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节 后宫谋_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笔趣阁 > 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 第 38 节 后宫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8 节 后宫谋

  所有人都以为我深爱皇上,包括皇上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却知道,他只是我的武器。

  我娘是弃妇,我是野种,我爹沈珏是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傅大人,连当今皇上都要尊称一声老师。

  我爹出身寒门,和我娘早有婚约,在上京赶考前两人成亲,我爹一去不回。

  我娘为祖母守孝六年后,拖着年幼的我上京找我爹,才知道我爹六年前已经高中探花,和当朝太师独女成婚。

  我爹仕途正盛,把我娘安置在偏远庄子上,只丢下一句:「安守本分!」

  此后十年,我爹官至太傅,世人都说我爹乃朝中肱骨,为人高洁,就连先帝驾崩前都拉着我爹让他当了辅政大臣。

  而他的结发妻子和亲生女儿却连一口热饭都吃不上。

  我第一次对我爹沈珏有仇恨的时候是在我八岁那年寒冬,我娘病重,庄子上的人却视而不见。

  我千辛万苦找到太傅府,却被轰了出来,冰天雪地我跪在门前,只求一服药。

  沈珏拉着他的嫡女沈似锦外出归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沈似锦说了一句:「好脏的乞丐,让她去别的地方跪,别脏了门口!」

  沈珏温柔地抱着沈似锦进门,临走前让人赶我走,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我。

  我回去就病了,烧了三天,我都以为我要死了,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后来听说是我娘带着病体去太傅府跪了三天才请来的大夫。

  自此,我只觉得我身体里面有那个人的血才是真的脏。

  我对沈府都恨上的时候,是我刚及笄一个月。

  我娘希望我可以找个好人家,所以她求到了太傅府,进去了一天一夜,我着急万分,等再见到我娘的时候,她一身的伤痕,昏迷不醒。

  事后我才知道,是当日沈珏的夫人过寿,看见我娘觉得晦气,让人好好教训了一顿。这一顿打让我娘本就病重的身体更加不堪,大夫说熬不过这个冬天。

  我娘醒了之后,绝口不提太傅府的事,只对我说一句:「玥儿!娘定然给你找当世最好的男人!」

  之后我娘经常出门,却不告诉我她要做什么,直到一个月后,两个护卫抬着我娘的尸首回来,说我娘救驾有功,临死前的遗愿是希望我入宫伴驾。

  我伤心欲绝,自此这个世上我没有一个亲人了。

  我没有银子,所以葬礼很寒酸,娘被草草埋了,一副像样的棺椁都没有,沈珏没出现,连一个下人都没有过来。

  「小姐!要节哀啊!」

  小莲劝我。

  小莲是我和我娘来京路上捡的,当时她就要饿死了,跟着我们虽然穷困,但是还吃得上饭,这些年跟着我们也受了很多苦。

  我跪在我娘坟前,心中下了一个决定:我要沈家所有人包括沈珏,下跪求我娘原谅。

  第二天皇宫来人接我入宫,并且说皇上封我为才人,我上了轿子来到朱红色巍峨的宫墙前。

  沈珏站在宫门口,冷眼看着我,仿佛在看他这一生最后的污点。

  我下轿对着他微微施礼。

  「入宫后安守本分,很多东西不是你这种人能肖想的!」

  沈珏冷声道。

  我轻笑,只感觉这句话好讽刺。

  这个男人冷心冷肺,他读书的银子、上京赶考的银子,是我娘一针一线给人缝补赚来的。

  为他守孝他的双亲六年,成就他在老家的美名。

  我娘是安守本分了,结果正妻变弃妇,我变野种。

  现在让我安守本分,是因为现在的皇后是他嫡亲的女儿沈似锦吧。

  我低眉顺眼:「谢太傅大人提点!」

  沈珏满意我的态度,然后甩袖离开。

  我看着沈珏的背影,笑容更灿烂了,皇宫那一位不是我能肖想的吗?

