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节 凤凰命_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笔趣阁 > 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 第 35 节 凤凰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5 节 凤凰命

  「我将来,是要做皇后的。」

  沈明柔将我踩在脚下,笑意盈盈地着看我。

  可即便后来她嫁给了风头正盛的七皇子,受尽吹捧,也只能不甘地跪在我裙边,喊我一声:「母后。」

  我是个不受宠的庶女。

  主母出身高贵,与我爹青梅竹马,可两人闹了别扭,我爹夜半酒醉,被我娘钻了空子。

  原本主母有孕,祖母想将我娘打发出去,没成想我娘居然也一举中标,肚子里有了我。

  更荒唐的是,我跟嫡女生在同一天。

  生产那日,天有异象,偏偏我与沈明柔出生的那一刹,天光放晴,红霞满天。

  人人都说,沈明柔生而有异,是天生的凤凰命,贵不可言。

  而我明明与她生在同一天,却因为有个碍眼的娘,被人当作灾星,从小扔到别庄上自生自灭。

  沈明柔有凤凰命在身,是沈府人放在心尖尖上的明珠。

  她从小养得精细,非云锦不穿,非晨露不饮。

  府里有了什么好东西,她那边总是第一份得到的。

  有市无价的几支簪花随意放在红檀木盒里,宫里司造局绣工精心绣出来的簪花,一瓣瓣绽开,戴在发上栩栩如生。

  这是二哥沈明堂做伴读得的赏赐,外面一枚难求的物件。

  沈明柔拿了一支,将簪花别到我的发髻上,白皙细长的指尖轻轻滑过我的黑发,笑着问我。

  「眀菀是不是也喜欢,你拿去好了。」

  沈明柔心善,我虽在府中不得青眼,下人也踩高捧低,但她却有长姐风范,有了什么好东西,总会记着我一份。

  可是她对我越好,府里人就越看不惯我。

  「眀菀生得秀丽,戴这个正好,不像我身子弱,戴着也出不了门。」沈明柔轻声细语,可簪花叉尖却不小心一抖,直直插入我的头皮,划过一道血痕。

  我忍着疼,不敢说话。

  沈明柔很满意,继续将那朵簪花一点点插了进去:「瞧,多好看。」

  「小姐,一个庶女,哪值得戴这些好物件,要不是因为她,您的身子怎么会不好。」沈明柔的婢女在一边冷言冷语。

  沈明柔自幼生下来便身子不好,人人都说,那是因为大夫人孕中被气坏了身子。

  我娘死了,母债女偿。

  我成了沈府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人人都防着我要害沈明柔。

  「春月姐姐说得没错,这花这么好看,眀菀不敢拿。」我诚惶诚恐地拿下那朵簪花,眉眼柔顺,怯懦畏缩。

  沈明柔睁着那双盈盈杏眸看着我。

  「戴着吧,一眨眼眀菀也要及笄了,过几日的春日宴,没点好东西,人家怕是要瞧不起你的。

  「到时候,又怎么找得到好夫婿呢?」

  我刚出沈明柔的院子,就被人给拦住了。

  沈明堂踏着锦靴赶来,少年俊秀的脸上冷若冰霜。

  我弯眉垂眸,轻声轻气地说了声:「二哥好。」

  「你什么身份,也配叫我一声二哥?」沈明堂冷笑一声,狠狠伸手拽住了我鬓间的簪花。

  漂亮的簪花落了地,被他狠狠蹍进泥中。

  「你算什么东西,这簪花你也敢戴?!」

  沈明堂冷着脸:「沈眀菀,要是再被我知道你仗着明柔心善,就抢她东西,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我余光瞥见沈明柔院子里的婢女在假山后探头探脑。

  面对沈明堂的怒火,我乖顺地垂着眉眼,等他发完火气。

  每次都是这样,沈明柔待我善意温柔,在府里博得美名,可最后总有人来替她出头,狠狠地羞辱我一番。

  等到他的火气发完了,我才理了理鬓发,对身边婢女说了声:「回去吧。」

  身边新进府的婢女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忍。

  回沐春阁的路上,她忍不住多了一嘴。

  「都是一家的兄弟姐妹,公子怎么偏偏就对二小姐您这么大的气性。」

  我摸了摸被拽红的手腕,唇边露出极淡的一笑。

  其实一开始,沈明堂也并不是全然讨厌我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沈明柔。

  沈姨娘死在我六岁。

  她死后,我在京郊庄子上的别院野长风吹地长大,兴许是想起别庄里还有个年纪渐长,却没教养的庶女,我才被恩典从别庄上接回了府里。

  家学里,我第一次见到沈明柔。

  她坐在最中央的书案,玩伴婢女将她围了一圈。

  我穿着洗得泛白的衣裳,左袖还有庄头娘子给我打的补丁,瑟缩地站在一边。

  「哪里来的小叫花子。」二叔家的嫡女沈明云捂了鼻子。

  「臭死了。」

  我嗫嚅地捏了捏衣袖,想要努力将自己缩得再小些。

  可像个仙女似的沈明柔却看着我弯了眼,她伸出手,指着我对一圈人道:「我也有妹妹了,你们可不许欺负她。」

  我从来没见过对我那么善意的人,就像是看见了光一样紧紧跟着沈明柔身后。

  沈明柔将我当嫡亲妹妹一样,待我很好。

  可她对我越好,家学里其他的姐妹便看不惯我,喊我马屁精。

  沈明云时常会带着些糕点来学堂,不过那些东西,是不会分给我的。

  「是你偷吃的吧。」沈明云居高临下,目露鄙夷,「我们沈家,居然也出了个贼了。」

  「我没拿过你的东西。」我站起身,冷着脸看她。

  「从你来了家学后,大家的东西便时不时地没了,不是你,还会是谁!」沈明云冷哼一声,其他的姐妹围在她身边,皆对我怒目而视。

  我奋力争辩,可沈明柔却替我一一道歉。

  人人都夸沈明柔心善,说我上梁不正下梁歪,没教养,小偷小摸的本事。

  我盯着沈明柔问:「阿姐,你为何要这样?」

  可沈明柔蹙了蹙眉,对我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眀菀,你本来就招人厌恶,就算是解释,也没人会信你呀。」

