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节 这个儿子不能要了_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笔趣阁 > 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 第 36 节 这个儿子不能要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6 节 这个儿子不能要了

  我的寿宴上,万国来贺,百官朝拜。

  可我亲生的太子当众请命:

  「牝鸡司晨!恳请女帝还位于父皇!」

  群臣瑟瑟发抖,我不怒反笑。

  好一个匡扶正义的太子。

  对你太好了,给你整迷路了是吧?

  找不着北了都!

  我从不否认自己的皇位是抢来的。

  可当时的先帝,也就是我的夫君暮云归。

  于前朝,昏庸无道,任用奸佞。

  于后宫,宠幸贵妃,甚至妄图废了我这个皇后。

  整个朝廷乌烟瘴气。

  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只是在他搂着贵妃夜夜笙歌,君王不早朝的时候。

  我联合娘家,发起政变。

  暮云归坐上这个皇位,全靠我的娘家得力。

  手握半数兵权的将军府,任谁也不敢小觑。

  可他没有想过,我能扶着他坐上皇位,自然也能把他拉下来。

  一夕之间,朝廷变了天。

  反对之声不是没有,可太微不足道了。

  我昂首立于殿前,放眼望去。

  武将自然是支持我的。

  至于文臣,我只问道:

  「暮云归登基以后,可有政绩?

  「可曾为黎民造福?

  「可曾逼退边境戎族?」

  三问便让众臣哑口无言。

  待我登基以后,更是雷厉风行。

  出兵平乱,减除赋税,广纳贤才。

  反对之声渐渐消失。

  直到此时,我才去见暮云归。

  我自问是个很体贴的妻子。

  囚禁暮云归的时候,顺手把如花似玉的贵妃也关进去了。

  不是真爱吗?

  朝夕相对才是。

  不爱上朝?

  成全你!

  以后都不用去了!

  做到这个份上,跟许愿池里的王八也差不多了吧?

  奈何对方完全不领情啊~

  暮云归和贵妃对着前来探监……啊不!前来探望的我就是一顿输出。

  我挖挖耳朵:

  「说完了吗?

  「朕还有奏折要批,很忙。」

  暮云归怒不可遏:

  「你有何资格称帝?众臣不会同意的!」

  恰在此时,内监来报:

  「启禀陛下,内阁和军机的各位大人已经到了。

  「正在御书房等候陛下议事。」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暮云归大怒之下一顿猛咳。

  贵妃抓紧时间正气凛然:

  「沈昭!你敢谋朝篡位!

  「你有何资格当皇后!」

  我面无表情:

  「贵妃疯了,尊称都说错了。

  「你该称我为女帝或陛下。

  「来人,赐酒。」

  贵妃瞠目结舌,似乎接受不了进度条这么快。

  但内监已经端着毒酒逼近了她。

  我真诚道歉:

  「对不住,本来想多跟你说两句话。

  「奈何朝政繁忙。

  「贵妃多担待。」

  暮云归喊了半天「快来人」,可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他。

  这个怂逼也不敢亲自上前保护自己的真爱。

  于是眼睁睁地看着内监将毒酒灌进贵妃的喉咙。

  贵妃剧痛之下,面目狰狞,惨叫不止。

  别着急,至少要痛上三天三夜呢。

  我转头看向暮云归。

  他在巨大的恐惧之下,倒退三步,生怕我也请他喝上一壶。

  我不屑地笑了:

  「别怕,朕不会杀你。

  「毕竟你还是朕孩子的父亲。

  「江山,朕迟早会还给你们暮云家。

  「但皇帝,不能是你。」

  我和暮云归是赐婚,没的挑。

  生下嫡子也是我必然的选择。

  我从来没有把持朝政不放的野心。

  称帝一样是无奈之举。

  我现在只想把朝政理得盘正条顺,然后交给我的儿子暮云轩。

  毕竟百姓何辜?要摊上暮云归这么一个「千古一帝」?

  为此,我为暮云轩精心挑选太傅,让他读书明理。

  早早下了册封太子的旨意,为他理清前路。

  力排众议,让他从小接触朝政,只为耳濡目染。

  转眼十八年过去了。

  我想是时候了。

  我本想在我的寿宴上,正式下旨让太子监国。

  可我没想到,他却迫不及待地献给了我一份大礼。

  当「牝鸡司晨」的言论一出,寿宴上瞬间鸦雀无声。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暮云轩。

  我悉心培养了十八年的儿子。

  就是这么个蠢货?