  我偏不,我要得到他,只有得到他的宠爱,我才能跟沈家拼一拼。

  我带小莲跟着小太监来到延春宫,延春宫是皇后沈似锦的住所,新入宫的女子要等着她分配居所。

  小太监领着我到门口,就离开了。

  延春宫出来一个宫女:「皇后娘娘在小憩,不能打扰,你就跪着等吧!」

  我和小莲跪在门口,但是却已经听到院内传来嘻嘻笑笑的声音。

  「皇后姐姐仁慈,居然还让那种人来延春宫!」

  「是啊!这种人靠近些都脏了院子!」

  「听说她娘拼了命给她博了这个前程,有些手段!」

  「哼……皇上也是的,这种要求也答应,回头下面人有样学样可怎么得了!」

  ……

  议论声清晰地传到我耳边,我低着头不发一语。

  此时就听到一个轻咳声,议论声顿时消失,然后那个声音开口:「不得议论皇上,皇上仁慈,有人携恩索惠,一个脏东西而已,后宫这么大,总有地方安置!」我听出来了,这是沈似锦的声音,亦如当年八岁的她居高临下地说我跪脏了她的门前。

  跪了两个时辰,院内都是欢笑说话声,时不时还有太监宫女进去送点心和茶水。

  一直到有小太监来通传,皇上要来延春宫用晚膳,我才被小太监打发走。

  酸痛的膝盖让我走一步疼一步,我和小莲彼此搀扶着,跟着小太监走了许久,才来到一处好似荒废很久的院子。

  「玥才人!以后这扶风苑就是你的住所了!」

  花了五天时间,我和小莲把扶风苑收拾了出来,而这五天内务府送来的用度都是最次的,连一般二等宫女的用度都不及。

  而五天时间我也没有见到皇上,更别说侍寝。

  小莲端着有些发馊的饭菜进来。

  「小姐!再这么下去,我们可怎么活啊,前几天这饭菜哪怕有味道起码还够我们两个人吃,今日还不够一个人吃了!」

  我微微一笑,扎风筝的手也不停:「你都吃了吧!」

  「我跟小姐一人一半!」小莲把饭菜分好,「小姐!你得侍寝,否则我们活不下去!」

  我轻笑:「明天应该会吧!」

  第六日皇上下朝的时候,在路过御花园时捡到了一个风筝,回到御书房后,就让敬事房晚上送我去侍寝。

  满宫哗然,小莲异常兴奋,在我为数不多的首饰里面挑出几个好看的,要帮我装扮。

  而院门却被人踹开,一个老嬷嬷带着几个太监走了进来,他们打翻了我的首饰盒,撕碎了我的衣服。

  老嬷嬷我认识,姓吴,当年我跪在沈府门口,这吴嬷嬷就站在沈似锦身边。

  「抓住她!」

  吴嬷嬷指着我说道。

  两个小太监上前一左一右抓住我,小莲想上前,被人直接推倒在地,有太监直接控制她。

  吴嬷嬷上前就给了我一个耳光,力气大得出奇。

  「狐媚子的手段,上不得台面,这巴掌是老奴替皇后娘娘赏给你的,希望你端庄自持!」

  我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嘴里都是腥甜味,不过我没有恼怒,也没有哭诉,只是对着吴嬷嬷露出妩媚一笑。

  恼怒和哭只会让对方得意,笑是我现在唯一的武器。

  吴嬷嬷见此,又来了一巴掌:「别以为今晚可以侍寝,皇后娘娘已经让太医院给敬事房说了,玥美人今日有疾,不宜侍寝!」

  说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带着小太监们离开了。

  我跟小莲把满室狼藉收拾好。

  小莲一脸绝望,觉得侍寝无望,心疼地要给我上药。

  我拦住小莲要给我上药的手:「带着伤,皇上才会更加怜爱!」

  酉时敬事房的小太监还是来接我了,满宫哗然,听说延春宫碎了好几个上好的青瓷花瓶。

  我轻笑,看来沈似锦不了解当今皇上啊。

  我承认我卑鄙,我利用了我娘,今日是她头七,所以那个风筝上我写上了:惜别蹒跚依依送,今无母牵去影单。

  当今皇上自小无母,最能感同身受,看见我如此思母,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尤其这个女人还是为了救他而死,并且今日还是她的头七,独留我这个孤女。

  就算太医院说我病了,皇上也只会当我思母所致,更会来安慰我一番,怎么可能不见我?