  后来一旦有人失了东西,沈明云便指桑骂魁,通通安在了我身上。

  十一岁那年,家学来了外男,是嫡母外家的侄子。

  沈明柔很喜欢这个新来的哥哥,怯怯地叫他:「谢阿兄。」

  谢意是当朝谢大儒的长孙,他七岁面圣,对答如流,圣上赞他:「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

  是个集天地毓秀于一身的人物。

  谢意身量高长,只单单穿着一袭月华色的长袍,光影披在他的身上为裳,却连向来最高傲的沈明云也不由得悄悄红了脸庞。

  谢意不仅是谢大儒的长孙,还是谢大儒的得意弟子。

  我们那不苟言笑的夫子见了谢意,脸上能笑出花来。

  我进家学进得晚,课业也跟不上。

  好在我过目不忘,死记硬背,倒是也能应付,就是一手字写得着实难看,只能在课下偷偷练习。

  「不是这样写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谢意走近我身侧。

  他言辞温润,写出来的字却格外锐利,一笔一划,在我那糨糊似的字边,重写了个「慕」。

  沈明云从我身后经过,抽走那张沾着笔墨的宣旨,冷哼从鼻子里冒了出来:「眀菀妹妹可真是不得了,年纪小小,就知道思慕人了。

  「谢意哥哥,你可离她远点,她娘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手也脏得很,有其母必有其女,万一缠上你就不好了。」

  带着刀锋的话语将我的脸色逼得血色尽褪,我手指捏得泛白,却不敢吭声。

  要是还在庄子上,我大可以将沈明云打个头破血流,让她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可在沈府,我只能忍气吞声。

  但我没想到谢意会替我说话。

  他出口成章,言辞诚恳,但不过三言两语便将沈明云说得耳根泛红,捂着脸跑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沈明云这般模样,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谢意向我看来,我收敛了笑意,以为他要说我乘人之危,落井下石。

  却没想到他会说:「眀菀妹妹,你该多笑笑,年纪小小,怎么一天到晚愁眉苦脸。」

  我同谢意成了朋友。

  他少年英才,天文地理无所不通,再枯燥的事情从他口中说出来,也有趣得紧。

  去学堂的路上,沈明柔侧身问我:「听说你最近同谢哥哥走得很近。」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她继续笑着道:「谢哥哥要走了。」

  谢意要走了,给他送礼物的人挤满了学堂。

  他风姿仪态皆是君子,知道他要走了,不少人都红了眼。

  我将草蜻蜓藏到身后,掌心捏得泛红。

  嫡母虽然不苛待我,但我在沈家是个透明人,每月份例虽然照常发下,但到不了我的手里。

  沈明柔、沈明云不缺新鲜逗趣的玩意,送给谢意的,也是难得的珍品。

  人人都送过了东西,轮到我,我仰起头,将掌心捏得紧紧的那只草蜻蜓递了出去:「我一个人,所以想着折些东西送你。」

  谢意望着我,他学着我样子亲手折了一只草蜻蜓放在我手中,微微一笑。

  「送给你。」

  沈明柔也浅浅笑了,她眉目秀丽,笑起来的时候,却有几分说不出的味道。

  谢意走了,沈明堂去了国子监,家学里都安静了几分。

  沈明柔告病,我带着今日的课业去她院子里找她。

  往日里围着沈明柔伺候的婢女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角门处,一个行色匆匆的仆妇从她院子里离开,我只觉此人有几分眼熟。

  我眉目微转,没有说话,而是撩开里屋的珠帘。

  沈明柔侧着身子,不知在想些什么,见我进来,手微微颤了一下。

  「眀菀,你来了。」

  我问她:「阿姐院子里伺候的人怎么都不见了,阿姐本来身子就弱,若是有不知礼数的外人闯进来,那可怎么办。」

  沈明柔却笑着否认:「妹妹说笑了,府里怎么可能有外人呢。」

  她转身,对进来的春月轻声细语地吩咐道:「看看有什么料子,给妹妹选几件带回去,天凉了,要仔细身子。」

  天色微亮。

  我穿着单衣茫然地站在堂院里,手足无措,巴巴地看着一群来势汹汹的仆妇。

  不大的院落被翻了个遍,衣物箱笼被翻了底朝天,连谢意送我的草蜻蜓都被掷到地上。

  我扑过去想拿回来,一左一右两个仆妇将我死死按住,压得我动弹不得,只能红着眼看我唯一收到的礼物被人践踏。

  厢房里有人高声惊呼:「找到了,果然在这小蹄子这里。」

  仆妇将玉佩扔在我身上,狠狠地唾了口唾沫。

  「真是手脚不干净,居然偷到自家姐妹身上来了!」

  我望着那块暖玉,听着旁人喧嚣的鄙夷,才知道,是嫡母给沈明柔在佛前求的那块暖玉不见了。

  沈明柔体弱,从小要有那块暖玉,才能安心睡下。

  嫡母被请来了院子,她是世家大族的长女,一举一动皆是名门风范,即便穿着素衣,也难掩骨子里透出的淡雅高贵。

  她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朝身旁的大婢女吩咐道:

  「叫郎君来。」

  「我没拿姐姐的玉。」

  我抬起头,眸光紧紧盯着她,一字一句道:「我没有。」

  嫡母漂亮的眉羽微微轻蹙,她没说话,身边跟着的仆妇开了腔:「二小姐何必嘴硬,小姐的暖玉是在你房里找到的,不是你偷的,还会是谁?!

  「难不成是大小姐还会故意害自己受寒不成?