  偏偏这货还洋洋得意地与我对视,根本没在怕的!

  一副「匡扶大义」的模样。

  还真有几个人跟风,下跪附议。

  我几乎气笑了:

  这是还有三五个知心小伙伴的意思?

  我不想当众给他没脸,只是面无表情地开口:

  「朝政之事,事关重大,朕自有安排。

  「今日乃是朕的寿宴,太子可曾备礼?」

  但凡他还有点脑子,就会发现我的称呼变了。

  原来我都叫他「轩儿」。

  今日我却唤了冷冰冰的「太子」。

  可他不仅没有脑子,还没有心。

  见我提起寿礼,他眼底一片茫然,显然是没有准备。

  我在心里冷笑:

  打得一手好算盘。

  这是认定了今日我会被逼退位?

  连寿礼都省了?

  我慢慢开口:

  「百善孝为先。

  「太子身为储君,更应该作为天下表率。

  「怎么连朕的寿礼都没有准备?」

  暮云轩被我怼得哑口无言。

  太子妃争先恐后地跳出来:

  「太子忧心国事,食不下咽。

  「小事上考虑不周,还望陛下海涵。」

  我好整以暇地看向她:

  暮云轩自己哭着喊着要娶的女子。

  大理寺卿家的嫡女。

  论身份并不高贵。

  但我自己吃够了赐婚的苦,在这方面并不愿意太委屈了他。

  「食不下咽?

  「朕看你们夫妻,近日倒是丰满了不少。」

  太子妃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

  我一声厉喝打断她:

  「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

  「朕乃一国之主!

  「与朕对嘴?怎么?嫌自己命长?」

  暮云轩这时倒是回过神,挡在了太子妃前面:

  「陛下!太子妃是本本分分的女子,与您不一样!

  「恳请陛下宽恕。」

  本本分分?

  那我是啥?!

  妖魔鬼怪?!

  我要是本分,此刻你我的坟头草都两米高了好吧?

  此刻,我意识到我错了。

  我给暮云轩铺的路太平了。

  以至于他已经忘了当年的绝境。

  彼时,我们被贵妃压得抬不起头。

  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

  那时,他曾对我说:

  「母后,以后我保护您!」

  我闭了闭眼。

  在位多年,我早已习惯杀伐果决。

  再睁眼时,我的眼中一片清明。

  事已至此,当断则断。

  我平静地开口:

  「各位爱卿。

  「太子所说,可有附议?」

  暮云轩一脸鼓励地看着在场的群臣,小声煽动:

  「各位大人别怕!

  「陛下岂能挡住天下悠悠之口?」

  群臣一个个头埋得很深,活像一群鹌鹑,浑身都写满了抗拒:

  我们不止怕!

  我们简直要吓尿了好吧!

  我看着太子两口子,在下面上蹿下跳地忙活。

  内心毫无波澜。

  我在位多年,自问有功无过。

  曾挽社稷于狂澜。

  曾救万民于水火。

  能立于殿中的,绝大部分都是朝之重臣。

  他们比我更清楚:

  我若此时撂挑子,万里江山不复!

  最后,我嘲讽地看着屈指可数的几个附议之人:

  「就这么几个人?

  「太子要不回去再招揽一些?」

  暮云轩此时终于发现:

  这与他想象的「虎躯一震,四方来投」不太一样。

  他脸涨得通红,讷讷地缩在了一边。

  我毫不掩饰内心的不悦:

  「朕不胜酒力,宴席就到这儿吧。

  「太子脑子不甚清醒,近日就在东宫好好待着!

  「无朕旨意,不得外出。」

  说完,我拂袖而去。

  回到寝殿,我对着空荡荡的半空中吩咐道:

  「去查。」

  「遵旨。」

  一声轻响过后,暗卫领命而去。

  我知道暮云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见他那个不成器的爹。

  那是我默许的。

  毕竟我虽然冷血无情,却希望我的儿子能活得像个真正的人。

  我缓缓开口:

  「是朕做错了吗?」

  内监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我晾了太子半月有余,却在今日召见了他。

  太子携太子妃一道而来,没有面圣,而是直接跪在了殿外。

  声称「触怒天颜,无颜面圣」。

  对此,我的内心波澜不惊,甚至还有点想笑。

  我教他治国之道,教他权衡之术。

  却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招数!

