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节 长门有怨_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笔趣阁 > 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 第 33 节 长门有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3 节 长门有怨

  我死后的第十七年,他最宠爱的小女儿乱翻他的案台,弄掉了一本书。

  书里掉出一张女子的小像,小女儿问他这是谁。

  他没有说话,只是翻来覆去地看了很久,然后在夜里见到了我。

  高高在上的帝王头一次泪流满面,哭着求我回来:

  「后位给你独宠给你,这天下我也可以给你,你回来好不好?」

  可惜,我已经死了。

  一

  我死在阿稚登基后的第十二年,死在宫外的别院,死在大雪纷飞的除夕。

  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废后的死活,何况是在这样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故而我的死讯是在元宵节后才被传进宫里的。

  彼时我已经在阿稚的身边飘了整整十五天,从一开始恨恨地想要把这个薄情郎掐死,到现在我只盼望着他能了却我的心愿助我早日超生。

  怨念重者不入轮回,黑白无常带不走我,我只能徘徊在他的身边。

  我已经被这深宫大院困了一生,可不想死后还在这儿当一只厉鬼。

  于是我便开始盘点我生前的种种怨念,我怨他许我金屋不给,我怨他承诺我一心一意又对别的女人动心,我怨他欺我族人,我怨他弃我如敝屣,我怨他太多太多。

  我仰天长叹,我怎么就活成个怨妇了呢,我本也是黎朝数一数二的贵女,文能做赋理国,武能骑马拉弓,我本该恣意地过完这一生,可我偏偏嫁给了他。

  我嫁给阿稚源于我母亲的执念,我母亲是嫡公主,一生荣宠,又只得我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想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我。

  后位,就是她眼里的最好。

  其实,阿稚并不是她的第一人选,那时候的他并不得宠,母家也无权势,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皇子。

  只是后来太子的母妃口出妄言得罪了我母亲,她一怒之下就选了阿稚。阿稚那时嘴甜,小小年纪便跟在我的身后喊我姐姐,还说要我做他唯一的妻子。

  母亲听了他这句话更是欣喜万分,认定了他会对我好,于是千方百计地辅佐他上位。

  他成了皇帝,我成了皇后。

  新婚燕尔时,他待我甚是娇宠,而就是这份娇宠让我迷了眼。

  我信了他的鬼话,信他会只有我一个女人。可是他后宫的女人却一个又一个地冒出来,我起先妒忌发狂,可后来随着人越来越多我也渐渐心如死灰。

  帝王无情,我早该知道的。

  我把自己关在寝殿,一步都不踏出去,我不去看那些莺莺燕燕,也不去看他,我就守着我这四四方方的一寸天地。

  可他还是不满意,我出去惹事的时候他怪我善妒,半步都不肯踏进我的寝宫,可我把自己关起来了,他又一日日地找过来与我吵架,说我没有国母之仪。

  有时候他喋喋不休地嫌弃我,我就坐在榻上看着他唱独角戏,那时候我在想,原来他看我这么不顺眼,那他以前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后,与我花前月下,那时候他是不是强忍着恶心呢。

  我越想越难过,难过了便会落泪。他每次见我落泪就会停下羞辱,还会伸手为我拭去,我想他对我总有几分愧疚。

  可我到底高估了他。

  在某一天夜里,他的宠妃派人围住了我的寝宫,大张旗鼓地翻出了一个扎满针的小人,说我诅咒皇上罪该万死。

  我被押到他的面前跪下,旁边跪着的是我找来为母亲祈福的小道士。

  他们说我行巫蛊之术为祸皇宫,罪该万死。

  他们叽叽喳喳地说了很多,我只觉得吵闹,于是抬头问他:「阿稚,你觉得呢?」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吗?」他骨节分明的手遮住眉眼,像失望至极。

  「那便是我吧。」我站起身,抬手摘了象征皇后的凤簪,把它掷在地上。「从此你我恩断义绝。」

  凤簪落地发出一声脆响,阿稚的肩膀也随之一颤,大概是被我的大逆不道气着了。

  我站起身往就往屋外走,许是我的样子太过决绝,一屋子的宫女侍卫都不敢上前,甚至为我让出一条路。

  「你要去哪里?」他抬起头来看我,声音冷冽。

  「我与你相看两厌,自请移居长门宫。」我没有回头,依靠皇后的余威趁着夜色离开皇宫去了皇城郊外的别院。

  二

  长渊宫是我母亲为我和阿稚造的别院,她原是想让这里成为我与阿稚的世外桃源,不成想,这里却就成了专属我的冷宫。

  我被废黜的消息第二天遍传了黎朝的大街小巷,我的母亲听闻后更是一大早就进了宫。

  听闻母亲先是冲进他宠妃的寝殿,狠狠扇了她几个巴掌,然后才去了他的书房。

  我以为以我母亲的性子一定会斥责他薄情寡信,悉数我家当年为他上位时所作的贡献,然后挟恩图报,没想到她只是坐在他面前和他聊了聊家常,说起了我和他小时候的陈年往事。

  母亲这一招以退为进让阿稚无力招架,他派人请我回宫,我不肯,他便自己来了。

  他着一身常服,看我的眼神冷之又冷。

  「与我回宫,你依旧住椒房殿,吃穿用度仍是皇后规格。」他看我依旧不肯点头,于是继续说道,「废黜之事已人尽皆知,我不能再继续尊你为皇后,但我会空悬后位,给你体面。」

  「体面?」我嚼着这两个字,笑出了声,「我的母亲是嫡长公主,我的父亲是唐邑夷侯,我自幼长在宫中,被皇祖母教养长大,文武兼修,连皇舅舅都夸我文才武略有皇祖风范,我的体面尊贵也要你给?」

