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节 美人谋_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笔趣阁 > 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 第 45 节 美人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45 节 美人谋

  我爹柳原高中探花那日休了我娘,因为他说我娘不守妇道,趁他入京赶考,与人私通,怀了孽障,而这个孽障就是我。

  我祖父找我爹理论,却被我爹拿我娘浸猪笼做威胁,让祖父不敢闹的太过,可惜我爹一心休妻,祖父气得一病不起,不出十天撒手人寰。

  我娘撕心裂肺,要不是顾念肚子里面的我,只怕投河自尽了。

  我爹说念在我祖父资助他读书多年,只休妻不浸猪笼,乡亲们都说我爹知书明理,宅心仁厚。

  转头我爹就娶了那年主考大人的千金为妻,同年那千金生下一个女儿,比我还早出生半个月。

  我娘知道此事后,抱着还在襁褓中的我,来京城告状我爹始乱终弃,害死祖父,却被当成刁民杖打了三十大板,那一顿打差点要了我娘的命。

  我娘状告无门,却心中不甘,就留在了京城。

  我娘摆摊谋生,就有小混混来掀摊子捣乱,我娘种庄稼过活,就有贼人破坏庄稼,我娘去大户人家做工,就会被冤枉偷东西,被一顿好打。

  最严重的一次,是我五岁那年贪凉弄得发烧病重,我娘没有银钱抓药,就把祖父留下的遗物当了一两银子准备给我抓药,却刚出当铺门口就被人抢走。

  那一两银子就是我的命,我娘拼了命的追,在柳府的后巷看到贼人进了柳府。

  一次是巧合,次次就不是巧合了,我娘再笨也知道这些年都是我爹折磨我们。

  那一次我记得我娘是满身伤痕回来的,额头都是血迹,并且肿成青紫色,手里还抓了一包带血的药。

  我娘看着我说:「淳儿!你一定要往上爬,才不会被人看不起!」

  过了多年我知道,我娘在柳府门口给柳原和他夫人磕了两百个头,才求得他们还了那一两银子买了药。

  也是那一次之后,我娘放下了脸面,带着我进了青楼春江月,她想把自己卖给春江月,她跟春江月的妈妈说不要银钱,只求一碗饭让母女活下来。

  我娘这么做是因为她之前在一个大户人家做工,听人说春江月的老板大有背景,说是皇亲国戚。

  她觉得柳原不敢惹皇亲国戚。

  春江月的妈妈不要我娘,却看上了我五岁的我,但是我娘不同意,硬生生跪在门口七天,那妈妈也就点头同意了。

  我娘在春江月后厨打杂,不许我进春江月,我小时候不懂事,时常偷偷跑进春江月。

  看那些漂亮姐姐只是笑着说说话,那些男人就拿着银票疯了一样要求那些姐姐看看他们。

  我羡慕无比,还在家中自己给自己装扮,学着那些姐姐的说话和动作。

  被我娘发现,一顿好打,打完我后抱着我痛哭,我不忍我娘伤心自此,也就不去春江月了。

  十六岁这年,皇上驾崩,新皇登基,娶了柳原的女儿柳卿卿为后,彼时我才知道柳原已经成为当朝首辅了,他那个主考岳丈一路扶持他,把他推上了这个位置。

  我在街上看着柳卿卿十里红妆嫁给皇上,异常的羡慕。

  当天晚上我做好晚饭等着我娘回来,可是一直等到丑时,春江月的妈妈带着我娘的尸身过来了。

  她说我娘冲撞了贵人,被打死了…

  晴天霹雳一样的消息,让我崩溃。

  事后春江月的妈妈告诉我,我娘那日出门买菜被送嫁的柳原和他的夫人看见了,觉得晦气就找人教训了一下,就是那一顿打没掌握好力度,让我娘跟我天人相隔。

  春江月的妈妈看着我说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别犯傻,在京中无权无势,你是斗不过他们的。」