  我被宫女带去沐浴,之后一丝不挂地被被子包裹着送到养心殿。

  来的时候敬事房的嬷嬷已经跟我说了侍寝的步骤。

  我一丝不挂地被送进房间,灯光朦胧,我看到了我娘给我找的那个当世最好的男人。

  龙章凤姿,器宇不凡,只是半倚在床榻,就有一种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威严。

  我看着他,这就是当今皇上,我娘为我找的最好的男人,也是我以后最大的依仗。

  他勾勾手指,我走近床榻,他好似例行公事一般开始。

  敬事房的嬷嬷说不可以弄伤皇上,会杀头,但是我的指甲嵌入了他的后背皮肤,虽未弄伤,但是必然很疼痛。

  我知道疼痛会增加男人的野性,别人端庄自持,侍寝小心翼翼,我不是别人。

  果然,他看向我的眸子更加幽深了。

  我不需要端庄自持,我只需要为我娘讨一个公道。

  按照吩咐,侍寝之后我就该离开,但是我却躺在床榻上,用枕头把屁股垫高。

  他淡淡地看着我:「想怀孕?」

  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我知道他有几分怒意。

  「我想有个亲人!」

  我开口,嗓子用得过度,有些沙哑。

  他没有说话,就安静地躺着,但是我知道他的怒意消失了。

  我知道这关算是过了,他不是傻子,我在头七放风筝思念母亲,却在床榻上如此迎合,这太让人起疑了。我需要一个亲人来弥补我这份孤苦,是最好的解释,想要一个亲人有什么错?

  他也是孤家寡人,自然理解这种心情。

  半个时辰后,我还是被敬事房送回自己的院子,随后吴嬷嬷气势汹汹地带着一碗补药来了。

  我知道那是去子药,但是我毫不在意地一口喝完,吴嬷嬷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我等她离开后,迅速地开始抠着喉咙,苦涩的汤药涌出来,呛得我一直咳嗽。