  他垂着眸,半张脸埋在阴影里,神色晦暗不明。

  「无论嫁给谁,我都注定是皇后。」我轻蔑地瞥他一眼,「我认识你时你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住在冷宫勉强过活,是我选了你才让你坐上了这至高无上的皇位。」

  「你说,到底是谁给谁体面?」

  我这番话着实忤逆,字字句句都踩在他的痛处上,只见他额角的青筋暴起,抬手给了我一个巴掌。

  我被打得偏过了头,半边脸生疼,口腔里还隐隐弥漫出一股血腥味儿。

  他看了一眼我脸上的红痕,又低头看着他打我的那只手,低垂的睫毛颤了颤,面上浮现出惊慌与不可思议。

  我也看着那只手,想起我们浓情蜜意时他就是用这只手抚摸我的鬓发、唇角和脖颈,他的体温偏低,指尖尤其凉,触感总是缱绻又缠绵。

  他也是用这只手指着苍天向我起誓说会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

  如今爱恨成空,他用这只手打了我。

  阿稚前脚刚走,母亲后脚便赶了过来。

  她本是气势汹汹进的门,想质问我怎么皇帝亲迎都不肯回宫,又在看到我脸上的巴掌印后转变了态度。

  「我生在皇宫长在皇宫,自幼荣宠不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以为那是全天下最好的地方,便把你送了进去。」母亲摩挲着我的脸,眼里含着一层水雾,「却不想你在那里过得不快乐。」

  「母亲。」我抱住她,把脑袋埋进她的颈窝里,压抑不住情绪,哭出了声。

  我一直知道母亲是疼爱我的,但我与她确实算不上亲近。我自出生起她便打定主意让我做皇后,故而我三岁的时候便把我送进宫养在皇祖母身边,一边学如何管理阖宫上下的事务,一边学习治国安邦的手段,实在很忙,故而很少回家。

  母亲待我最亲密的时候也不过是拍拍我的肩膀,欣慰地说皎皎长大了。

  如今我扑进她的怀里,她有些手足无措,僵着手举在半空,不知该如何安慰我。

  她最后叹了口气,说道:「你皇祖母已经仙去,皇帝又打压外戚,我们背后的势力大不如前,我终有一天也会先你一步而走,我的皎皎啊,这长门宫清冷,你身为废后又膝下无子,要怎样活?」

  我从她的怀里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安抚道:「母亲安心,我深受皇祖母与您的教导,这天地之大自有我一番活法。」

  母亲见我心有成算,便也不再说些什么。

  可说实话,我身为废后,移居宫外已经算是坏了规矩,若我再敢在阿稚眼皮子底下做些什么,指不定会牵连到我母家众人。

  如今我能做的,便是安安稳稳做这个废后,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囚牢里等老等死。

  三

  我苟活在长门宫的第二年,等到了一位故人。

  长祁一身黑色劲装,背一把长刀,眉眼冷厉,与我记忆中的少年一模一样,岁月仿佛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我可以带你走。」他开门见山。

  「为什么要带我走?」我明知故问。

  「因为娘娘过得不好。」他跨进一步,那双常年冷冷的浅色眼眸里,难得流露出一丝情绪。

  我看着他,回想起了一些往事。

  我与阿稚成婚时他只有十二岁,彼时正处在争权最激烈的时期,我早早地嫁过去便是要为他筹谋。

  争权的过程中免不了血腥与杀戮,而阿稚尚幼,那些脏事便只能由我来做,而长祁就是我最好的一把刀。

  他见过我最阴暗、最不堪的那面,也见过我的脆弱和苦楚,十二岁的阿稚太小,可十六岁的我又有多大呢。

  有一次是个老臣,他是太子母家,仗着位高权重鼓动人心,将大把能人归拢到太子麾下。

  这样的人实在太碍路了。

  说起来,他其实不算个好人,也做过许多腌臜事,可我年岁尚幼时常去前太子那边玩,他也曾真真实实疼爱过我,我的首饰盒里还有一对他送的夜明珠,到了夜晚还会熠熠生辉。

  我手上有他的把柄,可以将他一整个家族拉下马来,可我到底不够狠心,想留给他一些体面,于是便派长祁暗杀他。

  当朝重臣,又处在夺权的旋涡之中,保护他的侍卫着实不少,长祁杀他很不容易。

  我不知道那夜的打斗有多激烈,只知道长祁带了最好的十个暗卫过去,却只有他一个回来。

  还隔了整整三天。

  长祁一身血污,满身是伤,可他依旧强撑着卷刃的长刀半跪在我的面前跟我复命。

  我到底是闺阁女子,被他这副从地狱回来的样子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他抬头看我,眼里闪过一丝不知所措,然后拢了拢他身上破碎的布料,慌忙地盖住胸前那处血肉模糊的刀伤

  「吓到娘娘了,奴知错。」

  「擦擦脸上的血吧,小心糊了眼睛。」我谨记着皇祖母的教导,万万不能让心腹寒心,强撑着害怕走上前递给他一方手帕。

  他珍重地接过手帕,然后轰地摔在了地上。

  大夫跟我说他伤得太重,能活着已是不易,想要恢复到从前的武艺绝无可能。

  我尚未说话,便听见他挣扎着起床,跪到我的面前,信誓旦旦地向我发誓:

  「我会好起来,我依旧会是娘娘最锋利的刀。」

  「我相信你。」我是真的相信他,因为他眼里翻滚的情意实在太过浓烈。

  我没有给予过他回应,更不会助长他的妄念。

  可若扪心自问,我对他的感情,确实算不得清白。

  那时我也只有十六岁,虽已嫁作人妇,可却并未经历过什么男女之情

  至于阿稚,那时候他不过是个小小少年,我对他只有姐姐对弟弟的疼惜,还有对他能登上皇位的希冀。

  那最初的两年,在王府里,唯一与我并肩作战的,只有长祁。

  后来阿稚年岁渐长,在他十五岁的生辰时,我把手下所有的暗卫包括长祁,一并作为生辰礼送给了他

  而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派长祁孤身一人去刺杀一位敌国的武将军。

  那位武将军传说可以于十万战士中取我方将领首级,骁勇异常。

  这场刺杀,注定凶险万分。

  我知道消息的时候长祁已经远走边疆,孤身闯入敌营。

  长祁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和阿稚秉烛夜谈,他就站在窗户外面,剪影佝偻,想来是伤得极重,连屋里的我都能闻到空气中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我下意识地想走过去开门,却被阿稚拽住手腕。