  说完给我留了十两银子就离开了。

  我用十两银子给我娘办了丧事,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三天三夜,我决定报仇。

  我找到春江月的妈妈,希望她帮我入宫。

  那妈妈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她思量许久后,让我回家等着。

  十日后,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来到我门前,他上下打量我一番问道:「怕死吗?」

  我摇头。

  他又问:「会什么?」

  我道:「抓住一个男人的心!」

  来人大笑,随即离开。

  又过了十日,我果然入宫了。

  我身份是松江县县令之女,如今我叫周淳儿,成了皇上的周才人,入住景福宫,这一次跟我一起入宫的还有其他几个才人。

  入宫第一天,一个小太监悄悄跟我说了一句话:「主子说让你十日内侍寝,这是你第一个任务…」

  我点头表示明白,我知道这是春江月背后之人的试探,看我有没有本事,值不值得他帮忙对付柳原。

  我本以为侍寝是很简单的事,但是等入宫五天我才知道是我想的简单了。

  这五天别说侍寝,就算皇上的面我都没见过,甚至因为位份低,我都没有资格去给柳卿卿这个皇后请安。

  不过这五天我倒是听了很多关于柳卿卿的传闻,听说这个柳卿卿成为皇后才一个月就打死了她宫里好几个宫女,只因为皇上多看了这几个宫女身上几眼。

  另外还有良妃被她罚跪在御花园三个时辰,只因为良妃当月侍寝比她多一次。

  ……

  宫中人敢怒不敢言,因为柳卿卿的父亲柳原是首辅,文臣之首,而且柳卿卿的外祖是前首辅,虽然已经告老,但是门生遍布朝野,谁人敢惹?

  对此我是开心的,从柳卿卿身上可以看出来柳家走不远,欲要其灭亡,必使其疯狂。

  第八日皇上依然没有让我们这些新入宫的才人侍寝的意思,我知道我得想办法了。

  晚上宫里就有人开始私下传,景福宫的周才人十分爱慕皇上,连晚上睡觉呓语都叫着皇上。

  这个话很快也传到了柳卿卿的未央宫。

  第九日未央宫的宫女让我们这些新进宫的才人去未央宫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那宫女在我门口趾高气扬的吩咐,眼中带着幸灾乐祸,我低着头,装作胆战心惊的模样。

  我跟着一众才人跟在宫女后面前往未央宫,其他才人离我远远的,她们都觉得我死定了。

  进入未央宫,我们这些位份低的排在最后面,绷着了身子等着前面的嫔妃给皇后请完安后才能轮到我们。

  等了一个时辰左右,我们全身酸痛,才终于轮到我们进去请安。

  柳卿卿坐在正中央,被众人拥簇着,显得异常的端庄华贵,只是双眼中带着厉色,让人胆寒。

  「皇后娘娘万安…」

  我上前行礼。

  柳卿卿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她旁边的管事嬷嬷开口了:「周才人这规矩是谁教的?如此不成体统,来人啊,好好教导她。」

  我装作害怕的模样,急忙跪下。

  此时那些嫔妃捂嘴偷笑。

  一个嬷嬷拿着戒尺上前:「请才人重新行礼!」

  我好似受惊的鸟儿慢慢起身,再次行礼。

  「啪…」

  戒尺直接抽在我的膝盖处发出清亮的声音。

  「膝盖弯的不够,再来…」

  那嬷嬷冷声道。

  我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一副柔弱模样。

  「啪…」

  戒尺再次打在我的腿上。

  「手没有放平,再来…」

  嬷嬷继续说道。

  一声声再来,一下下抽打,加上我梨花带雨的模样,让我看起来异常可怜。

  我一下跪在地上:「皇后娘娘饶命啊…」

  我这话肯定会刺激到柳卿卿,只有刺激到柳卿卿她才会更加仇恨我,那我的下场也必然很惨,也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让那一位看到。

  果然我的话刺激到了柳卿卿,她直接起身,拿起嬷嬷的戒尺就对着我打了起来。

  「贱人!一个县令之女还敢肖想皇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本宫今天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什么是安分守己…」