  想要给我没脸?

  那你们就在外面跪着吧!

  我淡定地批改奏折,召见群臣,一如既往地处理着朝政。

  而太子从一开始跪得正义凛然,到后来弯腰驼背,毫无风骨。

  太子妃更是累得几乎跪不住了。

  我颇为不屑:这刚哪儿到哪儿?

  直到政事处理完毕,我这才召他们进殿面圣。

  此时已经过了三个时辰。

  太子开口就是质问:

  「陛下何苦给儿臣没脸?」

  心好累!毁灭吧!

  我开口道:

  「不是太子主动跪于殿外,声称无颜面圣的吗?」

  太子妃再次抢答成功:

  「身为人母,自当为孩子考虑。

  「陛下此举,实为不妥。」

  我看向内监,对方心领神会。

  「唰拉」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小竹板儿。

  走上前对着太子妃就是一顿「左右开弓」。

  开玩笑!咱走的是人狠话不多路线!

  岂容你一个小小的太子妃三番五次挑衅!

  太子妃一阵惨叫,脸蛋瞬间肿起,还一道一道的,煞是喜感。

  太子傻眼了,想上前阻拦,却被按在了地上。

  他只得无能狂怒,疯狂嘴炮:

  「陛下!

  「你是要打死兰儿吗?

  「就像你杀掉贵妃那样?!

  「天子以仁爱治天下!

  「陛下此举!千夫所指!万民唾骂!

  「史书青笔,遗臭万年!」

  我还没来得及生气,太子已经被凌空抽飞了。

  他完全蒙圈了,捂着脸上的巴掌印,满脸都是:

  我不理解!

  这也没看见有人抽我啊?!

  闹鬼啦?!

  我在内心扶额:

  暗卫的隔空掌练得越来越好了。

  恍惚间,暗卫已经现身,跪在我的身边请罪:

  「卑职逾越,请陛下赐罪。」

  这批暗卫是打小就跟着我的,最艰难的时刻,也是他们陪我走过来的。

  当年为了护我成全,更是折损了一批,为我铺了一条血淋淋的登基之路。

  为首的暗卫沈一,更是早已超越了职责,更似亲人。

  他们知道我有多难,也知道为了暮云轩,我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暮云家的男儿,从来不止他一个。

  比他有野心的,大有人在。

  只不过被我一一剪除了。

  十八年来,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脑中的弦始终是绷紧的。

  这些,暮云轩没有看在眼里,但是暗卫有。

  所以他们不能接受暮云轩对我这么说话。

  哪怕他是太子。

  暮云轩此时也明白过来了。

  他冲上来想要踹沈一: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暗卫,也敢打本太子!

  「等我当了皇帝,把你们都杀掉!」

  还没等他靠近沈一,就被一巴掌抡得转了半个圈,随后跌跌撞撞地坐在了地上。

  我揉揉手腕道:

  「太子还不谢恩?

  「这可是朕御赐的巴掌。」

  太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母亲!你为了区区一个卑贱的暗卫打我?

  「怪不得父皇说你是蛇蝎心肠!

  「我真后悔当您的孩子!」

  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暮云轩,还有脸蛋高高肿起的太子妃。

  良久,我笑了。

  暮云轩之所以有恃无恐地挑衅,不过是仗着他是我唯一的儿子。

  他自信我无论如何不敢动他。

  可他太小看我了……

  我怎会没有后招呢?

  「既然如此,朕成全你。

  「传旨,暮云轩德不配位,褫夺太子之位。」

  暮云轩一时间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倒是太子妃第一时间一声惨叫:

  「不!

  「他是您唯一的继承人啊!」

  我毫不留情地看着她:

  「你若再说话,朕就把你的舌头拔了」

  「真当朕不知道你在背后做的小动作?

  「再传旨,太子妃德行有亏,降妻为妾,玉谍除名。」

  暮云轩此时终于回过神来了:

  「陛下!您当真要连最后一点亲情都糟蹋光吗?!

  「娶妻之事乃是我的自由,您怎能……」

  我一声厉喝打断:

  「闭嘴!

  「为了个女人,连脑子都没了!」

  还自由?是朕给你自由过了火!