  阿稚这时候已经高出我一个头,低头看我的时候很有压迫感。

  「他领命时我许过他一个承诺,只要他能完成这场刺杀,无论成功与否,都可以远走高飞,再不受人束缚。

  「你若执意打开这扇门,那他就走不了了。」

  我知道身为暗卫有多苦,他们刀口舔血命不由己,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个自由身。

  我不知道长祁愿不愿意离开王府,但我希望他离开。

  我没有开门。

  而窗外那道身影越来越弯,最后几乎折起来。

  最终四更鸡鸣,天光破晓,他终于还是走了。

  四

  「娘娘,你想离开吗?」他轻声唤我,拉回我的思绪。

  「我父母尚在,不好远游。」我沉默良久,回他。

  「公主就您一个女儿,肯定希望你余生平安喜乐。」他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娘娘是舍不得皇上?」

  「不是。」我慌忙否认。

  他低头,掩掉眼底的落寞。

  「娘娘,我会一直等你,只要你想走,我随时带你走。」

  「长祁,谢谢你。」

  此后长祁便扎根在了长门宫,我作画看书时他躺在梁上,我喂鱼看花时他躲在假山,有时我太无聊对着窗户发呆,他就抱臂站在巨大的合欢树上,和灼灼盛开的合欢花交织在一起。

  可我又一次低估了阿稚对我的监视。

  大概是八月中旬,天气燥热,鸟兽长鸣,我收到了一封信。

  信里是一朵染血的合欢花。

  我下意识地想到长祁,然后推开窗棂大喊他。

  可无人应我。

  长祁被抓走了。

  我知道是阿稚,我得去见他。

  废后夜闯皇宫,是大不敬,会连累族人,我不能过去,只能一遍一遍地写信送进宫里。

  再我送出第十封信的时候,他终于让传信的小太监给我带了一句话。

  你心不诚。

  我知道他在逼我低头。也是,不可一世的帝王怎么能容我羞辱,他无论如何也要跟我讨回来的。

  于是我千金求赋,以叙宫怨,求他回心转意,见我一面。

  《长渊赋》早上刚送入皇宫,傍晚便有孩童在街头巷尾吟唱。

  弃妇乞怜,何其可哀。

  听闻阿稚拿到《长渊赋》时只称了一句好赋,半个字都不愿施舍给我。

  我以为希望又一次落空,却在晚上等到了一辆小轿,趁着茫茫夜色将我送进了久别的皇宫。

  阿稚背对我站在窗边,披风垂地,背影孤寂,一抹月光斜倚,为他镀上一层银白的碎光。

  「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他的声音依旧好听,只是再不复当年的晴朗似水。

  「长祁现在身在何处?」我懒得听他念《长渊赋》羞辱我,直接问他长祁下落。

  「长祁长祁又是长祁。」他猛地回身,拽着我的手腕将我抵在案上,岸上的书简仍在,硌得我后背生疼。

  「你放手。」我挣扎着想甩开他的禁锢,却怎么也不能。

  「姐姐,为什么你心里总有这么多人,又是刘昭又是长祁,那我呢,我算什么?」

  他附在我的耳边,浓重的酒气熏得我脑袋昏沉,一时间没听清他说的什么。

  「你在说些什么酒话?」

  「对,我喝醉了酒,才会对你说这些话。」他轻笑一声,微微抬起脑袋看我的眼睛。

  他酒量不济,每次喝完酒脸色就会变得煞白,唯有眼角会染上一抹猩红,就像他现在这样。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只觉得他这样子实在太可怜,心头不禁一软:

  「阿稚,你起来,我们好好说。」

  「好。」他突然变得乖巧,很听话地从我身上离开,还不忘扶起我。

  「放了长祁吧,他为你厮杀拼搏,几次九死一生取人首级,你不该这样对他。」

  「为我厮杀拼搏,为我九死一生?」他嚼着那几个字轻笑,然后直视我的眼睛质问我,「他是为我还是为你,你我心知肚明。」

  「你我曾是夫妻一体,他是为我亦是为你。」

  「曾是?」他冷哼一声,闭上眼睛像是掩埋情绪,再抬头时已是眼生寒光,「我为君他为臣,我偏要他死,你奈我何?」

  「阿稚!」我怒从心起,抬手甩在了他的脸上。

  「为他打我。」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摸了摸脸上的红印,「姐姐,你好得很呐。」

  「……」

  「与其打我骂我和我讲道理,还不如好好想想该拿什么筹码和我交换,足以让我放过他。」他的脸上浮上轻蔑。

  「你要什么?」

  「我要你回宫。」

  「你为何执着于此?」

  「姑母助我等位,于我有恩义,我不忍她寒心。」

  「让我回宫你就能对得起我母亲吗?」我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感恩起我母亲,「你登位后打压我母家的族人,毁我母亲苦心经营半生的势力,你那时怎么不忍让她寒心?」