  戒尺啪啪的打在我的身上,那些围观的嫔妃和才人大气不敢出,她们知道皇后娘娘这是杀鸡儆猴呢。

  我忍着剧痛,感觉应该差不多了,随即就感觉胸口的闷痛感袭来,我微微一笑,轮到我出招了。

  我一口黑血直接喷了出来,随即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众人吓得花枝乱颤,柳卿卿也愣住了,有个小才人颤巍巍的指着地上的黑血说道:「周才人这是中毒了吗?」

  此话一出,众人齐齐看向柳卿卿。

  我被送回景福宫,御医也很快赶来,我半昏迷着,还是有意识的,我听到柳卿卿咒骂御医废物,听到柳卿卿说要彻查这件事。

  我心中暗笑,怎么可能查得到,这毒不是真的毒,是春江月的头牌绿萝给我的。

  是绿萝的一个西域恩客给她的,绿萝把说了八百遍的卖身葬父的凄惨遭遇跟那西域恩客说了,他深信不疑,只要来京城做生意必然为了绿萝花大把的银子。

  这毒药是那恩客千辛万苦找到的,一共两颗药丸,吃一颗就会假死,吃半颗就好似中毒吐黑血,但是只要简单的解毒药剂就可以解毒。

  他说让绿萝带着丫鬟假死跟他走,一定娶她为妻,绿萝表面感动,但是心里却嗤之以鼻。

  用她的话来说,男人没有深情,男人的嘴是最毒的毒药,可以说世上最好听的话,也可以说世上最伤人的话,只有银钱不会骗人。

  我迷迷糊糊感觉到御医给我灌下去解毒药剂,然后隐约听见有人说:「皇上驾到!」

  我微微睁开眼,皇上穿着明黄色的龙袍,身上好似带着光,面容俊逸,此时他眉头微皱,显然心情不佳。

  柳卿卿带着众嫔妃行礼,皇上却没有看她,而是走到我的床边。

  此时我也恰巧睁开眼,就好似刚看见皇上,然后猛的说道:「皇上快走,有人下毒,这里危险…」

  说着嘴里还涌出淡淡的黑血,一副为了皇上安危不顾一切的模样。

  我虽然不常去春江月,但是我从春江月的姑娘身上看出一点,想要让一个男人怜惜你,就要让那个男人感觉到你可以为他付出生命,遇到危险第一就能想到护着他。

  此时我就是如此做的。

  果然皇上的眉头微微松开,上前握住我的手,声音带着怜惜:「别怕,朕在这里,朕看哪个宵小敢动手!」

  这一夜皇上留在了景福宫,不过却也只是陪着我睡了一觉,并没有行房事。

  这让我有些诧异,我们这个皇上居然还是个君子,春江月的妈妈一直说我的样貌如果来春江月必然可以成为头牌,没想到皇上居然坐怀不乱,真的只是陪着我睡了一晚。

  御医给我开了几付解毒剂,我的情况也好转不少,皇上为此还赏赐了御医。

  第二日一早皇上下旨封我为美人,还拨了几个太监和宫女给我用,听说未央宫那边砸碎了好几个茶盏。

  内务府带着这些人过来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那日在我耳边传话的小太监,内部房总管叫他小喜子。