  「大小姐心善,养着你,居然养出一个家贼来!」

  我没偷沈明柔的玉,但也没人会相信我的话。

  五大三粗的仆妇哼了一声,狠狠在我身上掐了一把,我被推着踉跄着跪下。

  膝盖磕到了青石板上,疼得我头皮发麻。

  恍惚之间,沈明柔笑意盈盈的话语绕在耳畔:「你说,谁会相信你呢。」

  我爹打了我二十鞭。

  「人常言家贼难防,你不知廉耻,偷东西都偷到了自己姐妹身上,我今日必要好好教训你!」

  我爹打的每一鞭都不留情面,血迹穿透了单衣,我趴在长凳上,直不起身子。

  他面色冷厉,我害得他掌上明珠受寒在床,他生再大气,也是应该的。

  院子里的仆妇婢女围了一圈,人人环臂叉腰看我笑话,

  后来再千金难买的玉放在我跟前时,也不过是碎了听个响的玩意罢了。

  二十鞭过后,我已没了声响。

  可他们却仍不满意,压着我向沈明柔赔罪。

  原本在国子监的沈明堂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回来了,我从来都没见过沈明堂发那么大的火,他沉着脸,面上乌压压的一片,冲上来就扇了我一巴掌。

  直到我被打得偏过头去,一边沉稳的声音才略略响起,按住了沈明堂再次挥过来的手。

  「够了,明堂。」

  我别过眼看去,说话的人是长兄,沈明镜。

  沈明柔躺在床上,巴掌大的脸陷在锦被里,脆弱而美好。

  「不过是件小事,兴许是误会一场。」

  她支着身子替我辩解,得了风寒的身子却忍不住轻颤,细细的咳嗽像是猫抓一样,每咳一下,周围人压在我身上的怒火,就越加一分。

  嫡母爱怜地将她揽在怀中,高贵优雅的人心疼地用帕子抹了抹泪。

  「孽障,还不多谢你姐姐!」我爹忍着气。

  是,沈明柔对我那么好,她身子弱,又有谁会想到,她居然置自己的身子不顾,也要将那块暖玉放进我的房里。

  自那一日开始后,我的日子更难过了起来。

  人人都知道她待我好,即便偷了她的东西,也过往不究。

  家学里没人愿意靠近我,只有沈明柔愿意接近我,做我的好姐姐。

  我看着她,眼里满是感激。

  但即便这样,沈明柔也不肯放过我。

  她有意无意让我做她的陪衬。

  我顺着她的意,她才思敏捷,我便蠢笨不堪;她形容大方,我便畏缩小气。

  日子长了,沈明柔渐渐也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我用攒下的月钱,托人买了二两酒,送给看角门的嬷嬷们吃。

  「嬷嬷吃酒。」我笑意盈盈地将酒水推到她身前。

  「二小姐,这怎么好?」

  嬷嬷一边推拒,眼珠子仍不住地在上面流连。

  我如何不知道对方的性子,笑着说了几句好话,劝了几句,对方便心满意足地喝了起来。

  我一边跟着说她闲话,又佯装不经意地翻了翻旁边摆着的册子,里面记着的都是进出府的名单。

  翻到我进沈明柔院子的那日,我眸光定定地落在一个名字上面。

  正是我幼时见过几次,与我姨娘情同姐妹的苏轻蔓。

  我姨娘的好姐妹,难得进府,探望的不是我,却进了沈明柔的院子。

  我将事情压在心底,每日如常去沈明柔身边,做她的陪衬。

  沈明柔很满意我这个陪衬品,我本来是不能出门的,但沈明柔需要我。

  有我在她身边做陪衬,总能用我的庸俗不堪,衬托出她大方高雅。

  十月初八的别宫行猎,是一年一度的京中盛会。

  不仅圣上亲临,未婚的几位皇子也会随行,在行猎中力争头彩。

  沈明柔自出生开始,身上便担着「凤凰命」的称号,她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眀菀年纪越渐长了,从我这里多拿几盒胭脂回去,好好打扮一下。」