  他垂眸看我,眼里似有千般情绪万般念想,最终归寂于一片浓重的黑。

  「你既不愿回宫,那便陪我一夜。」他说着便上手扒开我的衣襟,俯身吸吮我的脖颈,吻密密麻麻地落下来,那样子如野兽扑食,霸道又不讲理。

  「你疯了。」我挣扎着推他打他,却被他蛮横地化解。

  「那就算我疯了吧。」他短暂地停了一瞬,又疯狂地扑了过来。

  「阿稚,别这样,你别这样。」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他,顿时有些害怕起来。

  「姐姐,你别哭。」他吻掉我眼角的泪,语气变得温柔,只是动作依旧不停,「我们以前不也经常这样嘛,你明明很喜欢的。」

  我挣扎间摸到一支簪子,无暇思索,直接扎进他的后背。

  鲜红的血淌下来滴落到我的衣衫上,染上一片殷红。

  他没有想到我会伤他,霎时间有些愣神。

  而我趁着他失神的瞬间逃出他的禁锢,把簪子抵在了脖子上。

  「放他走。」我声音有些嘶哑。

  他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半个撑在案上,那样子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姐姐,你为他伤我。」他转过头,又看见我抵在脖子上的簪子,「你还想为他死?」

  「阿稚,你这番情意绵绵的样子是要做给谁看?」我心中难过,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掉,哽咽着说。

  「你怪我与长祁纠缠不清,可我退居长门宫之前已十年不曾与他相见。

  「你怪我与刘昭曾有婚约,可我退婚时才九岁,尚不知情爱为何。

  「我只爱过你,只真真实实,全心全意地爱过你。

  「我嫁你为妇,阖族上下前后九年筹谋,助你登基为帝。

  「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许我金屋不给,你冷落我于椒房殿宠幸一个舞姬,你还恩将仇报打压我母族势力,断我母族少年仕途。

  「阿稚,我不曾欠你的。

  「念在我们曾经的情谊,你放过我吧。

  「我会独居长门宫,不会再见长祁,亦会青灯古佛长伴终生为你守节。」

  「求你了,让我们走吧,阿稚。」

  五

  这是我生前与阿稚见的最后一面。

  后来我偏居长门宫五年有余,其间只出去过一次,为的是给我母亲奔丧。

  那日秋风乍凉,再平凡普通不过的一个日子。

  我母亲的贴身侍女突然来访,说要去带我去见母亲最后一面。

  如何描述当时的心情呢,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霎时变得一片空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公主府我母亲的病榻前。

  她整个人都陷在锦被里,只有一只干枯苍老的手垂在床沿上,一个墨绿色的翡翠手镯空空荡荡地悬在她的手腕上,像是枯树上的最后一抹生机。

  「母亲。」我压抑住哭腔,死死地握住她那只手。

  「皎皎我儿,我生来尊贵,一生荣光,此生了无遗憾。」她沙哑的声音响起,涣散的眸光好不容易才聚到我的身上,「唯有你,我的皎皎,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我的母亲,她至死都在担忧我的后半生。

  丧事毕后我回到长渊宫,大恸一场,引发幼年顽疾,身子也快速地衰败下去。

  秋风扫落叶,我撑着病躯挨了两年,在阿稚登基的第十二年,一个大雪纷飞的除夕夜,撒手人寰了。

  死时我留给他一句话,是求他将我与葬于霸陵,与皇祖母与母后葬在一处。我生前不曾尽孝,想于死后在地下常伴她们左右。

  那时我已被废多年,母家没落,全无威信,故而连我的死讯都没有第一时间传到阿稚那里。

  整整隔了半月,元宵节后,下人们才将这个晦气的消息,夹杂在一堆繁琐事务中,禀告给了阿稚。

  那时候我正坐在书案上,透过渺渺香烟去看阿稚的表情。

  他愣怔了一下,眉头一锁,问道:「你说什么?」

  「废后在半月前,除夕那夜,于长门宫,逝世。」小太监毕恭毕敬地重复一遍。

  「谁?」他抬头,茫然地问。

  「废后陈氏。」他的宠妃挺着肚子从门外来,带着一身寒气,从容地帮小太监回话。

  他这才恍然,点点头,继续批他的奏折了。

  竟然这么平静,我愤愤地跳下书案想甩他一个巴掌,可我气势汹汹的一掌直接穿过了他的脸,半点都没伤到他。

  「她死前还留了一句话,是求你将她葬于霸陵,与皇太后和长公主葬在一处,说是要在阴司侍奉长辈。」女人由侍女为她脱下长裘,款款上前,自然地为他研墨,声音轻软,像是一块甜而不腻的芙蓉糕。

  阿稚还是低头批奏折,眼睛里半点波澜也没有。

  「你可真冷心啊。」我继续坐回案上,想着难道我的怨念就是要葬在霸陵,如果不能就下不了阴曹地府投胎。

  这日夜里,阿稚处理公务到深夜,伏在案台上睡着了,而我被拽进了他的梦里。

  一支古乐缓缓奏起,我循着声音走去,踏上一条牡丹铺成的花路,走向梦境深处。

  花路的尽头是一扇朱色大门,门上还悬着两盏大红灯笼,在风里摇摇晃晃,我打开朱门进去,只见红绸团成的花和大红喜字无处不在,热闹充斥了一屋。

  五彩的珠帘流光溢彩,透过珠帘的缝隙看去是一张雕龙画凤的大床,两边的红色床幔被金钩勾起来,上面的牡丹团团紧簇,张扬扎眼。床榻上端坐着一位身着华服的喜娘,她头上还盖着绣金凤的红盖头,在重重的红烛光影下显得有些不真切。

  我这才想起来,这是我封后的那一日。

  这时我虽早早嫁给了阿稚,却因阿稚年幼从未同房,等到他登基封后的时候,皇祖母便做主将我的封后礼办成了一场婚礼。

  我不明白阿稚怎么会梦到这一夜,正思索原因便听见雕花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喝醉了酒的阿稚在这虚浮的脚步走了进来,他喝醉了酒,常年偏白的脸上浮着淡淡的红晕,撩开珠帘朝床榻上的「我」走去。

  我下意识地想走向他,却发现我的脚被钉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于是喊道:「阿稚!」