  我让人退下,招了小喜子过来问话:「我的任务算完成了吗?」

  皇上不招我们侍寝,我这次也算铤而走险把皇上引过来了。

  小喜子躬身道:「主子说美人不算成功,因为没有真的侍寝。」

  我心中一沉,春江月的老板还真是厉害,昨夜我房中事他都能知道。

  「今天才是第十日,还不算晚…」

  我看向小喜子:「既然你主子这么厉害,那就帮我传两个消息…」

  小喜子躬身:「美人请说…」

  「皇后柳卿卿殴打嫔妃,嚣张跋扈,更有毒害嫔妃的嫌疑,想办法让这个消息传遍后宫和前朝。」

  「在朝上弹劾柳卿卿的父亲首辅柳原教女无方。」

  我说完看着小喜子。

  第一个消息是为了完成任务,第二个消息是为了我自己,同时也是为了试探。

  小喜子听完我说的,直接躬身离开。

  不到半个时辰小喜子就回来了,随后后宫就开始传出皇后柳卿卿嫉妒成性,毒害嫔妃的传言。

  柳卿卿靠山确实很硬,打死宫女折磨嫔妃无人敢说,但是毒害嫔妃就不一样了。

  下午就听说御书房上了很多弹劾柳原教女无方和皇后柳卿卿德不配位的折子。

  小喜子看着我问道:「美人这是要借助主子来报仇?」

  我看着小喜子:「我在试探皇上的想法…」

  说完我就没有再开口了,小喜子明显还想问,但是自知身份,不敢僭越。

  昨日皇上来景福宫的时候,对待柳卿卿明显态度不好,这让我觉得皇上是不喜欢柳卿卿也不喜欢柳原的。

  往深里想也正常,柳原乃文臣之首,他在朝堂那文臣还敢说二话吗?皇上还需要这种朝堂吗?

  所以皇上必然是不喜欢柳原的,而柳卿卿更过分,嫉妒成性,打死宫女,责罚无罪嫔妃,之前皇上无法发作,我这件事正好是个契机。

  如今因为我这件事,柳卿卿和柳原都要被弹劾,皇上应该会高兴吧。

  我为皇上出了气,那我作为受害者,皇上能给什么赏赐?

  这不用想也知道了,新入宫的女人需要什么?必然是侍寝了。

  果然傍晚的时候从御书房送出来两个圣旨,一道是送到未央宫的,罚柳卿卿抄佛经十卷修身养性,一道是送到柳府的,斥责柳原教女无方,让他闭门思过一个月的。

  满宫哗然,嫔妃们都乐得看笑话。

  随后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就来到我的景福宫传旨,说晚上皇上要来用晚膳。

  小喜子笑着恭喜我:「美人得偿所愿了,不过美人这么做,已经彻底得罪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手段狠辣,美人只是县令之女,没有靠山,只怕侍寝后会被皇后娘娘除掉。」

  我笑了笑:「我早有准备。」

  小喜子见我稳操胜券的模样,也没有多说什么。

  晚膳的时候皇上果然来了,关心了几句我的身体,然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他的神色里面我看出他很高兴,晚膳还喝了两杯酒。

  之后一切水到渠成,我也顺利侍寝,成了皇上真正的美人。

  早膳皇上是留在我这边用膳的,只是刚吃了两口,小喜子就匆匆进来说道:「启禀皇上,未央宫送来一碗补药,说是皇后娘娘赏给周美人的。」

  我微微一笑,柳卿卿果然没让人失望,就算被罚,依然嚣张霸道。

  皇上刚刚登基,暂且无子,柳卿卿那边希望可以生嫡长子,所以对于没有势力的嫔妃在侍寝后都会送去一碗名为补药,实则是避子汤的汤药。

  皇上用膳的手都没有停顿,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既然是皇后心意,那就送进来吧。」

  小喜子闻言退了下去,不过还是给我投来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我假装没看见,还一脸感动的看向皇上:「皇后娘娘心善,嫔妾真是感动,晚些时候嫔妾去给她请安,也让后宫人看看,嫔妾和皇后娘娘没有不合,皇后娘娘下毒的传言都是假的。」