  暮云轩被我一顿抢白,再也说不出来一句话,可脸上依旧是一种不服气的表情。

  我挥挥手,吩咐人将他当众逐出大殿。

  沈一犹豫再三,想要劝我。

  却被我挥手挡下:

  「放心,我心里有数。

  「该付出代价的,一个都跑不了。」

  不出一个时辰,整个上京都沸腾了。

  女帝亲手废掉自己唯一的儿子,当朝的太子。

  多劲爆。

  太子……啊不,现在只是一个光头皇子了。

  我甚至连亲王、郡王这种爵位都懒得给他赐。

  可别浪费百姓的赋税了。

  养他简直就是糟蹋!

  暮云轩倒是还算安静。

  可我深知「孩子静悄悄,必定在作妖」。

  特意派了暗卫去轮班盯梢。

  这一盯,还真发现问题了。

  暗卫来报,暮云轩府上,最近经常有穿着黑色长袍的人低调出入。

  因为对方格外小心,暗卫不敢贸然靠近,所以并未听到他们的谈话。

  另外,暮云轩近日还经常深入民间,面对百姓的时候,格外和蔼可亲。

  坊间已有不少传言,说暮云轩因为为民请命,惹恼了女帝,这才被责罚。

  我冷笑着听完:

  「雕虫小技,只会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招数!

  「看来他爹的教导也不过如此。」

  恰在此时,一个软糯的声音响起:

  「皇祖母不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

  我瞬间收起周身的戾气,笑着望去。

  一个团子一样的小孩子,直冲我扑来:

  「皇祖母!

  「烨儿回来啦!」

  这是暮云烨,暮云轩的嫡子,我的皇孙。

  如今不过六岁,奶乎乎一团,却常要做出一副大人的模样。

  自打他出生以来,便被我抱养在宫中,亲自教导,从未分离。

  暮云轩只以为此举表示对他的看重,得意之下,从未提出将他带回东宫。

  殊不知,这便是我的后招。

  只不过当时,我只是未雨绸缪。

  如今,便是箭在弦上!

  我笑着迎接扑到怀里的团子:

  「跟着镇国公去赈灾,可有收获?」

  前阵子水患频发,我的哥哥自请押送赈灾物资去前线。

  我便顺手把烨儿也丢给了他。

  长于深宫的继承人,永远撑不住这万里江山。

  烨儿从我怀里挣扎出来,规规矩矩地站好,一板一眼地回答:

  「烨儿所见所闻所感,皆写于奏折之中,恳请皇祖母一阅。」

  小大人似的模样,把我逗笑了。

  我接过来,认认真真地读完,不禁一叹:

  各地官员只知道水患影响政绩,急于去治理,却疏于对遭难百姓的安抚。

  烨儿年仅六岁,便看得透彻。

  他……比暮云轩更合适。

  此时,我的心中下了决定。

  第二天的早朝之上,群臣愕然发现:

  年仅六岁的皇孙,小大人一样立于朝堂之上。

  聪明一点的重臣,早已明白我的决定。

  偏偏暮云轩还洋洋得意,以为这是我给他的补偿。

  他冲着宗室之首的安王使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

  「启奏陛下,臣有一事启奏。

  「大皇子当日所请,虽然冒进,却也是一片赤子心肠。

  「陛下纵然不愿,却也不该褫夺太子之位。

  「储君乃是江山下一任继承人,不可谓不重。

  「恳请陛下,再立大皇子为太子,以安群臣之心。」

  说着,一撩长袍当即便跪下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太子心有戚戚,看向对方的眼神,简直就是再生父母一样。

  我冷笑:

  你猜他为啥支持你?

  不过就是与原太子妃有一腿。

  想着利用暮云轩谋夺皇位,然后再把他宰了,自己上位。

  可怜暮云轩一无所知,还以为是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对方。

  在「真爱」的一通忽悠下,心甘情愿被他们当枪使,与我作对。

  普通且自信。

  我并未去看暮云轩,而是面无表情地直视安王,目光几乎要直射到他的心里。

  安王心虚地直冒冷汗,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暴露了。

  在一片剑拔弩张的气氛中,我出人意料地开口了:

  「大皇子辛苦,来人!赐御宴。」

  暮云轩傻眼了。

  他想过我可能会勃然大怒,也想过我可能会迫于压力松口。

  但万万没想到,我剑走偏锋。

  瞬间,他就不知所措了。

  早朝草率收场后,我派人送了一桌绿油油的蔬菜宴给暮云轩。

  展示了一下我所剩无几的母爱。

  据暗卫来报:

  暮云轩召集了全府的谋士,对着这桌「绿宴」研究了足足三个时辰。

  做完这一切,我带着烨儿,去见了我那名义上的夫君。

  说起来,我们也有十八年未见了。

  暮云归见到我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瞬间警惕:

  「你是来杀我的吗?」

  我好整以暇地坐在内监搬来的椅子上,细细打量他:

  他老得很快,胡子拉碴,浑身散发着异味。

  身材也发福了,衣服破破烂烂地罩在身上。

  唯一没变的,是眼中对我的憎恨。

  「看你过得不咋样,朕就放心了。」

  暮云归嗤笑一声,目光从我保养得宜的脸庞上滑过:

  「你倒是过得不错。

  「可是凭什么呢?

  「这天下,本该是我的!」

  说话间,他就对着我冲了过来。

  烨儿下意识地挡在我的身前。

  可还没等暮云归靠近我,就被埋伏在房梁上的沈一踹飞了。

  「朕不是来跟你叙旧的。

  「你这些年暗地里教唆轩儿,让他与我作对。

  「这笔账是不是该算算了?」

  暮云归伏在地上,口吐鲜血,癫狂地笑了:

  「哈哈哈哈哈!我不能复仇,总有人替我复仇!

  「沈昭!你众叛亲离!

  「还有谁会爱你?!」

  微微恍神间,烨儿握紧了我的手。

  沈一一巴掌抽掉了暮云归的大门牙。

  暮云归漏风的说话声音,唤回了我的注意:

  「唔在滴狱哩等着尼……」

  我看着他口中黑漆漆的大洞,嫌弃地皱眉:

  「噫……」

  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暮云归脸色铁青。

  我起身离开。

  身后,沈一将匕首送进了暮云归的胸膛。

  是非恩怨,烟消云散。

  你自以为只要有暮云轩,我就不敢动你?

  可别忘了,是你将他推离了我的身边。

  自此,你和他,都不再是我在意的人。

  史书亦不留名。

  烨儿拉拉我的衣服:

  「皇祖母,你是不是不开心?」

  我低头看看他,没有回答,反问道:

  「你觉不觉得皇祖母狠心?」

  烨儿摇摇头:

  「皇祖母总有道理。

  「烨儿信皇祖母!」

  我笑着说道:

  「如果有一天,烨儿坐在这个皇位上。

  「记得,哪怕再亲近的人,只要于江山不利,便可舍弃。

  「反之,朝中肱骨,纵使说了烨儿不愿意听的话,烨儿也要冷静处之。

  「可曾记住了?」

  烨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烨儿谨记皇祖母教诲。」

  身后,沈一追上我们:

  「陛下,那人果然出宫去了。」

  暮云轩安插在宫里的眼线,忙不迭地给他送信去了。

  我知道他会沉不住气,从而抢先行动。

  我要的就是他们忙中出错。

  果不其然,三日后,上京外瘟病暴发。

  无数流民涌入上京。

  御医还未来得及着手应对。

  暮云轩已经贤德得混迹于病人中,安抚百姓,采药熬煮,姿态不可谓不足。

  并且很快他就拿出了一张药方。

  声称是自己带人研发的治疗瘟病的方子。

  病人喝下汤药之后,果然痊愈了。

  一时间,暮云轩在民间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我站在城墙之上,看上京一片兵荒马乱。

  好一个暮云轩!

  自导自演一出好戏。

  散播瘟病,深入民间,拿出药方。

  以此来逼迫于我。可他却从未想过,瘟病哪怕只传播一天,也照样会死人。

  他不在乎。

  他用百姓当作砝码,把黎民当成儿戏。

  想要太子之位?

  那就如你所愿。

  在暮云轩再次召集自己的小伙伴,提出册立太子的时候。

  我同意了。

  暮云轩先是懵逼了,随后一阵狂喜。

  眼角眉梢都是春风得意的样子。

  似乎觉得无所不能的女帝,终于被他逼上了绝路。

  太子册封大典的前一天,他特意跑来见我:

  「陛下,您终归是我的母亲。

  「儿臣也不想不忠不孝。

  「您杀了父皇的事,我也不跟您追究了。

  「只要您明日册封大典上,当着众臣的面,说自己身体不适,让位于我。

  「儿臣保证以后孝顺您。

  「您怎么看?」

  我怎么看?