  身着婚服的阿稚茫然地回头,在看见我的那一瞬,眼里流动的星光瞬时暗淡下去,而这这个梦境也开始坍塌。

  「把我葬在霸陵啊,阿稚。」我抓着红绸朝他吼出这句话,然后跌出了梦境。

  不知道他听见没有,我一边想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而在案台上休憩的阿稚也猛然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寒冬腊月的天气里额头上还挂满了豆大的汗珠。

  「皇上是不是做了噩梦魇着了。」旁边伺候的老太监拿着大氅给他盖上,轻声问他。

  「他们说她死了。」他胸口起伏不定,眼睛看向一片漆黑的窗外,声音轻得不像话,「可今日是正月十六,她的生辰。」

  我实在不理解我死了和我的生辰有什么关系,只想着他能不能记得把我葬在霸陵。

  「她想葬在霸陵陪皇祖母和姑母,可我呢,我要怎么办?」他继续盯着窗外喃喃自语。

  你要怎么办?

  什么你要怎么办?

  你后宫女人那么多,还少我一个么,真是可笑死了。

  我继续愤愤,想着下次要是还能进他的梦境,一定要吓他一吓,最好扯上一些国运之类的,让他不得不把我安葬在霸陵。

  我想得到是很好,却发现自那天以后我就再也不能进入他的梦里了。

  那日是他梦见了我,才把我拽进那个梦里,那他要是以后再也没有梦到我,我是不是就连跟他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有点绝望。

  六

  我自从死了之后心境开阔很多,虽然不能立刻投胎转世,但是每天在皇宫转悠转悠,看看阿稚后宫的女人们斗来斗去的也算有趣。

  我生前很讨厌这些女人,看她们总是百般不顺眼,有时候还会找茬罚她们在日头底下站规矩,现在我死了,看看这些女人反而有些欣赏起来。

  譬如这个阿稚最宠的湘贵妃吧,她原是个舞姬,本该是不入流的女人,可她从来都是规矩温顺的,像是大家女子,家中几个兄弟也很争气,为黎朝立下赫赫战功。

  还有一个柳妃,她身份也不高,是个小官家的庶女,可是最通文墨,那锦绣文章信手拈来,是个才女。

  再有一个便是丽妃,她是外邦公主,战败来和亲的,听说她精通马术爱喝烈酒,性子也很豪爽。

  我有时候就想,阿稚怎么这般好福气,这么多好女子为他困在深宫,还为了他争风吃醋,有些还不惜染下血债。

  我是鬼,白日待在阿稚的寝宫躲太阳,晚上就跑出去溜达着玩,偶尔运气好,能碰上几个和我一样怨气不散的鬼魂。

  大多都是女子,有宫妃,也有宫女,她们生前过得艰苦,死后也不得安宁。

  冷宫里有一口枯井,井上旁边总是站着三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她们总是排着队往枯井里跳,麻木地重复着死前的动作。

  丽妃宫里有一只小女鬼,她倒是有意识,可惜我去找她聊天告诉她她早就死了,她不信就算了还说我脑袋有毛病,每每到了晚上就给丽妃守夜,深信丽妃就是她早死的主子。

  这宫里的怨鬼其实不少,也大多数都是自尽没有意识的,少数被人杀害怨气缠身的鬼因为闹得动静太大,很容易就被宫妃们偷偷请的道士们打得魂飞魄散了。

  我怕被还没等到投胎转世就被道士们收了,于是就不大出寝宫溜达了。

  不出寝宫,就只能面对阿稚。

  他虽然待我很薄情,对后宫那些女人的明争暗斗也不大在意,可是处理国事却是兢兢业业,从不懈怠的。

  有时候我就坐在椅子上看他批奏折,他硬挺的五官在烛光的映衬下越发好看,时间总是不知不觉地过去,等我回过神来已经是后半夜了。

  我想起他刚登基的时候,皇祖母虽把皇位给了他,却独揽大权让他做个傀儡皇帝,还说他少年心性不够稳重,让他去藏书楼彻夜抄书。

  那时候我每夜都陪着他,他坐在案台上抄书,我就在一旁的软榻上看看游记传奇,到了后半夜我熬不住地倒在软榻上睡过去,而他就继续抄书,抄完之后就张开手把我揽进怀里,然后抱着我回寝宫休息,他自己则是简单梳洗一下去上朝。

  那时候我觉得日子难挨,阿稚虽登上皇位可是随时都有被替换的可能,我们依旧要战战兢兢地筹谋度日。可现在想起来,那是我与阿稚相识十数年来最美好的日子。他虽然辛苦,可对我很好,我生辰的时候他还送了我一只自己亲手雕的白玉小兔子,浓情蜜意的情话随口就来,哄得我晕头转向的。

  我后来恨他是真的,可那时候爱他也是真的。

  其实我们这样的世家贵女是不该耽于情爱的,可我总觉得自己是特殊的,毕竟阿稚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小小年纪的时候就爱缠着我,我与他该是不同的。

  是我太过天真。

  阿稚是真的不爱我,毕竟时光流转、岁月匆匆,已经十多年过去了,这日日夜夜我都守在他身边,可他除了知道我死讯的那一夜梦到过我之后就再也没有梦到过我了,可见情薄。

  七

  我死后的第十七年,阿稚已经有了好几个子女,其中一个小女儿最讨他喜欢,连他处理政务的时候都允许她在一旁玩闹。

  小姑娘腿短手短,踮着脚够书,一不小心就把书弄掉了。本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书页翻飞,一块绢布飘然而落。小姑娘抓起绢布摊开来,只见上面是一幅美人图,虽是寥寥几笔,却能窥见颜色。