  皇上嘴角勾起:「你身子刚好,不用去了!」

  我乖巧的点头。

  此时一个嬷嬷端着还冒着热气的汤药走了进来,那嬷嬷我也认识,正是拿着戒尺打我的那位。

  她对着皇上先行礼,随后把汤药递到我面前:「美人快些用吧,免得辜负皇后娘娘一番心意!」

  语气中都是轻慢和看不起。

  我笑着接过,随后就喝了起来,只是刚喝了五六勺,我突然猛的吐出一口黑血。

  那嬷嬷和皇上全部吓到了。

  小喜子赶忙去请御医,皇上瞪着嬷嬷,直接吩咐人拿下嬷嬷。

  御医赶来后一查验,我又中毒了,跟昨日的毒一模一样,而那碗避子汤里面发现了一样的毒。

  人赃俱获,未央宫送给我的补药有毒药,柳卿卿不等皇上下令彻查,直接推了那嬷嬷出来顶罪,说嬷嬷跟我有私怨,所以才下毒。

  我笑了笑,对于柳卿卿能如此及时的壮士断臂还是赞赏的,因为这件事如果查下去,那她的皇后之位就真的坐不稳了。

  首先皇后娘娘给嫔妃送避子汤这一件事就够御史各种弹劾了,那不管有没有真的毒害嫔妃,此事被闹大,她也要吃下这个亏,所以还不如及时找个替罪羔羊。

  皇上可能也不想跟柳原撕破脸,所以也接受了这个说法,斥责了皇后驭下不严,发俸一年。

  然后赏赐了我各种补品,还赐了我一个封号为柔,另外允许我不去未央宫请安。

  之后皇上还连续陪了我三天,让后宫一下子知道柔美人是皇上最宠爱的嫔妃。

  因为这三天皇上一直都在,小喜子也没找到机会跟我说话,第四天小喜子才跟我说:「主子很满意美人您,主子说以后合作愉快,您需要什么都可以说。」

  我笑了笑,总算彻底在后宫站稳脚跟了,一颗药分两份,有始有终还找到了替罪羊,把我自己摘了出去,也让柳卿卿对我忌惮不敢轻易动手,这一步棋我做得很险,还好我成功了。

  之后我就假装中毒伤了身子,整日闭门不出,后宫的嫔妃也没有来打扰我,她们都在观望,想看看柳卿卿怎么对付我。

  可惜柳卿卿因为皇上的警告,也怕中毒事件再次被翻出来,反而暂时没找我麻烦。

  良妃一直给我释放善意,经常让宫里的宫女给我送来各种补品,我知道良妃在拉拢我,但是此刻的我根本没有任何资本跟她们玩,所以我也假装不知道。

  我一直装成一个因为被下毒两次而害怕到不敢出院子的人,后宫的人都嘲笑我是病美人,柔弱不能自理,很符合皇上赐的柔字,确实是个柔美人。

  只有每次皇上招我侍寝,我才会走出景福宫,皇上还问过我为何不出去走走,每次我都抱紧皇上,装作胆战心惊的模样。

  「臣妾害怕…只有在皇上身边,臣妾才感觉安心。」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娇弱的,语气是对皇上的依恋,我相信任何男人听到他的女人如此说,都会有无限怜惜的。

  毕竟这个嫔妃在他的面前被人毒害,还是连续两次。

  我说完这句话后,皇上抱紧我:「别怕,朕在呢…」

  我偎依在皇上怀里:「皇上,我想生个皇子陪陪我行不行?」

  我装了这么久,铺垫了这么久,装可怜扮柔弱,就是为了这句话,我问出这句话后,心中是打鼓的。

  柳卿卿给各个无背后势力的妃嫔送避子药的事,皇上必然是默许的,毕竟中宫生嫡长子也是有好处的,当然其他嫔妃先生子也不是不可以,所以想生皇子必须要皇上同意。

  我没有势力和柳卿卿柳原斗,我依靠的只能是皇上还有皇子,至于春江月的背后老板,今日可能帮我,明日或许也会害我。

  皇上感受我在他怀里微微颤抖,轻轻拍了拍我的背,点点头:「好,给朕生个皇子…」

  我的心顿时安定下来,我的第二步终于迈出去了。

  之后侍寝确实见不到了未央宫的补药,而我侍寝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两个月后我依然没有怀孕,我心中不由的有些着急起来。

