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异变_仙鸿志异
笔趣阁 > 仙鸿志异 > 第八十八章 异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八章 异变

  崇星观,一间下院内,广寒宫三女分别坐在一张木椅上沉默不语,苏和站在院门口跟陆思齐正在说话,随着两人的交谈,三女脸上迅速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

  片刻之后,陆思齐拱手告辞,待他人走远,苏和转身走入院内,来到三人面前,摇了摇头,道:“所幸我回来的及时,并未让你们酿成大错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三人悄悄对了一下眼色,其妹语气不可置信地说道:“想不到刚才阵外那人竟然是一个凝丹期妖仆,难道那位王师弟真如大哥所言修为高深莫测?”

  苏和神情凝重说道:“本来我尚有怀疑,但现在可以肯定了,若不是自身实力强大,岂能收服这样一名妖仆。”

  说完语气一转,又道:“不过你们为什么会深夜过去拜会王师弟?”

  “额...我们是为白天的事特意过去道歉的。”

  其妹语气有些不自然的回答了一句,后又面露思索,沉吟着道:“我总觉得这位王师弟的名字有些耳熟,两位师姐也有这种感觉,可我们看了宗门真传弟子名册,上面并没有王师弟的名字,真是奇怪,王离...元都宫...我想起来了!“

  她突然叫出声,看着自己两位师姐,说道:“两位师姐可还记得去年林师叔族里跟九华宫吴氏对峙的那件事?”

  “当然记得,事后林师叔族里还有一个少年被逐出山门,发配到泣魂渊去撑船了。”

  “我也想起来了,一开始说是这少年和元都宫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联手,设计杀了吴氏好几位族人不说,还杀了九华宫一个入门弟子和吴氏一位旁支的聚罡期修士,那位元都宫的弟子就叫王离,但后面查清之后发现这少年嫉才是罪魁祸首,是他嫉妒王离占了元都宫的入门弟子名额,暗中设计挑拨吴氏去寻王离的麻烦才惹出这些事端,难道王师弟就是那次事件中的王离?”

  两女说完,脸上各自露出震惊的神情。

  苏和在一旁听完之后皱眉问道:“你们所说当真?”

  “千真万确!”

  其妹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语气又一转,迟疑道:“可是白天我们见到的王师弟分明是个极好说话的人,传言那王离一言不合就出手杀人,去找他麻烦的那些吴氏族人只有一人侥幸活了下来,而且还是用吴氏一个聚罡修士拿命换的。

  莫非是传言有误?还是说两者巧合的同名了?“

  “应该不是同名。”

  苏和神色一肃,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们别忘了,白天王师弟亲口说过,他是入门不久就离开了山门,时间差不多也就是一年。”

  三女顿时一愣,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刻,苏和再次找到了陆思齐,问其拿过了传讯玉简,打入了一道法决。

  讲法台这边,紫府中,风火一气罩在空中滴溜溜旋转,一群群蜚廉结伴不停的从钟口钻出,裹着风旋在周围嬉笑游荡,王离端坐在顶端,眼前燃气熊熊一片熊熊大火。

  在火光中,一尊佛陀首戴发髻犹如冠形,身缠轻妙之衣,端坐在八叶莲瓣之上,口诵经文,双手手掌仰置,右手在上,左手在下,两拇指相触,置于脐下通身绽放云白色光华,随着经文声越来越大,佛陀周身的光华猛地收缩,如同一枚大茧,将其佛陀完全包裹进去在火光中震动不休。

  王离目光一凝,抬手一托,身前出现了一只斗大的手掌,几乎同一时间,火光中那枚大茧成瞬间缩成了极小的一点,微微一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离微微点头,身前那只手掌立刻化作一团,形似一个卵胎,轻轻震动,跟之前火光中消失的那枚大茧十分相似。

  “怎么样?”