  「父皇,这个姐姐是谁呀?」她颠颠地跑过去拿给阿稚看。

  阿稚目光落在绢布上的女人,手上的笔悬在半空,墨水啪嗒一声落下,洇开一朵墨花。

  他拿过那张绢布,摊开看了又看,然后小心夹在书页里。

  小姑娘见素来疼她的父皇不理他,就继续拽着他的他袖子闹他,却被他板着脸呵斥了出去。

  就在这日夜里,我再一次见到了阿稚,不是在梦里,而是在这个寝殿,切切实实地见到了他。

  他一直坐在案台上批奏折,可是我看他批了一个下午,奏折却没换过一本,慢得有些诡异。

  「是年纪大了,批不动了么?」我像往常一样,仗着他看不见我嘲笑他。

  可他蓦然抬头,那目光穿过昏黄的烛火、渺渺的香烟,定定地落在我的身上。

  我也被这番场景吓了一跳,愣住了。

  空气像是凝滞了一样,我们都定在这幅画面里,一动不动。「姐姐?」他的声音像是一颗石子,打破了凝滞的空气,漾开一层层的涟漪。

  「你看得见我了嘛。」我不知道为何有些尴尬,往前挪着步子朝他走去。

  「姐姐。」他猝不及防地扑过来,却在触及我身体的那一刻愣住。

  他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贯穿过我的身体,最后力竭跪在了地上。

  「我是鬼,身体是虚无的。」我尝试安慰他。

  他垂着头,发丝散落,复而抬头看我的时候,一双眼睛布满血丝,比我更像鬼。

  「姐姐,我好想你。」他眼里的情绪浓烈的要把我淹没,声音也哑得不像话。

  「其实我一直在你身边的,只是你看不见我。」我蹲下身和他平视。

  「是因为太恨了吗?恨我没有给你造一座金屋,恨我有后宫佳丽三千,还是恨我欺压你的族人?」

  「其实我以前是挺恨的,可是我已经死了,现在很是六大皆空。」

  「那姐姐为什么还要留在我身边?」他的眼里突然涌现一抹希望。

  「因为你不肯把我葬在霸陵啊。」我有点生气,「这是我生前最后一点执念。」

  「霸陵。」他眼里的光亮瞬间被湮没,抬手抚上我虚幻的脸,「姐姐若要葬在霸陵,那我怎么办,我们是夫妻,我们应该要合葬的,你要留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独守空穴吗?」

  「可是你有很多妃子呀。」

  「可她们都不是你,我只要你。」

  「阿稚,当年不信我的是你,执意要纳妃的人是你,过河拆桥的是你,废我后位的也是你。」我一字一顿道,「是你不要的我。」

  他摇摇头,苍白的嘴唇几番嚅动,像是要解释,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稚,你不是孩子了,不能再这样无理取闹。

  「我一个孤魂在这皇宫飘了十七年,实在太累了,你让我投胎吧。」

  他看了我很久,最后哽咽道:「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过黄泉,上奈何桥,我们下辈子还做夫妻好不好?」

  「那你先把我的骨灰葬去霸陵,我去奈何桥头等你。」我本来想骂他痴心妄想,可又怕他拘着我的骨灰留住我的魂魄,所以决定先哄住他。

  「姐姐不骗我?」

  「我自然不会骗你,你让我先下去探探路,等你百年之后我们就转世投胎再续前缘。」我继续哄他。

  「我不信你。」他垂眸,灯火下的睫毛投下一片影子,「能握在手里的才是真的,这是姐姐教我的。」

  我气竭。

  八

  他把我的骨灰坛子从长渊宫取出来放进了他的寝宫,摆在他的床头。

  我的怨气肉眼可见地与日俱增,甚至可以随时化出身形。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成一只厉鬼了,到时候不要说转世投胎,连黄泉也要渡不过去。

  于是在一个午夜,我去了湘贵妃的寝宫,潜进了她的梦里。

  梦里的她已是太后,端坐高位,雍容华贵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当年初来皇宫时青涩。

  我的出现,打破了她的美梦。

  「是你!」她激动地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

  「是我。」我越过她坐上主位,看着她慌张扭曲的脸,笑着问道,「怎么,做贼心虚了?」

  当年我因巫蛊之术被废,背后大概全是她的手笔。

  「成王败寇,你活着的时候斗不过我,死后更不可能。」她到底已经做了十几年的上位者,不过须臾就镇定了面色。

  「你如今可真有底气啊。」我习惯性地将小指抚过眉梢,瞧着她轻笑,「可你的底气是阿稚给你的,若他有一日厌弃你了呢,你该如何?」

  「我的儿子是太子,我的兄弟有军功,我现在虽是贵妃却执掌凤印,有皇后实权,皇上与我夫妻二十余载,他不会厌弃我。」

  「是吗?」我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可据我所知,他已经半年没有来你的寝宫,召你侍寝了。」

  「你怎么知道?」

  「我自然知道,你以为他这半年是勤于朝政,所以不理后宫?」我笑了笑,「不是的,他是为了我。」

  「怎么可能?」她难以置信,喃喃道,「你已经死了。」

  「怎么不可能,你去他的寝宫看看,看看他的床头是不是摆着我的骨灰坛子。」

  她的脸上像是凝了一层薄冰,煞白煞白的。

  「你不是最爱吹枕边风了吗,如今他的枕边是我,要是我告诉他当年陷害我的人是你,你觉得他还会让你安稳坐这贵妃的位子,让你的儿子继续做太子吗?」

  她身形一晃,头上的步摇哗啦啦作响。

  「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这些,你想做什么?」

  「我现在是鬼,生前种种已经无心计较,只是阿稚强留我的骨灰,不肯将我葬于霸陵,如今我执念不成,难以投胎,所以来与你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你将我的骨灰偷出来拿去霸陵藏了,我带着这个秘密去轮回转世,保你此生无忧。」