  小莲给我递水,在一旁心疼得直哭:「小姐你太苦了!」

  我笑了笑,这不算苦,这是盼头,我对付沈家的盼头。

  稍晚点,小莲兴冲冲地回来告诉我,吴嬷嬷被杖毙了。

  原因是皇上在皇后那边用早膳,吴嬷嬷布膳的时候,汤水溅到龙袍之上了。

  我笑了笑,抚摸着脸上残留的巴掌印,这是第一个。

  吴嬷嬷前脚刚被杖毙,后脚内务府就把我该得的份例送来了。

  小莲喜滋滋地看着这些绫罗绸缎还有珠翠钗环:「小姐!这些都好漂亮啊!」

  我扫了一眼:「收起来吧!」

  这些我一件都不能用。

  我还在丧期,内务府送来的东西没有一个是素净的,显然是沈似锦那边出手了。

  如果我戴了用了,皇上那边对我一丁点的好感只会荡然无存,沈似锦是觉得我没用过好物,抵挡不了这些诱惑吧。

  第二晚我再次侍寝,皇上已经三年没有连续两晚招同一个嫔妃侍寝了,后宫中议论纷纷。

  我知道这只是皇上食髓知味而已,贪图我和他别的嫔妃不一样罢了,但是这股新鲜劲只是暂时的,我需要的是抓住现在这个机会。

  这一次侍寝回来,我就看到院子里灯火通明,一个女人端坐在院子里面,旁边候着好些丫鬟。

  我看着那张脸有些熟悉,和沈钰有几分相似,明眸皓齿确实端庄,沈似锦还是忍不住来了。

  我行礼:「皇后娘娘万安!」

  沈似锦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一如当年那样。

  一个小宫女端着汤药走到我身边。

  沈似锦开口:「两个选择,归顺本宫,或者一直无子孤苦伶仃!」

  我没有说话,起身端起汤药一饮而尽。

  沈似锦冷冷地看着我:「不安分守己只能死!」

  说完直接离开。

  此后御膳房给扶风苑送来的饭菜再次变成剩饭剩菜。

  「小姐!要不要跟皇上提一下?」

  小莲看我日渐消瘦,有些心疼地说道。

  我笑了笑:「这样比我们以前吃不上饭要好多了,克扣饭食而已,能有多大罪?有些东西我不说,皇上也看得见,一件两件无所谓,十件百件那就不一样了……」

  恩宠消磨得多了,那就没了,我是如此,沈家也是如此。

  皇上喜欢六安瓜片,最好用八分热的水来泡;皇上喜甜,最喜欢芙蓉糕;皇上膝盖有旧伤,连续站一刻钟会酸胀,需要按摩缓解……我记住他所有的喜好,哪怕是他隐藏很深不希望被人察觉的,我都细心观察到了。

  我服侍得越来越好,我出入养心殿的次数越来越多,连带着伺候皇上的太监宫女看见我都客客气气地叫一声「玥才人」!

  沈似锦也更加急躁起来,如意苑的芳美人就是她的马前卒,我整日不出扶风苑,她们根本没机会,只得在小莲去取份例的时候扣住小莲,逼迫我出门。

  芳美人的贴身小宫女面色不善地看着我:「才人还是赶紧去吧,小莲冲撞了我们美人,要是去晚了,我们美人不痛快了,把小莲送去辛者库,那就不好了!」

  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就起身跟着小宫女出了院子,远远看见御前的小太监正朝着扶风苑走来,时辰刚刚好,不过我却没有跟他打招呼。

  来到御花园,就看到小莲跪在地上,两个小太监押着她,芳美人坐在凉亭中把玩着手中的一串珍珠手串。

  我上前行礼:「芳美人万安!」

  芳美人也不叫我起身,她娇笑一声:「想见玥才人一面真是难啊!」

  我低着头不说话,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大胆玥才人!指使贱婢摔坏皇上御赐给本美人的珍珠手串,该当何罪!」

  芳美人怒斥。

  我嗤笑一声,真是拙劣的计量,沈似锦就这种手段?

  我还真是高看她了,沈钰把她宠成了废物。

  见我发笑,芳美人直接上前给了我一耳光:「不知悔改,看来要本美人给你一个教训了!」

  我硬生生地受了这巴掌,总要留点伤这场戏才能唱下去。

  「来人!掌嘴!」

  芳美人看着旁边两个小宫女说道。

  那两个小宫女,一左一右来到我身边。

  小莲挣扎着说道:「不关我们才人的事,是奴婢的错,要打就打奴婢……」

  芳美人冷笑:「你们主仆一个别想跑!给我打!」

  两个小宫女一左一右架着我,一个老嬷嬷上前,铆足力气一巴掌朝我打来。

  此时一个森冷的声音响起:「住手!」

  皇上出现得毫无征兆,在场众人都瑟瑟发抖,只有我最是清楚,今日是我去御书房的日子,小莲也是我特意安排出来的。

  那么多人虎视眈眈地盯着我,那我就杀鸡儆猴一下。

  皇上的视线在我脸上停留了一刹那,我感觉到他看到我的巴掌印后,呼吸粗重了几分,这是我服侍他这么长时间细心观察到的。

  「芳美人损坏御赐之物,贬为选侍!」

  皇上拉着我离开,手上的力气有些大。

  留下一脸惶恐的芳美人等人。

  来到御书房,御医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皇上坐在一边没说话但是气势十足,御医胆战心惊地给我上药。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皇上走到我面前。