  出府那日,京中旌旗猎猎,王公贵族的车架有条不紊地穿过主道。

  我爹官居三品,再加上长兄沈明镜是圣上跟前的红人,好不容易排到了个出城靠前的位置,不用等徐局。

  随行而来的仆妇家丁们忙着在安营扎寨,贵女们凑作一团,说着闲话。

  我向来是融不进这样的场合的,只是跟着沈明柔身边,乖觉地做着陪衬。

  「都说七皇子英勇,想必这一次的头彩,非七皇子莫属。」

  「瞧,那便是七皇子的座驾。」

  众人爱慕好奇的目光皆朝着那为首骑着高头大马的男子投去。

  我却越过萧元昊,看向了他身后那片专属帝王的明黄。

  行猎第一天,我便见到了这位备受贵女爱慕的七皇子。

  还是一对一的那种。

  他躺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支箭矢,面色苍白,不知死活。

  我思虑片刻,奋力将他背到一旁,还未来得及去叫人,沈明柔便骑着马而过。

  她坐在马上颇为担忧:「这是怎么了?眀菀,你快去叫人。」

  等我带着人回来时,意料之中的没了沈明柔的踪影。

  回到扎营安寨的地方,才听见有人说,沈家嫡女有勇有谋,救下了被乱贼刺杀的七皇子,圣上要准备封赏她,还要赐婚七皇子。

  沈明柔生得花容月貌,菩萨心肠,如今又得这样一份好姻缘,自然人人称颂。

  沈府的丫鬟们喜不自胜,又说起沈明柔出生时的场景:「天生的凤凰命,我就说咱们大小姐不一般。」

  我低眉不语。

  七皇子不仅年轻俊秀,少有战功,又是云贵妃所生的长子,一向深受圣宠,是京中立太子的热门人选。

  沈明柔回来时,向来淡泊的面上,也情难自禁地浮上一抹喜色。

  她眸光投向我,笑意盈盈:「眀菀,姐姐日后也定为你说门好亲事。」

  她似乎怕我不满。

  但沈明柔能做的绝不至此。

  第二日行猎,我照例跟在沈明柔身侧。

  不知怎的,渐渐地就与旁人走散了。

  空旷的猎场中,沈明柔驾着马凑近了我,她语气幽幽:「说起来,其实真正救下七皇子的人是你,原本被圣上赐婚的人也该是你。

  「眀菀,你就一点也不恨我吗?」

  我眉头微动,尚未摸清楚沈明柔的意思,她忽而向后一仰,跌落下马。

  骏马从后呼哧而过,萧元昊一把将沈明柔揽进怀中。

  沈明柔慌张无助地将身子埋进男人怀中。

  萧元昊柔下面容,柔情似水地安抚她,而后冷冷地看着我:「一个庶女,心思居然如此狠毒。」

  沈明柔面上一如既往的单纯无措,替我说话:「阿昊,我庶妹只是一时失手,你别这样。」

  「你别怕,跟我去父皇面前,我求父皇为你做主。」

  父皇……

  我顺势而为,面上满是慌张失措:「不,不要,我真的没有推姐姐。」

  沈明柔见我这样,又如何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她胜券在握,只趁着这个机会,将我彻底地踩在脚底,再也无人会信我说的话,也不会有人相信,是我救的七皇子。

  帝王的营帐外,萧元昊一路畅通无阻。

  掌事公公见了他,也是满脸笑意:「圣上正在跟谢大人下棋,不知道七皇子有何贵干。」

  「有人行刺未来王妃,算不算大事?」

  萧元昊目光如刀,恨不得在我这个害她心上人落马的人身上剜下肉来。

  我瑟瑟不安,紧咬唇瓣,余光看见沈明柔眼底转瞬即过的笑意。

  明黄色的营帐内染着淡淡的龙涎香。

  这味道对我来说并不好闻,但我知道,这是至高无上权力的味道。

  我被压着在皇上面前跪下,营帐内安静无比,连沈明柔也不敢吭声,乖顺地跟着萧元昊身后。

  萧元昊言辞凿凿,数落着我的恶毒,要请圣上下旨处罚我。

  我半抬眸,不着声色地看着这位帝王,紧张之下,心跳得很快。

  「沈家的女儿,你可有什么说的。」

  皇帝年过三十,正值壮年,年少时,他曾上沙场,斩突厥,虽然年少不再,但坐着那,仍有一股难言的威严。

  萧翊抬了抬手,他墨眸沉然,像是深不见底的幽潭,此刻正盯着我。

  我并没有在萧翊面前卖弄自己的小聪明,而是无助地跪在地下,单薄姣好的身子瑟瑟发抖,犹如一株迎风而立的枝丫。

  我仰起头,泪水冲刷掉面上的红妆,露出清丽明艳的脸庞。

  「臣女无辜,请圣上明鉴。」

  我自幼便知道自己长得漂亮,不然也不会惹得沈明柔处处打压,暗暗忌惮。

  帝王喜欢什么样的美人,在世家大族里并不是秘密。

  我贝齿咬着唇,少女初绽的美色令人想采摘。

  就算是帝王,也不免动心。

  萧翊手执黑子,缓缓地在棋盘上落下。

  「这些儿女小事,还要来烦朕吗?」

  处于无形之下帝王的威压,让一向在外志得意满的七皇子白了脸。

  「是儿臣的错。」萧元昊抿唇跪下。

  我跟两人的身后,瑟瑟退了出去。

  一直到出了那明黄的营帐,那道攀附在我脊背的灼灼目光终于消失不见。

  我胜券在握。

  沈明柔以为我志在皇子,可却不知,我醉翁之意不在酒。

  回到营地,沈明柔看着我,唇边带着一丝冷意:「妹妹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她没了顾忌。

  萧元昊视她为救命恩人,对她情根深种,她自然有恃无恐。

  「我将来,是要做皇后的。」沈明柔凑到我身边,美丽的模样像是覆了层画皮,让人看不透她。

  回到沈家,我被狠狠罚了一顿。

  沈明柔是沈家的福星,我是沈家的灾星。

  她要嫁给七皇子成为王妃,我却得罪了七皇子,甚至差点触怒天颜。

  「心思歹毒,不知所谓!」

  沈家上下对我彻底没了好脸色,我爹将我关在院内,直到沈明柔备嫁,我才被放了出来。

  沈明柔要嫁入皇室,嫁妆自然一早就开始置办起来。

  府里人来来去去,夹了不少生人。

  我眸光一瞥,便看到一个有几分眼熟的旧人。

  是苏轻蔓。

  我私下在京城找了她许久,也没找到她。

  我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裳,绣工精致,显然不是一个农妇能穿得起的,她腰间还挂着一个锦绣的香囊,是沈明柔身边人的绣工。

  过小窄门前,我佯装不注意地朝她撞去,手飞快地在她腰间荷包摸了一把。

  是银子。

  她能抓住沈明柔什么把柄,让沈明柔心甘情愿地送银子给她。

  我眉眼微动,回房的时候,对身边的婢女吩咐道:

  「爹爹的生辰快到了,我绣工不精,你出府时帮我去城西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些的绣娘。」

  我站在苏轻蔓的宅子前,刚回来的她眼里带着些不耐,呼喝道:

  「哪来的人,挡着我家门口!」

  我看着她,撩起帷幕:「苏姨,你不认得我了吗?」

  我盯着她震惊的神色,笑着说出口:「我是眀菀呀。」

  她面色苍白,仓皇关门。

  我不疾不徐地拿开那抵着门的木棍,走进那所宅子,淡淡地道:

  「苏姨别怕,既然我已经找到你了,你说,你跟沈明柔之间的事情,我会知道多少呢?」我眉目含笑。

  苏轻蔓痛哭流涕地扑在我的身旁求我放过她。

  我不动声色。

  「你说,这秘密只有你才知道,沈明柔如今要嫁入皇室,她还会怕你吗?」

  我眉眼微抬,轻轻道:「只有死人,才最会保守秘密。」

  「我顾念着小时候的情分,送你一笔银子,你快些走吧。」我眉眼淡淡,「走得晚了,就算我放过你,沈明柔未必会放过你。」

  苏轻蔓被我吓住,她告诉我:「当初我也是被逼的做下这种事的,沈姨娘只是嫉妒您命好,一出生就托生在太太肚子里。

  「沈姨娘死前,把接生的乳母都打发走了,明柔小姐身上没有胎记,有胎记的那个,才是主母生下的嫡女!」

  我拿了些银子给路边的乞丐,让人去乳母家周围议论,说沈明柔快出嫁了,思念乳母,有意让乳母做陪嫁。

  乳母喜不自胜,立刻就卷了铺盖准备进府。

  沈府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对小时候接生过沈明柔的乳母,自然也是殷勤款待。

  那乳母又说:「刚巧得了一道方子,幼时小姐左臂的那个胎记还在不在?女儿家家的,肌肤自然要无瑕才好看。」

  乳母只想着邀功,却没想到拍马屁拍到了马屁股上。

  话语刚落,内堂里各座人神色大变。

  人人都知道,沈明柔身子弱,自小被养得精细,白瓷般的肌肤一碰就红,一丝疤痕都无。

  而我左臂,恰巧有个淡淡的花瓣胎记。

  幼时府里伺候我的下人常拿这个说事。

  说我:「是个天生的下贱坯子,将来跟我那个娘一样,是个不要脸的爬床货色。」

  沈家上下闹翻了天,沈明堂指着我,不可置信:「娘,这种人怎么会是我妹妹!我妹妹只有明柔,一定是她嫉恨明柔,特地在明柔出嫁前弄出这桩事来!」

  可我捂着划破的手指,静静看着水中两滴血渐渐融为一体。

  就算他们再怎么不愿接受,但骨肉血亲,不可磨灭。

  真相大白,往日里对我的流言蜚语令沈夫人无地自容。

  她出身高贵,与夫君恩爱多年仍柔情蜜意,膝下子女出类拔萃,生活顺遂。

  唯一不顺心的,怕就是十六年前沈大人醉酒荒唐,弄了个庶女出来。

  可如今亲生骨肉就在眼前,却被当做庶女不明不白地养了十六年。

  反而是个冒牌货,如珠似玉地宠着大。

  沈明柔的筑春轩里,她哭得花容失色,紧紧攀着沈夫人的衣襟:「娘,娘……」

  我看着沈夫人的手抬了抬,最后还是不忍地放在沈明柔的身上,心疼地将她拥入怀中。

  血脉混淆这么大的事情,令原本远在荆州的长兄连夜赶了回来,他风尘仆仆,面色沉然。

  「阿兄。」

  沈明柔见了他,像是有了主心骨:「原来我不是你亲妹妹,眀菀才是。」

  她哭得梨花带雨,惹人心疼,好似我是个抢了她东西的恶人。

  沈明镜向来沉默寡言,见了沈明柔这般伤心,也不由得放软了语气:「你本就身子弱,都是要成婚的人了,怎么还不注意点自己身子。」

  「我只是心疼眀菀。」沈明柔掩面而泣,「毕竟她才是娘的亲生女儿。」

  「从小到大,你一直善待眀菀,纵使你们身份有误,你也不欠她什么。」沈明堂为她说话,我爹娘也是如此。

  沈明柔擦了擦泪,我却没错过她眸底的得色。

  我想起幼时在沈明柔房中见到的苏轻蔓。

  恐怕她早知道了自己不是我娘的亲生女儿,但却一直隐而不发,装着对我大方温柔,来日即便东窗事发,也没人会猜疑她早就知道。

  沈家人围坐一团,我站在一旁,像是个局外人静静听着。

  沈夫人将沈明柔揽在怀中,犹豫着开口:「明柔是圣上钦定的皇子妃,如若这件事情一旦说出去,恐怕天颜震怒。」

  七皇子身份高贵,云贵妃断然不会让一个庶女成为七皇子妃的。

  「所以要委屈眀菀了,我派人将她送去家庙,等到明柔成婚,再将眀菀接回。」沈明镜淡淡道。

  他们说话好生不客气,委屈我,也没一点愧色。

  我低眉顺眼地站在一侧。

  我爹佯装宽容大度地问我意见:「明菀觉着呢?」

  「爹的意见,自然是极好的。」我浅浅笑了,没有一丝不满。

  我看着沈夫人与沈明堂松了口气。

  沈家人厌我至深,就算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又如何抵得过真正放在心上宠了十六年的沈明柔,更何况,沈明柔就将成为名正言顺的皇妃。