  我看你长得跟个斑马似的,头头是道的!

  不过我并未当场拒绝他。

  只是说考虑一下。

  暮云轩就美滋滋地回去了。

  他似乎认定,我已经输了。

  次日的册封大典上,暮云轩春风得意。

  却不料,在他踏上台阶的前一刻。

  被沈一按住了。

  暮云轩扭头,一看是沈一,瞬间颐指气使:

  「怎么又是你?

  「我警告你,今日之后,我就是皇上!

  「你若跪下来求我,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一个全尸。」

  沈一不为所动:

  「大皇子,您挡路了。」

  暮云轩不明所以,刚想发作。

  却在看到我的瞬间,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牵着暮云烨的手,亲自陪他迈上台阶。

  暮云烨身上的太子服,晃得暮云轩眼睛疼。

  沈一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传陛下的话。

  「太子要立,但不能是你。」

  在暮云轩愣怔间,册封大典结束。

  暮云烨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太子,下一任继承人。

  良久,暮云轩爆发出一阵大笑:

  「好啊陛下!玩的一手好权谋!

  「可您别忘了!您从小就教我,做事一定要留后手。

  「您猜,我今日有没有后招呢?!

  「我猜,镇国公和京郊大营,被您派出去,至今未归吧?」

  说话间,喧闹声响起。

  一支全副武装的队伍,开始朝皇宫进攻。

  禁卫军来报:

  「陛下!戎族已经攻入上京!」

  「正在朝陛下逼近!」

  「请陛下先行撤离!」

  暮云轩疯狂大笑:

  「来不及了!

  「皇宫已经被包围了!

  「陛下,您聪明一世,可却想不透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吧?」

  我面无表情:

  「是你借着瘟病,流民涌入上京的时候,趁机带进来的。」

  暮云轩的大笑噎在嗓子眼,不上不下,面色尴尬。

  良久,他才挑衅般说道:

  「就算您猜到了又怎么样?

  「您还能力挽狂澜不成?」

  我看着他,失望透顶:

  「太子之位真的那么重要?

  「以至于你不顾百姓安危?引狼入室?」

  暮云轩大手一挥:

  「等我当了皇帝,自然会补偿他们!

  「一家发一锭金子!」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呢!!!

  一片混乱中,我不动如山地坐在龙椅上:

  「蠢而不自知!」

  暮云轩气急败坏:

  「你……」

  我缓缓开口:

  「你以为安王帮你,是被你人格魅力感动哭了?

  「朕送你的御宴那么明显,你都想不明白。

  「原太子妃和安王勾结,意图谋反。

  「你登基那日,便是你身死之时!」

  暮云轩不可置信地吼道:

  「不可能!你骗我!」

  内监将押于后殿的原太子妃拽出来,一把扔在暮云轩面前。

  同时,一沓信件被我扔到他的脸上:

  「你好好看看!」

  暮云轩看完信件,一脸被欺骗的模样。

  抽出一旁禁卫的刀,转向自己的真爱:

  「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对方梨花带雨地瑟瑟发抖:

  「我……我也都是为了您啊!

  「陛下把持朝政不放,朝中多是她的人!

  「不若如此,您如何能成大事?!」

  暮云轩一时间居然被唬住,愣在原地。

  就在此时,原太子妃看准机会,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刀,刺入了暮云轩的心脏。

  我猛地站起来,下意识地喊道「轩儿」!

  烨儿一声「父亲」脱口而出。

  暮云轩睁大眼睛,先是看看自己的真爱,随后颤抖着倒下。

  眼睛直直地转向我与烨儿,一行血泪流下,再也不动了。

  安王趁机大喊:

  「女帝逼死暮云家的继承人!

  「众位如何能跟随这样的人!

  「恳请女帝退位!」

  就在此时,外面的兵戈之声减弱。

  安王自信地看着我:

  「陛下。

  「我看,胜负已分了吧?