  「你不争不抢在宫里会吃亏的!」

  我伸手给他膝盖按摩起来:「刚刚走得急,会疼吧?」

  他没说话,任由我按摩起来。

  等我回到扶风苑的时候,院子已经焕然一新,所有的陈列都换了新的,连带着还多了几个伺候的宫女。

  随后传旨的小太监过来宣旨,封我为美人。

  整个皇宫都陷入诡异的安静,我就像宫里一个特殊的存在,皇后不待见我,皇上却宠爱我,那些妃嫔不敢得罪皇上也不敢得罪皇后,所以没有人来恭贺,也没有人来找碴。

  我知道在对付沈家的道路上我往前走了一大步了,因为我在皇上心目中已经有一定地位,值得他为我废了一个美人,这次试探一举两得。

  不过这还不够,我抚摸着肚子,只有生下一个孩子,我才能真的有底牌。

  一连三个月,我每月都会侍寝两次,这已经比肩沈似锦了,但是三个月我还是没有怀上孩子,当然沈似锦也没有。

  说来奇怪,皇上身为太子时还有侍妾诞下两个小郡主,反而成为皇上后,后宫却无人怀孕。

  沈似锦嫁给皇上三年,一直没有怀孕,没有子嗣,就算她是沈钰的女儿,皇后的位置也不是那么稳,想必她比我还着急。

  不过我也着急,男人的新鲜很难维持半年,尤其那一位还是皇上,我的时间也不多。

  我需要一个机会,让皇上真正觉得我不同于后宫其他女人。

  一个月后万寿节,皇上过寿全国同庆,后宫也是热闹非凡。

  当晚皇上在御花园设宴,三品官员可入宫贺寿,嫔位才可列席。

  我是唯一一个以美人之位坐在席上的,虽然坐在最尾端,但是足见皇上的宠爱。

  我坐在宴席之上,看着朝臣对着皇上祝寿,看着后宫妃子莺莺燕燕,只感觉十分无趣。

  视线落在百官之首那个位置,沈钰端坐着,一副遗世独立的模样,对于来敬酒的官员不假辞色。

  他的视线时不时落在帝后身上,我看到他嘴角带着淡淡的弧度,显然是在看沈似锦。

  沈似锦突然起身,走到正中对着皇上盈盈一拜:「皇上!臣妾今日身子不爽利,找了御医看了,已经有一个半月的身孕了!」

  此言一出,全场安静,随即爆发出热烈的议论。

  我看到沈钰嘴角的弧度加大了不少,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我看见沈似锦转头,看了我这个方向一眼,眼神中都是藐视。

  众臣祝贺,后宫妃嫔也围着沈似锦恭贺。

  我笑了笑,原来皇上让我参加宴席,沈似锦没动手脚,是想让我看这场戏。

  可惜我跟后宫其他妃子不一样。

  我起身走出御花园,此时众人围着帝后,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这个小小美人。

  小莲扶着我,来到假山旁。

  等了不过半刻钟,一个冰冷的声音就在我背后响起:

  「让你安守本分,你却好高骛远!」

  沈钰从假山后走了出来,我毫不意外,微微欠身:「太傅大人找我何事?」

  入宴会之前,我院里的一个小太监偷偷给我塞了纸条,让我在御花园一见,落款是我娘的名字。

  我知道这是沈钰要见我,用我娘的名字,只是怕留下把柄而已。

  对于我院子里有沈钰的眼线我毫不吃惊,他钻营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点后手,御书房伺候的,说不定都有他的眼线。

  沈钰上前抬手就要给我一耳光,我后退一步避开。

  沈钰脸色一变:「放肆!」

  对于我躲开他这一巴掌,让他极为恼怒。

  我笑道:「太傅大人在后宫殴打皇上的妃子,到底是谁放肆?」

  「本官教训你,是你的福分,别忘了你什么身份,入了后宫居然敢给似锦添堵,要不是看在你娘的分上,本官早就废掉你了!」

  沈钰声音森冷,言语都是自信,似乎对废掉一个皇上的宠妃也毫无难度。

  我毫不示弱地看向沈钰:「我娘?你有什么资格提她?至于我什么身份不劳太傅大人操心!