  嫁入皇室,整个沈家有荣与焉,更何况萧元昊还是太子之位炙手可热的人选,是众人心里的下届帝王的不二之选。

  可是,皇上还年轻呢。离开之前,沈明堂犹豫着站在我身侧:「只要你以后不欺负明柔,我还是可以把你当做我妹妹。」

  谁稀罕呢。

  见我不哭不闹,沈家人也放下了心,沈明柔更是求着爹娘,允我在家中多留些时日。

  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

  在她身边那么多年,早就拿捏住了她的心思,不过是觉得我对她全无威胁,又能在我面前不着痕迹地炫耀她的好亲事。

  我面上笑意逢迎,心里却掐着日子算着选秀的时间。

  三日后,明黄的圣旨进了沈府。

  「是来赐婚的。」沈明柔领着我到堂屋接旨,笑的一脸甜蜜,「前几日元昊还派人递信给我,说他会请皇上早日赐婚,没想到动作这么快。」

  我但笑不语。

  堂屋内,沈家人哗啦啦地站了一排,我跟着下跪。

  宦官念完圣旨之后,沈家人一个个变了神色。

  选秀的旨意落在我头上,我袅袅下拜:「臣女接旨。」

  宦官走后,沈明柔不可置信地向我看来。

  「这……怎么会这样?」

  我知道她心中所想,选秀参选的秀女不是名门淑女,就是清贵世家。

  我既无名声在外,平日里也打扮得艳俗粗鄙,如何能赢得帝王侧目。

  她瞠目结舌,可明黄的圣旨上写得清清楚楚「臣女沈明菀」。

  回去的路上,沈明柔叫我进了她的院子。

  没了外人,沈明柔捏着我的下颔,居高临下地打量我:「眀菀,你放心,毕竟姐妹一场,等你入了宫,我会让贵妃娘娘好好照顾你的。」

  我「啪」地拍开她的手。

  沈明柔眸中浮起一丝怒气,我在她面前伏低做小十年,她怎能受得了我的反抗。

  「沈明菀,你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就算你是嫡女又如何,还不是给人为嫔为妾的货色。」

  「姐……不,应该是妹妹。」我笑着替沈明柔理了理她鬓边的乱发,温柔体贴。

  「你记住,七皇子要娶的,是他的救命恩人。

  「我心善,不跟你争,将这份好姻缘送给你,你应当好好谢谢我,可别当个忘恩负义的人。」

  沈明柔终于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是故意的,怪不得那日你在圣上面前如此反常!」

  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给了我怎样的机会,可惜晚了。

  当日,我便乘着一顶小娇出门,进了宫。

  萧翊登基之后,只选秀了两次,这是第三次选秀。

  选秀时,云贵妃端坐在主位。

  她年岁渐长,面容富贵丰腴,乌发如云,隐隐见得年轻时的美貌,穿着件缠枝莲金边的衣裙,眸光朝我投来。

  「沈家的女儿。」

  云贵妃把玩着手中的牌子,看我的目光像是看着个小玩意。

  「留吧,毕竟是圣上亲自选的人,今晚就你第一个伺候皇上吧。」

  一句话出口,周围的秀女看我皆变了脸色。

  烛影摇曳。

  我乌发如云,鬓间仅仅插了一支玉钗。

  外面传来动响,我盈盈下拜,眸光轻轻地往上抬去,但很快又收回,生怕被人捉住。

  「既然想看朕,为何不抬眼看?」

  萧翊眉目间凛冽肃穆,年岁的流逝抽走了男人身上的意气张狂,为他添了不可言说的尊贵。

  「嫔妾是想看,但是不敢。」

  我纤细的臂膀攀上萧翊的脖颈。

  像是一滴清透的雨滴,落在了熊熊火焰中。

  我仰慕地望着萧翊,仿佛他就是我的天,我只是一个貌美却柔弱无助,一心一意扑在他身上的女子。

  萧翊是天子,自然不会在儿女私事上多放心事。

  中宫无后,谁让他舒心,他便去谁的宫中。

  我渐渐让他习惯我。

  只要他来我宫中,不管多晚,我都会出门迎他。

  处理政事时,我从不多言,只是一双用柔情似水的眸光看他。

  时隔三月,我成了宫中第一个有封号的新秀女。

  萧翊封我为珍嫔。

  我细细读着那个「珍」字,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很高兴?」

  萧翊将我揽在怀中,他身上染着一股淡淡的龙涎香,男人粗粝的大掌放在我头上,我乖顺地依偎进他灼热的胸膛。

  「嫔妾当然高兴。」

  我仰目看他:「但嫔妾高兴的不是位分,而是能跟圣上多待片刻。

  「若我身份低微,您常来我宫里,多少有些于理不合。」

  我垂下羽睫,白瓷般的面颊带了些落寞。

  男人莫测的眸光盯着我片刻,将我抱着怀中,隐没在身后的床榻间。

  云贵妃生辰,萧翊特地命人精心操办。

  她是萧翊在潜邸时的老人,又有皇子傍身,纵使宠爱不复以往,但总能得几分尊敬。

  尊敬尊敬,有尊有敬,但唯独没有一个「爱」字。

  宴请当日,沈明柔身为七皇子未婚妻,也在宴请之列。

  不知道有意无意,她刚好坐在云贵妃下首,与我正对着面。

  「姐姐貌美动人,怪不得入宫数日,就有了封号。」

  沈明柔将我上下打量,看着我身上的衣裙,眼里能闪过一丝嫉妒。

  在沈府时,样样好物都由她先挑,如今她成了皇子妃,理所应当过得比我更好,但却没想到,反而比不上我了。

  云贵妃望着我笑:「珍嫔年轻艳丽,圣上自然是喜欢的。」

  「以色侍人,能得几时好,还是得向贵妃这样气度不凡,才能执掌宫中诸事。」

  沈明柔立刻拍起云贵妃的马屁。

  我淡淡抿了一口酒。

  新鲜妍丽,自然不值一提,但我要的,是让萧翊爱上我。

  纵使他是九五之尊,天下之主,若是爱上了一个女人,便跟寻常男子无异。

  临近末尾,萧翊亲自来了,他扶住云贵妃,让她不必多礼,给足了云贵妃面子。

  我多饮了几杯酒,粉面如芙蓉,盈盈醉意的眸光朝萧翊投去。

  他面色沉了大半,快步走到我身前。

  「不许说她,是臣妾高兴,一时多喝了几杯。」

  萧翊抿唇不语,带着我走了。

  临走前,云贵妃跟沈明柔的脸色都十分难看。

  回宫时,宫中的女婢忙着准备传水为我醒面。

  我迷迷糊糊地走到桌案前,恰好打乱了桌上的信纸。

  我慌乱地将信藏在身后,捂着不让萧翊看。

  萧翊浓眉微凝,漆黑的眸光从我身上滑过:「这是什么?」

  我面色绯红:「不过是些皇上不在时,臣妾写给皇上的儿女私语,没什么好看的。」

  「写给朕的,朕为何不能看。」

  他轻而易举地抽走我手中的信纸。

  我轻咬唇瓣,粉面红了个透。

  男人看着信纸上的内容,眸色沉了片刻,暗色翻涌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既然有这么多话,不如夜里慢慢说给朕听。」