  因为我的时间不多,之前为了侍寝铤而走险,肯定会引起一些有心人注意,毕竟我的身份是假的。

  柳卿卿我不怕,但是柳原不一样,能爬到首辅之位,虽然有前首辅的推动,他本人如果没本事也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我现在这个身份能不能经受得住柳原的调查。

  不过连续过了三个月,柳原都没有动静,我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小喜子见我如此笑着说道:「美人放心,奴才的主子安排的身份,外人绝对查不出问题。」

  我闻言也不反驳,心中基本上也对春江月背后之人有了个大概猜测。

  小喜子见我不说话,就问道:「美人进宫不是要来报仇的吗?怎么一直不见动静?」

  「如果美人一直没有怀上龙子,难道一直要等着?」

  我扫了一眼过去,小喜子顿时住嘴。

  我听出他一些意思了:「你主子着急了?」

  小喜子自知多嘴了,连忙低下头。

  虽然他没回我,但是我也看出来了,春江月背后的人也要对付柳原,而且比我还着急,那他身份的范围就更加小了。

  小喜子之后去了一趟内务府,一直到晚膳时分都没见回来,我找人去内务府问了一下,内务府回话,小喜子自请去了慎刑司。

  我笑了笑也就没追问了,继续用晚膳,可是刚吃一口,就感觉胃里一阵泛酸恶心。

  我一喜,终于等到了吗?

  我请了御医过来诊脉,果然是怀孕了,刚一个半月。

  我这景福宫附近都是各宫的耳目,所以消息瞒不住,不出半个时辰,整个后宫都知道我怀了皇嗣。

  皇上过来的时候是脚步生风的,我看到他眉宇间都是笑意,知道也是高兴的。

  「小松子,通传六宫,柔美人少而婉顺,长而贤明,封为柔婕妤。」

  皇上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小太监就躬身退了下去。

  我起身要跪拜谢封,却被皇上直接拦腰抱住,放到床榻之上:「有了朕的骨肉,就要当心些,以后这些俗礼就不用做了。」

  我笑着应了。

  不出一刻钟,皇后柳卿卿就带着一群嫔妃过来了,她们先跟皇上行礼,随后柳卿卿就来到我的床榻前。

  「皇上,柔婕妤这一胎是宫里第一胎,这景福宫太小,不如迁到我未央宫,我亲自给柔婕妤安胎。」

  柳卿卿说道。

  我嘴角勾起,柳卿卿开始急了。

  不等我开口,皇上就直接一锤定音:「淳儿身子不好,不易迁宫,皇后和其他人没事少来景福宫打扰,都退下吧。」

  柳卿卿呼吸一滞,随后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带着其他人离开。

  一连半个月,各宫妃嫔果然没有人来打扰我,皇上赏赐了各种珍贵的药材,皇上也连续半个月都歇在我的景福宫。

  我让人注意未央宫动静,不过得到的消息却是未央宫风平浪静。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开心的,因为我知道柳府肯定要出手了,否则柳卿卿不可能这么安静,只是不知道出手的是柳原还是他那个夫人。