  「太傅大人叫我出来是想给沈似锦出气,那请恕我不奉陪!」

  说完我转身就要走。

  「站住!」

  沈钰冷声道。

  我并未止步。

  沈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好好守着似锦生下太子,不要再出现在皇上面前,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本官还可以让你娘入我沈家祖坟,否则别怪本官不挂念最后一丝父女之情!」

  我脚步不变,嘴角勾起,真是可笑,沈家的祖坟我娘才不稀罕,葬进去都嫌脏。

  沈似锦以为怀孕就可以抓住皇上了?我就偏偏不让她如意。

  皇上过寿,皇后有孕,不用多说,都知道今天晚上皇上必然是歇在皇后的延春宫,内务府都知趣地没有请示皇上侍寝问题。

  宴会结束,朝臣振奋,因为皇上要有嫡子,不出意外就是太子,国本稳固。

  后宫却各有心思,皇后有孕,皇后之位也稳固下来,那些盯着皇后的妃子只能偃旗息鼓。

  延春宫中,皇上刚进去不久,就有人发现有扶风苑的宫女来请皇上。

  有好事者稍加打听,就知道是玥美人的贴身丫鬟小莲来请皇上,说是玥美人心绞痛,想让皇上去看看。

  后宫众人议论纷纷,有人嗤之以鼻,觉得玥美人恃宠而娇,居然敢在今天这种日子来皇后宫中抢人,真是无知鲁莽。

  有人却在看好戏,这是玥美人入宫这么久第一次明目张胆和皇后作对,想看看皇上是什么反应。

  我知道此时后宫肯定议论开了,后宫看似很大,但是这种消息传播得也快,我揉捏着手中的面团,旁边炉子的炭火已经起来,热水已经煮上。

  我计算着时间,差不多皇上也来了,就把面条下了下去,随意汤了几根小白菜。

  听到院子里面传来皇上驾到的通传声,我把面条盛到鸡汤里,放了几根小白菜点缀。

  此时房门推开,皇上面色不善地走了进来,看到我的一刹那,他面色明显一怔。

  我知道我要的效果达到了,此时我挽着袖子,满手的面粉,脸上都是残留的面粉,旁边还有揉面的案台。

  「皇上!我刚做的长寿面!我娘说,过寿要吃长寿面,今年才会平平安安一整年!」

  我单纯地笑着,说着最普通的话,和刚刚万寿宴上那些舌灿莲花的祝福语完全没法比,但是我看到皇上眼神中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情绪,我知道我成功了。

  他缓步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擦去我鼻尖的面粉,我有些懊恼地低下头:「臣妾是不是很狼狈?」

  后宫的女人都给皇上做过美食,连骄傲的沈似锦每日都亲自给皇上炖补品,但是她们都是穿戴整齐、风风光光地送去的。

  这样皇上怎么可能感动,当然要让他看到亲自制作的场景了,面案、炉火,还有如此狼狈的我。

  「玥儿!你很美!跟母后一样美!」

  皇上低沉地说着,他接过长寿面,认真吃了起来。

  万寿宴大家都在祝贺,但是都把他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只有我把他当家人,记得这是一个要吃长寿面的生辰,不是满朝文武在一起交际的万寿节。

  饭毕,皇上直接拦腰抱着我入了寝殿。

  这一晚他异常兴奋,低头在我耳边说道:「玥儿!以后叫我阿烨!」

  皇上全名叫凌烨,当今世上能叫他名字的人只有先皇和先皇后。

  我低头娇羞:「阿烨!」

  「玥儿!为我生个儿子吧!」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知道这一局我赢了。

  我被封为昭仪,是后宫晋升最快的一个,后宫都知道我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就算怀孕的皇后都要暂避锋芒。

  我侍寝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甚至有几次侍寝后凌烨让我在他的寝殿好好休息,不必回扶风苑。