  这时火光中传出一个声音,随后陡然一卷汇聚到一处化作了火鸦的模样,它看了一眼王离面前的震动的暖胎,眼珠子一转,道:“这胎藏曼陀罗结界是老祖他对抗佛门那些秃驴开创的大神通,结界一成,便如同一方宇宙,并且可以随心所欲的化作微尘大小,虽然你从我这里得了这门神通,但现在的修为还无法修行,而且只看老祖留下的演法烙印是看不懂的,不如分出一丝灵识进入我身上真正的胎藏曼陀罗结界体会一番,说不定马上就能领悟一丝玄妙。”

  王离轻笑一声,面前的卵胎立刻开始缩小成了指甲盖大小,接着嘭的一声炸开不见,伸手一招,虚空落下来一枚玉简,灵识探入后,他往其中打入一道法决,缓缓道:“你的建议不错,但我现在没时间,虽然暂时无法修行这胎藏结界,但我却从刚才的演法烙印大有所得,另外你大可放心,我既然说了不会打你那滴真血的主意,就绝对不会出尔反尔。”

  “那就好。”

  火鸦松了口气,飞落在王离身边,道:“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老祖送我出来时说了,要是见到你老师,只要他不拿走这滴真血,那就留给我用。”

  王离点点头,道:“你不用解释,说说看,你需要多长时间来吸收金乌真血。”

  火鸦身体一僵,开口道:“额...这滴真血是老祖特意送出来的心血精华,本来就是为了助你老师成道的,如果是他用的话可能要不了多少时间。”

  王离偏头看着它,平静地道:“我现在是问你需要多少时间。”

  火鸦小心翼翼地道:“如果你打开风火一气罩的十五重禁制,让我先吸收了你老师留下来的全部本源精气,应该差不多可以彻底吸收掉真血吧。”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王离眉头一挑,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把真血从胎藏结界里放出来。”

  “都怪那只狍鸮!”

  火鸦猛地蹿起,跳到王离眼前,愤慨道:“我在吸收你老师留下的本源精气同时会吸收结界内的金乌真血,凭我的法力只能勉强开启结界的一丝缝隙,并且难以长久维持。

  白天我在你丹田的逗留的时候,因为芸娘幻化的故事有些无聊,我便修行了一会儿,没想到那只狍鸮竟然闻到了真血的气息,而且一眼就看出了我吸收真血的问题关键,于是便主动提议帮我向你借舍身功德莲来弥补法力不足的问题,可谁想竟然出了意外。”

  王离面露讥笑,道:“我怎么听说是你主动求它帮忙的,还约定等你结成内丹就给他一口自身精血,而且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找我借,是怕我贪墨了你的真血?”

  火鸦张了张口,半晌说不出话,最后垂下头,道:“我错了。”

  王离哼了一声,抬手将拳头大小的舍身功德莲召了到身边,道:“金乌真血应该是被老师留在风火一气罩的本源精气吸引才遁出了胎藏结界,你现在带着这朵莲花进去,等我用老师口诀将剩余精气的气息隔绝封闭,然后该怎么做不用我提醒了吧。”

  火鸦立刻精神大振,叫道:“我懂!我懂!”

  说完周身火光一闪,裹了舍身功德莲钻入了风火一气罩。

  王离立刻掐动了法决,“当”的一声,所有蜚蠊蜂拥一般钻进了钟口,待最后一只蜚蠊消失后,风火一气罩立刻停止了旋转。

  下一刻火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果然有用!成功了!”

  王离心中一松,那滴真血自出现之后就赖在风火一气罩里面,其他法宝又无法承载其蕴含的太阳真火,若是让这金乌真血就留在风火一气罩里面,以后再用此宝必然隐患不小,火鸦将其收回是最稳妥的。

  “不!我的真血!怎么会这样!”

  然而他刚刚想到这里,就听见火鸦如丧考批的尖叫声。

  王离面色一变,刚要行动,身下的风火一气罩陡然一震,当当当的响个不停,整个钟身迅速变得一片赤红,他立刻用法决镇压,却发现自己风火一气罩并没有失控,但随即眼中露出了古怪之色。

  他看到禁制最深处高悬一轮烈日,再一细看,整个风火一气罩竟然又多出了七重禁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