  最好是他的夫人出手,我娘亲受的屈辱,我要一点一点讨回来。

  又过了半个月,留意未央宫的宫女偷偷过来跟我说,柳府夫人进宫了。

  果然半个时辰后,未央宫的小宫女就过来找我过去。

  小宫女还怕我不去,就开口:「柔婕妤,柳夫人入宫还带了柔婕妤你的一个故人,你确定不去看看吗?」

  我心中冷笑,那就去会一会吧。

  我跟着小宫女一起来到未央宫,刚进院子我就看到柳卿卿和一个跟她有五分相似的中年美妇坐在亭中,不用说那人应该就是柳夫人,当年柳原抛妻弃子都要娶的那一位。

  而她们旁边跪着一个人,对方低着头,我一时之间倒是没看出是谁。

  我缓步走到柳卿卿面前,欠身行礼,刚准备起身,旁边的柳夫人开口了。

  「就这么跪着听吧,一个贱民而已。」

  我嘴角勾起,起身看向柳夫人。

  柳夫人见我如此,眼中闪过厉色:「果然不懂规矩,怪不得之前还顶撞皇后娘娘,今日需得好好教训你一顿。」

  柳夫人的话刚落,她身后两个嬷嬷直接走了出来,两人撸起袖子,朝着我走来。

  柳夫人看着我冷笑。

  「你也别反抗,你看到地上跪着那人了吗?」

  「她是松江县县令夫人的陪嫁丫鬟。」

  「柔婕妤你认识吗?」

  说完柳夫人和柳卿卿都露出得意的笑容。

  两个嬷嬷走到我面前,其中一个甩开膀子给我一个耳光,这个耳光我硬生生受了,如果不受了这个耳光,怎么有证据?

  就在另外一个嬷嬷也准备打我的时候,我后退几步避开这巴掌,冷声道:「莫离,你就眼睁睁看着我这个主子受辱?」

  一个小太监上前,一脚一个把两个嬷嬷踹翻,莫离是皇上在我怀了皇嗣后赏我的,说是功夫不错,可以护我。

  柳夫人脸色一变:「放肆…」

  我冷笑:「柳夫人才叫放肆,皇后娘娘在后宫行为不端,原来是柳夫人教导的结果,我乃婕妤,柳夫人见到我要行礼问安…」

  「如今柳夫人不光不行礼问安,反而对我大打出手,这是以下犯上,是大不敬…」

  「柳夫人在后宫行事张扬,动辄就要教训皇上的嫔妃,柳夫人是觉得柳原这个首辅已经可以凌驾皇上之上了?」

  我冷冷的看着柳夫人和柳卿卿。

  柳夫人气的用手指着我,却说不出话来,柳卿卿脸色铁青:「你冒充松江县令之女入宫,如今我们人证物证俱全,你跪下认罪,你还敢对我娘无理?」

  我冷笑:「你们最好先搞清楚我的身份再跟我叫嚣,柳夫人你最好现在跪下求我原谅,否则之后就不是简单的下跪就可以接过的了。」

  柳夫人气得直翻白眼,她是真没想到我身份被揭穿还敢如此对她。

  挣扎的要过来打我,我一下子避开,直接一脚踹出去,柳夫人被踹了个狗吃屎。

  众人哗然,那两个嬷嬷要上来,但是有莫离在场,她们也不敢动,只能去扶柳夫人。

  我扫了一眼被吓傻的柳卿卿,然后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那人,然后转身离开。

  「莫离,把柳夫人在后宫嚣张跋扈,带着嬷嬷要掌掴皇上宠妃的事,原封不动的告诉良妃,她会知道怎么做的。」

  莫离一躬身,随后快速离开。

  我出了未央宫,就给自己脸上加工了一下,随后就找了御医过来医治。

  良妃的动作也是够快,前后不到半个时辰,柳原的夫人在宫中耍威风,掌掴皇上妃嫔的事整个后宫都知道了。

  后宫知道等于前朝也知道了,而我作为受害者,一路回自己的院子,宫女太监自然看到我脸上的伤,也有御医过来治疗,铁证如山。

  至于柳夫人那边,我冷笑不语,她腹部的那一脚是我踢了,但是她敢让人看吗?

  除非彻底不要脸面给大夫看,她受得了,柳原这个首辅受得了吗?

  御史闻风而动,直接参奏柳原治家不严,柳原夫人以下犯上。

  前有教女不力后有治家不严,如此能力怎堪大用?