  内务府的人见风使舵,我的扶风苑华贵程度成了仅次于皇后延春宫的存在,那些对我冷嘲热讽的妃嫔见到我能躲就躲,也不敢跟我为难。

  终于三个月后我怀孕了,凌烨特别高兴,服侍我的宫女太监全部有赏银,我母亲的坟墓被皇上下旨重新修葺,凌烨每日都要来看我一次。

  这是沈似锦都不曾有的恩宠,沈似锦怀孕已经五个月了,凌烨只去看过一次。

  小莲一日三炷香求送子娘娘希望我一举得男,但是我知道,我这胎不一定能留得下来,沈钰肯定不允许。

  在我怀孕第二个月的时候,后宫陆续又有几个妃子怀孕,沈似锦的怀孕就好似打破了什么魔咒,一下子让整个太医院都忙碌起来。

  听说延春宫的瓷器换了一批又一批,好几次半夜延春宫还叫太医过去安胎,显然沈似锦气恼后宫大批量的怀孕。

  在沈似锦怀孕第六个月的时候,延春宫传来消息,沈似锦小产了。

  原因是我派人送去的香囊里面有让人流产的药物。

  我微微诧异,跟着传召的小太监来到延春宫。

  我刚进入延春宫就听到沈似锦悲痛的哭声,我看见阿烨坐在正中,门口跪着好几个太医,屋子里面的宫女和太监跪坐一团。

  沈似锦看到我,挣扎地要从床上起来:「贱人!害本宫的皇儿!」

  但是被身边的嬷嬷拉住了,沈似锦刚小产,全身虚弱,也没办法起身,只能躺在床上对我咒骂。

  我对着阿烨行礼,然后又对着沈似锦欠身行礼。

  「你有什么要说的?」

  阿烨的声音传来。

  我微微摇头:「跟臣妾无关!」

  沈似锦怒道:「任你如何狡辩也没用,东西就是你的贴身丫鬟小莲送来的,小莲已经承认了,是你指使的!」

  沈似锦刚说完,有宫人就拉着满身是血的小莲进来了,她跪在地上,看着我:「昭仪!对不起!」

  我被关进扶风苑,想了一晚上我突然明白许多,我本以为自己是棋手,现在看来我一直是棋子。

  阿烨第二天来看我,他双眸都是血丝,显然昨夜也没休息好。

  「相信朕!」

  他只说了这句话就要走。

  我缓缓开口:「阿烨!让太傅大人入宫吧,我帮你!」

  凌烨脚步一顿,回头看着我。

  我笑了笑:「我想明白了,小莲是你的人对不对?」

  凌烨没有否认:「皇后那胎不能生下来!」

  我点头,我明白,昨夜我已经想通了,为什么凌烨登基后满宫都没有怀孕,是凌烨自己不想让人怀孕,更不想让皇后怀孕。

  因为沈钰辅政,却一直把持朝政,如果沈似锦有了太子,凌烨这个皇帝位置就尴尬了。

  「你在这里好好养胎,等我解决了他,我封你为皇后!」

  凌烨是囚禁也是保护。

  我笑了笑:「阿烨!还是让我来吧,我了解沈钰,他会防备你,但是不会防备我,我帮你解决后患!」

  入夜的时候沈钰还是来了。

  我坐在榻上,烧着水,看到他进门,指了指旁边:「太傅大人坐吧!」

  沈钰没说话,走到一旁坐下。

  我给他倒了一杯茶:「太傅大人尝一尝!」

  沈钰端起呷了一口:「手艺不错!」

  「是太傅大人给我请的老师教导得好!」

  我放下茶壶。

  沈钰端着茶杯的手一紧。

  我笑了笑:「八岁那年我开始恨你,可是就是那么巧,我们庄子来了个逃难的妇人,茶艺一流,琴技无双,擅揣测人心,她专心教导我,我甘之若饴,学得很好,尽得真传!