  「不若退位?彼此都体面。」

  我失神的目光从暮云轩的尸体上挪开,沉沉地看向安王:

  「是啊。

  「朕也觉得,胜负已分。」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镇国公带兵走了进来,一身杀伐之气。

  无视安王见鬼一样的眼神。

  他跪下开口道:

  「启禀陛下,戎族已被斩杀殆尽。

  「安王的私兵,亦已伏法。」

  我亲手扶起哥哥,转向安王:

  「你还有何话讲?」

  安王喃喃道:

  「不可能……」

  安王以为京郊大营不在上京,所以才有恃无恐。

  可他不知道,我早已将整支队伍,转移到了上京的暗道之中。

  戎族进攻那一刻。

  我的命令是:先保百姓。

  所以哥哥才姗姗来迟。

  得知真相的安王一脸灰败。

  眼见回天无力,只得俯首认罪。

  后来,安王与原太子妃,我交给了烨儿处置。

  听闻他毫不留情,直接下令杖毙。

  其余参与的人,也论罪处罚。

  事后,烨儿忐忑地问我:

  「皇祖母,你觉不觉得我狠毒?」

  我摸了摸他的头,笑道:

  「烨儿总是有道理的。

  「皇祖母相信你!

  「为君者,俯仰无愧于天地。」

  烨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自从那场闹剧过后,暮云烨开始正式走入朝堂。

  我手把手教他处理政事,他进步得很快。

  可我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大家都在传言,女帝被儿子的死伤透了心,治不好了。

  可我还是苟延残喘了十年。

  直至烨儿稳坐储君之位。

  在暮云烨十六岁这一年,我让位于他。

  次日,女帝薨。

  暮云烨登基的第二天,和群臣吵翻了天。

  有人说我终非正统,不能以皇帝之名记载于史书中。

  有人说暮云家两位继承人因我而死,功不抵过。

  对此,暮云烨一脸同意:

  「朕也觉得。

  「但是我觉得咱们说了不算。

  「怎么着也得让大家评评理对吧?」

  群臣点头同意。

  暮云烨大手一挥:

  「行!既然大家都同意了!

  「就以帝王之名记载吧!」

  群臣蒙圈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们没同意!

  你别瞎说!

  暮云烨一脸正义凛然:

  「你不记载,后人如何评说?

  「你们刚才可都点头了啊!」

  在暮云烨的一通大忽悠下,我终归是以帝王之名,记载于史册。

  是非功过,后人评说。

  番外一

  暮云烨登基以后,沈一找他辞行。

  暮云烨痛快点头同意,随即跟他闲话家常:

  「沈大哥准备去哪儿?」

  沈一赶紧表示不敢当这一声「大哥」。

  随后支支吾吾:

  「去……随便走走吧。」

  暮云烨挑眉建议道:

  「最好先往南边走,天气渐冷,北边不适合……你。」

  沈一傻了吧唧,赶紧点头表示同意,随后才反应过来:

  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什么冷!

  瞬间脸涨得通红。

  刚想解释什么,暮云烨拍拍屁股走了。

  边走边念叨:

  「没人疼,没人爱,我是地里的小白菜。」

  随手还丢给沈一一个大包袱。

  沈一翻开看看。

  都是一些常用药物,还有银票之类的。

  最后他拿着一个写着「红糖姜茶」的瓶子,灰溜溜地跑了。

  番外二

  「陛下……」

  我纠正道:

  「我不是陛下。

  「我有名字,我叫沈昭。」

  我死了,我装的。

  这辈子没为自己活过一天,总觉得亏了。

  江山,就留给暮云烨卷吧!

  我躺平了。

  沈一张张嘴,终归是叫不出这一声「沈昭」。

  他只得转而说事儿:

  「皇上他……似乎知道了。」

  我毫不意外:

  「他可是我亲手教出来的。

  「若是一无所知才奇怪。

  「以后,这天下就是他的了。

  「世间再无女帝,只有女侠沈昭。」

  沈一习惯性沉默。

  我笑着勒住马:

  「以后,我可发不出你的工钱了。

  「说不定自己都要沦落到讨饭吃~」

  沈一着急忙慌地分辩:

  「卑职有钱!

  「可以……给您花。」

  我回首最后望了望皇宫:

  「多年以后,还有谁会记得我这个女帝……」

  说罢,我一踢座下骏马,向着远方而去。

  沈一的声音追上来:

  「白驹虽过隙,青史亦留名。」

  (全文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