  「秘密?」她神情惶惶,轻笑声溢出嘴角,最后说道,「我会把你葬去霸陵。」

  我完成心愿,转身欲走,却听见她在我身后说了一句话。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可是陈皎,我羡慕过你嫉妒过你,可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能送你最后一程,我很乐意。」

  我对这话不置可否,离开了她的梦境,回了阿稚的寝宫。

  他已经睡着了,但是睡得很不安稳,眉头紧蹙,嘴里还喊着姐姐。

  我想摸摸他的脑袋,可手抬在半空,还是没落下去。

  「再见了,阿稚。」

  湘贵妃的动作很快,第二天就派人换了我的骨灰坛子,悄悄拿去了霸陵。

  执念达成,我的怨气瞬间泯灭,黑白无常很快拿着勾魂锁找上了我,将我带走了。

  黄泉路漫漫,有整整八百里,我和黑白无常聊着天往前走。

  黄沙翻滚之间,我听见身后有人在喊我,那一声声的姐姐如泣如诉,像是沥血相思。

  我顿住脚步。

  黄泉路上不能回头,一旦回头,就是尘缘未断,轮回无门。

  黑白无常也在看我,像是在等我做决定。

  「两位大哥你们说,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笑,我活着的时候他算计我辜负我,如今我死了整整十七年,他却突然情深起来。」我笑出眼泪,踏步往前,一路走到了奈何桥。

  孟婆站在桥头为我舀了一碗绿油油的汤,我端过来仰头喝下,又要了第二碗。

  「忘却前尘,好投胎。」我说道。

  我最后喝了三碗孟婆汤,把阿稚忘得干干净净。

  九

  「姐姐!」刘稚从噩梦中惊醒,抱起床头的骨灰坛子大口地喘气。

  他梦见了八百里黄泉,黄沙漫漫,她毅然决然地往前走,他怎么呼喊她她都不肯回头。

  「我不会放你走的。」他后怕地抱住骨灰坛,把脸贴上去。

  他形容缱绻温柔,只是这般深情,皎皎再也不会看见。

  梦醒之后,他总觉得心慌,于是开始搜罗他从前最不喜欢的道人,开坛做法,大行巫蛊之术。

  他发着疯,一遍一遍地恳求皎皎出来见见他。

  可是皎皎早已轮回转世,再也没人会对他心软。

  他荒废国政,湘贵妃的儿子也就是当朝太子直言进谏,劝他父皇切勿迷信巫蛊邪术。

  而高高在上的帝王,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将他打入了死牢。

  太子入狱,湘贵妃还没来得及从中斡旋,她便被指了个罪名,禁足寝宫了。

  这场废太子的闹剧直到太子不堪受辱,自尽而亡作为结束。

  湘贵妃性情大变,她趁阿稚上早朝冲进了他的寝殿,命亲信砸了那些阵法布局,斩杀了数个道人。

  阿稚回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乱糟糟的寝宫,还有抱着废后骨灰坛子的湘贵妃,他睚眦欲裂,眼睛一瞬间变得通红。

  「把她还给我。」他说着便要上前。

  湘贵妃高高举起骨灰坛子,生生制止住了阿稚往前迈的步子。

  「皇上是自诩情深,留着骨灰妄想废后能重生吗?」她笑道,「可她已经死了十七年了,都说入土为安,可你不许她下葬也不许人祭拜,若这世上真有鬼魂,她也是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吧。」

  「你闭嘴!」

  「她生时你不爱她,让她枯守长门宫数年,你不曾去看过一眼,如今她死了十七年了,你倒是想与她白头偕老了,真是荒唐。」

  湘贵妃的形容越发疯癫,常年温柔漂亮的眼眸里如今是不死不休的癫狂。

  「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假造巫蛊之术构陷陈皇后,可是当年我做这些的时候,你不是默认的吗?」