  我羞红了脸颊,胡闹之间,夜间叫了好几次水。

  自然也少不了将那些私密的情话,细碎地吐露在他的耳边。

  我宠爱渐长,萧翊无事时,也时常会来我宫里坐坐。

  晨起请安时,云贵妃总不免刺我两句。

  「珍嫔年轻妍丽,也总不能霸着皇上,总该知道雨露均沾的道理。」

  我摇了摇羽扇,轻轻笑了笑。

  「贵妃娘娘,您是以什么身份来劝臣妾的。

  「贵妃只是暂掌宫中之事,不会真当自己是正宫皇后了吧?」

  我站起身,不顾她那难看的脸色:「时候不早了,臣妾身子有些疲,就先行一步了。」

  云贵妃面色愠怒,她位居贵妃这么多年,还从未有人敢如此顶撞她。

  自然向萧翊狠狠告了我一状。

  萧翊来时,我正在作画。

  「听闻你今日顶撞了贵妃。」

  萧翊站着我身前,面色看不出喜怒。

  「贵妃劝臣妾大度,臣妾心里不舒服。

  「旁人或许可以大度。」

  我明眸闪着泪光:「臣妾做不到,世间上哪个女子,愿意将自己的丈夫,分给其他人呢?」

  萧翊眸光一松。

  我扑进他的怀中,笑闹着将画拿给他看。

  「臣妾画的,像不像皇上?」

  萧翊看着画上的墨迹,眉头动了动,最后狠狠罚了我一顿。

  第二日起身时,我胳膊都有些抬不起来。

  我生辰那日,萧翊特地下旨,允了沈夫人进宫陪我。

  沈夫人坐在一侧,见我满宫金尊玉贵,眼中露出些不满:「娘娘,虽说如今您宠爱在身,可多少有些过了。

  「我听人说,皇上常常来您宫中,这总归于理不合。」

  听人说?

  恐怕是云贵妃被我下了面子,特地让她来敲打我的。

  「沈夫人好大胆子,居然敢插手皇上的事。」我懒懒地剥了颗葡萄送入口中。

  沈夫人慌了神,看我有些不解跟微怒:

  「我不过同你说些母女私话,你何必这样对我。

  「沈夫人或许记错了,我娘,是沈姨娘。」

  我进宫进得急,族谱上的身份都还未来得及改。

  更何况沈家人心思都在沈明柔身上,更无暇顾及这点小事。

  沈夫人终于意识到了,她本就痛恨沈姨娘,不然也不可能对我如此敌视,听着我的话,一双眼红了:「我才是你娘,若不是沈戚燕那个女人,我们母女又如何会分离十六年。」

  「分离十六年又如何,沈夫人您还不是将她的女儿放在手心中当宝。

  「更何况,你真以为,沈明柔不知道自己是谁生的?」

  沈夫人眸光松怔,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她抿了抿唇:「我知道你心中有怨,可明柔如今已经跟七皇子成婚,是名正言顺的七皇子妃,你虽现在有宠爱,可日后若……你总得有所依仗。」

  依仗吗?

  我看着退下的沈夫人,摸了摸小腹,叫身边的婢女替我传膳。

  沈明柔嫁给了七皇子。

  沈明柔身子弱,即便她装着温柔大方,但骨子里的娇蛮是改不了的。

  萧元昊是皇子,府里自然少不了新人。

  怀远大将军的女儿比沈明柔晚两月入门,成了皇子侧妃。

  武将之女,身子自然不差,进门还比沈明柔晚两个月,却先有了身孕。

  正妃未孕,侧妃就先有了孩子,沈明柔忍不住,偷偷让人在许如璇的补汤里下了药。

  孩子没了,沈明柔还没来得及松口气。

  许如璇察觉到不对,拿了证据,当即闯了沈明柔的院子,要拉她见官。

  我不禁笑了。

  我不过是藏拙做她的陪衬而已,她便真以为自己蕙质兰心,聪明绝顶,谁人都是蠢货,仍由她拿捏。

  沈家人慌了神,绝不可能相信沈明柔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云贵妃闭门不见,虽说沈明柔是正妃,但流的是她的孙子。

  千求万求,沈家人终于拉下脸面,求见了我。

  沈明堂也入了宫,他气势汹汹地说绝对是许如璇那个女人污蔑明柔:「皇子后院,争宠手段本就污浊,绝不是明柔能应付得来的。

  「眀菀,你是明柔的妹妹,她自小对你那么好,你要为她做主!」

  我明眸微睁:「对我好?是故意将玉佩放在我房中,害我被父亲当着家仆的面打了二十鞭的好,还是令我在家学名声尽毁的好。」

  「你不要胡说。」沈夫人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明柔纵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也不至于是那样的人。」

  「娘,你在胡说什么,明柔怎么可能会有对不起她的地方。」

  她当然不愿相信自己娇养出来的名门淑女,居然是个蛇蝎心肠的恶人。

  「她自小就知道自己不是您亲生的,还能坦然无事在您面前装乖女儿,您以为,她能好到哪里去?」

  「你说什么?什么叫自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

  沈明堂愣在原地,不可置信。

  我没理会怔在原地的沈明堂,而是微微一笑:「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沈夫人,你这是要让本宫违背圣人先言呀。」