  「我娘是最希望我能过普通人日子的,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怎么救驾?她就算救驾也怎么可能希望我入宫当妾?她这辈子最恨妾室!」

  这句话好似刺痛了沈钰,他狠狠地放下茶杯:

  「你放肆了!」

  我笑了笑:「太傅大人才是放肆了,太傅大人嗜权恋栈,从辅政变摄政,如今都开始觊觎皇位了!」

  沈钰把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满脸的怒容:「放肆,你敢跟我这么说话?!」

  我笑道继续说:「太傅大人继续砸吧,这杯子我多得很,今天不砸,往后就没机会砸了!

  「我好奇的是太傅大人这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来今日是鸿门宴,你来了就走不掉了!」

  沈钰深吸一口气看向我:「你确实生得好,长得好,也聪慧,比起似锦,你最像我!

  「我是皇上的老师,我最了解他,皇上是真龙天子,等他亲政,也是我的死期,这一天迟早要来,但是我不甘心,我从寒门走到如今万人之上就是因为我有野心,真龙天子又如何,我的子孙也可以是真龙天子!」

  沈钰面色潮红,显然开始兴奋起来,他紧盯着我微微凸起的腹部。

  「为父没看错,似锦不行,你却可以,你把皇上拿捏得死死的,没让为父失望,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是我的女儿,你都姓沈,你的孩子都有我一半的血脉,就算我死,我的子孙也可以是龙子龙孙!」

  说到这里沈钰的眼神都炙热起来:「就算我死又如何,我还是赢了,我的子孙后代都是龙子龙孙,也会登上那个位置!」

  我看着有些癫狂的沈钰,所以他早知道自己要死,现在赴死是已经觉得自己要赢了。

  我掏出匕首看着沈钰:「你以为你赢了?」

  说完我狠狠地朝着自己的心口扎了进去。沈钰八年前就开始布局,利用我的恨,一步一步牵着我入宫,我娘因为他的野心而死,我因为他的野心入宫。

  而我只是他和阿烨的棋子,沈钰利用我满足他的野心,阿烨也在利用我摧毁沈钰。

  我是他们的棋子,但是棋子又如何,我照样让他们满盘皆输。

  我看到阿烨带着侍卫冲了进来,看到血泊中的我,他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惊慌。

  我知道最后赢家还是我,棋手执棋的时候就不要对棋子动情,否则棋手亦是棋子。

  「皇上!太傅大人杀我!他说要为皇后娘娘复仇!」

  我刚说完,鲜血就从嘴里喷出。

  侍卫们把沈钰擒住,几把刀架在沈钰脖子上。

  沈钰看着我,嘴里都是愤怒的嘶吼:「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胆子……你这个贱人……」

  沈钰疯狂地要冲过来,被侍卫们直接按在地上,我看到他眼中是绝望,然后他被拖了出去,我心中异常畅快。

  娘!我为你报仇了!

  我笑了,鲜血从嘴角疯狂地溢出,杀害宠妃和龙子,沈钰必死无疑。沈家必死无疑,他多年苦心谋划又如何,只要我死,他一无所有。

  凌烨怒吼:「宣太医!」

  我笑着看着凌烨:「阿烨!我帮你办到了,以后你自由了,你可以做主了,你要做优秀的帝王!」

  凌烨摇头,眼中都是惊慌:「玥儿!你别死!你还要当我的皇后,给我生孩子呢,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一个人?」

  我颤抖着伸出手,擦去他眼角的泪:「阿烨!我爱你!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哪怕生命!」

  我感觉身体开始发软,有东西从身体里面快速流失。

  我看到凌烨眼中的惊慌和绝望,我心中是满意的,终究是我赢了,他这辈子会活在无边的悔恨之中,哪怕他是帝王!

  我缓缓地闭上眼,结束这烂透的一生,也是满意的一生,我毁掉了两个当世最优秀的男人。

  耳边传来凌烨的嘶吼:「玥儿……」

  玄武五年,明帝凌烨登基五年后禅位给其侄,于松原山澜山寺出家为僧!

  (全文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