  「满口胡言。」阿稚一个箭步上前,掐住了她的脖颈,制止了她再说下去。

  而湘贵妃挣扎间扔了骨灰坛子,陶瓷碰击汉白玉的地方,发出清脆的声响,骨灰坛子一瞬间四分五裂,里面的灰色粉末撒了一地。

  阿稚恍然惊醒,丢开被掐得半死的湘贵妃,自己则匍匐在地上拢起那些灰粉,小心翼翼地捧进怀里。

  湘贵妃扶着柱子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阿稚那副荒唐的样子,笑出了声。

  「你以为这是她的骨灰?」她嘲笑地看他,「她的骨灰我早就换走了,我把她葬在霸陵,了她心愿,如今她大概都投胎转世了吧。」

  阿稚身形一顿,难以置信地抬头。

  「是她来找的我,她早就受够你了,你不要她的时候弃她如敝屣,要她的时候又拘着她的魂不放,你这样的深情,狗都嫌弃。」

  湘贵妃大笑着出宫,在一处偏僻的小院,投井自尽。

  她死了,死在陈皇后死去的第十七年,曾今的赢家过了十七年,终于还是落得个满盘皆输的下场。

  十.阿稚番外

  我是皇子,本应该是最矜贵的人,却在永巷这样的地方勉强偷生,原因是我的母亲,她仗着美貌和几分心计祸乱后宫,最后被父皇厌弃,怀着身孕就被扔进了永巷。

  永巷艰苦,她在几年的浣衣洗纱的过程中变得沉默寡言,再也不复当年宠冠后宫时盛气凌人的样子。

  他们都说她变了,可我知道她没有。

  她会在没人的深夜教我读书识字,教我谋略城府,又会在昏黄的烛光里摸我的头,说这还不够。

  后来,我跑出去玩,遇见了陈皎,她穿着一身张扬繁复的衣裳,在明媚的阳光下扑蝴蝶,她裙裾飘扬,宛若仙子。

  我一有时间,就偷偷地跑去看她。

  我过了很久才知道,她是皇姑母的女儿,是太子的未婚妻。

  也就是这一天,我的母亲发现了我的行踪,她问我:「阿稚是喜欢这个姐姐吗?」

  「喜欢。」我低着头,手里攥着一片衣角。

  「那我们把她抢过来好不好,让她做你的皇后。」

  母亲的话说得很自然,仿佛这些都该是我的囊中之物。

  我们在等一个契机,契机就是夏至那天,太子刘昭在和陈姣在马场骑马的时候摔断了腿,差点落下残疾。

  听说当天太子母妃和长公主吵了好大一场架,两人的婚约就此作废了。

  我的母亲告诉我,我该去长公主面前露露脸。

  于是,我「偶然」遇见了长公主,让她知道了永巷还住着我这样一位皇子,还让她知道我有多喜欢我的皎皎表姐。

  她笑着问我:「我把皎皎嫁给你,如何?」

  「若娶皎皎为妇,我将以金屋藏之。」母亲教我说的话远比这句好听动人,可我看着站在我面前,高昂着脑袋不可一世的皎皎,只说出这样一句话。

  长公主笑着夸我母亲教子有方,而皎皎在笑声里低头,第一次拿正眼看我。

  从此,陪在她身边的不再是太子刘昭,而是我。

  我事事顺从她,从不忤逆,跟在她身后陪她做各种事情,她总是欺负我,我也不会像刘昭那样和她吵架生气。

  我会比刘昭做得更好。

  有一次我们一同放风筝,风筝挂在了枝头,她不顾宫人的劝阻硬是爬了上去,结果可想而知,她下不来了。

  我和宫人们在树下干着急,这时候刘昭来了。

  他的腿刚好,脸色还带着病气的苍白。

  他绕过我们站在树下,张开双臂,眼神柔软又宠溺。

  「皎皎,跳下来,我接着你。」

  她在树上踌躇了一下,还是跳了下来。

  刘昭将她牢牢接住,那姿势太过熟稔,好像在告诉我他们在我不知道的曾经,做过无数次。

  明月皎皎,我心昭昭,听说皎皎这名字,是刘昭取得。

  怪不得「皎皎」这两字,我怎么念都没有刘昭说起来好听。

  我越发黏人,霸占住她的每一时每一刻,她与刘昭,不过九年而已,而她和我会有更多的九年。

  最终,我熬走了刘昭,他被废了太子位,远赴边疆苦寒之地做一个远离朝堂的王爷。

  那天,我和姐姐去城门口送了他。

  他尚且年轻,可是却已经颓败了,只是看向姐姐的眼神中,总带着数不尽的缱绻柔情。

  「我这一走,再无归期。」他的眼神从姐姐身上挪走,看向我,「刘稚,好好对她。」

  说完他骑上马,远走他乡,彻底出局。

  我成了太子,和姐姐成亲。

  我以为再也没有人能分走她的目光了,没想到又多了个长祁。

  他们总是在一处,总是。

  她明明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为什么还会有别的男人。

  后来我终于等到我十五岁的生辰,她将整个暗卫都移交到了我的手上,而我一刻也没有忍住,派长祁去杀敌国将军。

  没想到,他还真的活着回来了,可是我已经长大了,再也没人可以抢走我的姐姐。

  我是真的爱她,她会是我唯一的皇后。

  她的母家权势滔天,桎梏了我的手脚,我决心铲除。

  可她总是不能理解,她为了那群人和我闹和我吵。

  我不明白,我们才是夫妻一体,权力回笼到我的手上有什么不好吗,她为什么老想着别人。

  我们成亲十载,却无所出。

  劝我纳妃的声音越来越多,终于在我们吵完架的一天夜里,我醉酒宠幸了一个舞姬,竟然一举得子。

  我跑去她的寝宫,我想向她解释,可在看到她红眼垂眸的那一刻,我一句话也说不来。她发了好大的脾气,还拿一方砚台砸破了我的额角,我怎么哄也哄不好她。

  而我的后宫破了一个口子,送进来的女人也越来越多。

  她脾气越来越不好,她不允许我去她的寝宫,也不肯见我。

  她甚至谋害皇嗣。

  我皎皎如明月的姐姐,落进了泥潭,再也不复往日的璀璨了。

  压垮陈家,还差最后一击。

  于是,我默认了那个舞姬诬陷她。

  我没有打算废后的,可她这么决绝地离开了。

  我想求她回来,可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少年了,我现在是帝王,怎么也该是她向我低头,只要她稍稍低一下头,我就可以对她百依百顺。

  可她不肯。

  我亲自去长门宫请她,她也不肯回来。

  算了,随她去,反正总归是我的妻子,早晚要回来的。

  可是,长祁出现了,他撺掇她逃离我的身边,去什么无忧无虑的远方。

  我不能忍,也不会忍,我抓了他,各种极刑都上了个遍,看他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样子就觉得爽快。

  可是姐姐很在乎他,她放低姿态,入宫求见。

  她说她只爱过我,她说让我放过她。

  她哭得那么难过,我没有办法违背她。

  我放她走了,可她没有照顾好自己,她死在了除夕夜,我甚至在十五天以后才得知了这个消息。

  我没有见到她的遗体,所以我很快就忘了这件事。

  我的姐姐,只不过是在长门宫休养罢了,她只是不肯见我,她只是在生我的气。

  可过了整整十七年,我还是装不下去了。

  那一夜的大雪撕棉扯絮,我在盈盈烛火里,见到了她。

  她还是以前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老,她说她一直待在我身边,她说她想转世投胎。

  迟来的痛苦撕心裂肺,失而复得的最为珍贵,我不允许她再离开。

  我卑鄙地留住她。

  可她还是走了。

  后来我寿终正寝,也走过了黄泉上了奈何桥,我向孟婆打听有没有见过她。

  孟婆跟我说,她喝了三碗孟婆汤,才过的桥,投的人间。

  三碗孟婆汤,足以了却我最后一点妄念了。

  (全文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