天那群光头每天没事,睁眼闭眼就对着他顶礼膜拜。”

  王离心头一跳,想到刚才的明王真经,追问道:“你老祖在西天是什么身份?”

  “当佛祖啊!”

  火鸦大声回道,“老祖他从进入西天那一刻就成了大日如来,每日都得在苦海上给那群光头说禅讲法,我就是被老祖送出来找你老师去救他的。”

  大日如来!

  王离听到这个名字,神情瞬间一片木然,对着火鸦行了一礼,道:“对不起,我这里容不下你这尊大神,趁现在我走的不远,你还是赶紧去找我老师为好。”

  火鸦眼神一僵,道:“不可能!你老师都跟我说了,他......”

  “主人!那江木又回来了!”

  这时幻童突然在外面叫道。

  王离立刻退出紫府,将幻童收了进去,浑身光芒一闪,又变成了昌容子的模样,看了一眼地上的金尸,思索了一会儿没有处理。

  另外在退出紫府时,他让火鸦打破幻想,跟着他王离是肯定救不了它家老祖的。

  过了一会儿,江木果然出现了,身后还跟着那四具炼尸,当他看见王离身影时,面上立刻露出喜色。

  “太好了!道长还在!”

  江木大叫一声,几个纵跃落在了王离,然后摸出了那桃木神雷符,张嘴正要说话,却看到了地上的五具金尸,人顿时就呆住了。

  “这...这是......”

  江木的表情有些难以置信,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说出来。

  “这是你们四明观的那五具金尸。”

  王离看着江木手里的桃木神雷符,心中十分诧异,从江木刚才看见他那种高兴的神情,假如没猜错,这少年应该是特意回来救他的。

  江木踉跄一步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五具金尸,他摸出了一串铜钱,轻轻的摩挲着,似乎是在怀念什么。

  片刻之后,一边的洞口钻出来一道蓝光,落地后化作了童子模样。

  “这小孩儿怎么回来了。”

  童子惊讶的看着江木,同时将狍鸮幡抛给了王离。

  “这煞气比之前说的还要多了一些,我说怎么前辈耽误了这么久。”

  王离灵识探入狍鸮幡,发现里面一大一小两道龙卷风在四处游荡,随后抬头问道:“还有那白虎大印呢?”

  童子张口道:“我都还没开荤呢,那法宝不说有事要确定一下,叫你下去见它。”

  “嗯?”

  王离面露疑惑,“那法宝生出器灵了?”

  童子面露不耐之色,道:“问这么多干什么,你跟我下去不就知道了。”

  “等一下!”

  江木突然站了起来,他将那桃木神雷符递到王离眼前,“道长若是要去除妖,就把这个带在身上吧。”

  王离将这辟邪仙木推了回去,道:“小友放心,我自有护身手段,你且在这里等候,将你观中的五具金尸收好,贫道很快就能上来。”

  言罢,身形一闪就进了洞口。

  童子又看了一眼江木,转身也化作蓝光跟了上去,追上王离问道:“送上门的法宝你为什么不收?”

  “因为我心脏。”

  王离淡然一笑,“怕自己收进手里就不舍得再还出去了。”

  童子一脸意外的缩小落在王离肩头,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道:“没看出来啊,我原本看你跟钟士季那坑人的家伙挺像的,却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出陈子明那闷葫芦一样的事来。”

  王离哭笑不得,道:“前辈这是什么话,我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钟师兄可是我元都宫的大师兄,他......”

  “他坑的人不少!”

  童子怪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那小子五大化身,有三个化身都是靠阴谋诡计坑出来的!我当年就在一旁,还出了不少力呢!”

  王离默然无语,来到了一条断崖边,往前一纵,化作一道离火长虹飞下,落地之后站在了一座高台下。

  “吼!”

  王离刚一落地,高台上就出现了一只头白虎,听到那声虎吼,他只感觉浑身刺痛,“当!”的一声,金钟在他察觉不对那一瞬就笼罩了全身,但他丹田中的五行大阵正在剧烈震动,金精之气凝聚的白色云团似乎要脱离出去。

  “这是庚金之气!”

  王离神情凝重的看着高台上的白虎,心神已经沟通地灵在全力运转五行化一匮藏,一旁的童子也在白虎出现的那一刻化作了本体,挡在了王离面前。

  “台下那小子,你可曾修炼金行道术!”

  这时候高台上的白虎竟然口吐人言了。

  王离从一旁走出来,道:“在下的确修行了一门包含金行道术的真诀。”

  白虎盯着王离,道:“很好,你上来对着石碑打出一道金精之气。”

  王离神情一凝,心头念头急转之后,纵身跃上高台,并指对着石碑一点,一缕白气飞出指尖钻入了石碑。

  下一刻石碑上就亮出了一列文字。

  “余偶遇一只木魈为祸人间,算准此妖命不该绝,日后自有来人拘束此妖,让其受那生不如死之苦,遂用监兵神君将其镇压在此,灵宝宗左岳真君到此一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