  「我是你娘,你非得这样对我吗!」

  向来端庄高贵的沈夫人看上去似乎伤心极了。

  我掸了掸羽毛薄扇:「族谱上,我母亲写的是沈姨娘,日后即便封赏诰命,也落的是沈姨娘头上,她才是我娘。」

  我自然不会让沈姨娘那个女人得享尊荣。

  但不妨碍我欣赏着沈夫人一点点灰败的脸色。

  沈家人用尽浑身解数,总算是让许家放过了此事。

  自那日后,沈明堂便时不时地送些东西进宫。

  宫女将东西摆在我身前,我看都没看:「以后拿出去分了就好,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

  中秋国宴,宫宴上,我端坐在萧翊的身侧,连云贵妃都只能坐我下首。

  宠爱一看便知。

  萧翊为我夹了筷斑鱼,见我面色不对,问:「怎么了?」

  我唇色泛白,捂住口鼻:「臣妾只是有些难受,不碍事的。」

  萧翊却冲一边的太监抬了抬眼,很快唤来太医为我诊治。

  太医将手放在我腕上,往后退了一步,面有喜色。

  「恭喜圣上,娘娘有孕了。」

  我唇瓣微张,不可置信。

  萧翊向来冷清的脸色也不禁露出一点笑意,当场下旨封我为珍妃。

  真真是云贵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遥遥望去,坐在下首云贵妃正盯着我肚子,恨毒了眼。

  可我看她也觉得有几分碍眼。

  入宫争的就是圣宠,我伏低做小那么多年,就算有一个人挡在我眼前,我也不舒坦。

  我月份渐渐大了,云贵妃便时常让沈明柔进宫来探望我。

  她知道我俩不合,不过打着恶心我的主意罢了。

  我自不能辜负她一片美意。

  冬日渐冷,沈明柔见了我,照例说些不中听的话。

  「都说生孩子是鬼门关,也不知道娘娘扛不扛得过去。」

  沈明柔刚想再说,宫中的猫蹿了出来,抓了沈明柔的衣物一道。

  「哪里来的猫?」

  沈明柔惊呼一声。厌恶地蹙了蹙眉。

  猫儿跑来跑去,打碎了玉瓶,一团东西从里掉了出来。

  宫女战战兢兢地拿给我。

  我望着那个巫蛊娃娃,惊叫一声,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便看着萧翊担心的模样。

  「朕派人查清楚了,是七皇子妃将这娃娃放入你宫中的。」

  「可明柔是我的姐姐,怎么会害我呢。」

  我扑在萧翊怀中,默默流泪。

  若是沈明柔不害我,自然是别人害我。

  证据很快呈到萧翊面前,指向了萧元昊。

  萧元昊是皇子,自然没必要害一个嫔妃,但如果是一个圣宠在身、孕有皇子的贵妃就不一样了。

  可我知道,这些还不够。

  查个巫蛊,禁卫在七皇子府中暗室,不仅查到了兵器,还有明晃晃的黄袍。

  黄袍呈上来的一刻,萧翊脸色变了。

  云贵妃跪在地上,向来精致的妆容也抵不住面上的灰白:「圣上,元昊怎么会造反呢,明明……明明……」

  可一封封的密信,皆证明了萧元昊用心不纯。

  萧翊正值壮年,七皇子却已经长成,他原本就是个冷血果断的人,即便是父子亲情,可威胁到帝王,也总归触犯了逆鳞。

  「毕竟骨肉亲情,圣上不如将七皇子流放出京,也好全了一场父子情分。」

  我体贴地替萧翊递了梯子。

  毕竟父杀子,不是什么好名声,一个被圈禁的皇子,这辈子已经废了。

  萧翊沉吟片刻,望着我应了。

  流放那日,我求了圣旨,去送沈明柔一程。

  沈明柔恨毒了我,骂我:「都怪你,一定都是你陷害我。」

  云贵妃只让她穿着有药物的衣服在沈明菀面前晃悠,没有让她放巫蛊娃娃!

  我看着她状若疯癫的脸,淡淡道:「有什么关系呢,总归都是想害我。」

  前面的人开始走动,沈明柔终于受不住了,穿着单衣,身上脚上皆有镣铐,哭着求我。

  「眀菀,以前是我错了,你放过我好不好,你是宠妃,一定有办法的。」

  我疑惑问她:「这不是你的好姻缘吗?」

  「总归是姐妹一场,我特地让圣上留住了你七皇子妃的身份,也不算是辱没你了,你安心地跟着去吧。」

  捡来的好姻缘,自然一辈子要绑在一块。

  开春,我生下了一个皇子。

  萧翊给他取名为萧元意。

  元意三岁时,萧翊封他为太子,许我回家省亲。

  以往笑我欺我的人,一个个站在我身前,小心殷勤地讨好。

  沈明镜触怒了圣颜,被贬下放,沈明堂没了以往的意气风发,沉默地站在堂下。

  沈夫人站在一旁,咬了咬唇,想要亲近我,却被宫中嬷嬷冷着脸拦在一旁。

  「这是你之前的院子,爹都让人打扫好了。」

  我爹殷勤地带我到了院子,里面的一草一木一如往常,只是里面的东西,却不是我那时能用得上的。

  「娘娘。」

  人潮散去,沈明堂却还站在原地,朝我行了一礼。

  他站在那,看着我,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说,最后却只是朝我致歉:「以往,是我对不住你。」

  我淡淡道:「本宫乏了。」

  夜晚梦中,我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时光,只是沈夫人揽在怀中的是我,沈明堂也高兴地叫着我:「眀菀妹妹。」

  回宫那日,我刚下轿辇,远远便有一个小团子扑进我怀中,暖糯地叫着:「娘。」

  三岁的元意指了指一边。

  「父皇也来了。」

  「圣上怎么来了?」我眸中惊诧。

  萧翊将我的手握着,屏退左右。

  意儿在前面笑闹,我跟萧翊一步一步踩在雪中,好似一对平凡夫妻。

  「我来接你回家。」

  (全文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