  一个一个奏折送到皇上的案桌上,当天晚上皇上就来了我的院子。

  皇上看着我,眼神幽深。

  我笑着看着皇上:「这不是皇上你想要的吗?」

  皇上眉头轻皱:「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轻笑:「从小喜子去慎刑司的时候。」

  皇上走到我身边,抱住我:「那朕从哪里露出了马脚?」

  我说道:「首先相传春江月的背后老板相传是皇亲国戚,而当日来见我的那个男子喉结太小,我就怀疑是个太监。」

  「所以我入宫后让小喜子去散播两个消息,第一个消息是针对后宫的,第二个消息是针对前朝的,这个不光是对付皇后和柳原,也是试探春江月背后老板。」

  「能同时让前朝后宫都闹起来的人可不多,而且连我和皇上没有行房事对方也知道,还对柳原极为不满意。」

  「这么多条件都符合的,当今天下,也只有皇上您了。」

  皇上轻笑:「朕倒是小看了你。」

  我在心里还补了一句,皇上连续八天都不招新入宫的才人侍寝,本就奇怪了,太过刻意了,反而让我一下子就缩小了很多范围。

  「但是皇上还是最后赢家,如今柳原被人弹劾,皇上可以趁机削了他一部分职权了。」

  我笑着说道。

  皇上松开我,仔细打量我一番:「你很不错,配生下朕的皇子。」

  「柳原是有把持朝政的嫌疑,但是罪不至死,朕不能表面帮你,你只能靠你自己去解决,倘若你真的能复仇成功,朕给你天下最尊贵的位置。」

  我笑了,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我知道这些对柳原不是最根本的伤害,最多让他脱一层皮而已。

  果然没有两天,柳原就上了一封奏折,大意是自己精力有限,让出两个内阁位置,另外把柳夫人送去寺院静思己过。

  我知道这个结果丝毫不意外,柳原只爱自己,旁人都可以牺牲。

  皇上得了两个内阁位置,自然是高兴无比,象征着斥责了几句,此事也就作罢。

  当天晚上柳府就送了一个礼盒到了我的院子,说是赔罪的。

  莫离帮我打开,里面是血淋漓的四只手,还有一个随开的玉佩,上面雕刻了松江县三个字。

  莫离准备拿去丢掉,我却拦住了他,这东西总要给皇上看看啊,不然皇上怎么给我安慰?

  这四只手明显是那两个嬷嬷的,那那松江县的玉佩明显是告诉我,彼此别逼得太过,否则大家宁为玉碎玉,柳原说是赔罪,其实也是威慑我,不过对我没有作用。

  晚上皇上为了安抚我,还特意封我为妃。

  而我也要开始收网了,我写了一封信,让莫离送去柳府。

  第二日柳原给宫里递了牌子,然后就来了我宫里。

  柳原看到我脸色微变,我轻笑:「父亲可好?」

  我的样貌和娘亲有七分相像,柳原应该能看出来的。

  柳原听到我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随后迅速收敛。

  「没想到是你…」

  我给柳原倒了一杯水:「父亲请坐!」

  我的称呼让柳原皱眉,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走到我旁边坐下。

  「你到底要干什么?」

  柳原低声问道,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我笑着抚摸了自己的肚子:「父亲别怕,我们过去的恩怨都过去了,如今我是皇上的宠妃,还怀了皇嗣,这胎如果是个皇子,就是皇上的长子,如果…」

  「如果我是皇后,那他就是嫡长子,立嫡立长他也该是太子才对。」

  「以后我是太后,父亲您说我们柳家是不是就是第一家族了?」

  我说得很明显了,柳原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你是要跟卿卿抢皇后的位置?」

  我笑着看向柳原:「抢?父亲说笑了,这皇后位置又不是天生就是柳卿卿的,父亲你也看得出来,我和柳卿卿谁更厉害,你这么多年审时度势走到今天位置可不容易,我和柳卿卿你应该很清楚选谁。」

  我的话让柳原沉默下来,半响之后他问道:「你母亲的死…」

  柳原没说完,但是我知道他这是在试探,是个人都不可能对父母枉死无动于衷,所以我必须配合他的演出。

  「我恨你还有你那夫人,但是为了我还有我的皇儿,父亲你必须好好活着也必须是首辅,所以我们的合作前提是柳夫人必须死…」

  说不恨柳原必然怀疑,但是把利弊说清楚,柳原才会放心。

  柳原再一次沉默,半响之后,他起身:「老臣告退…」

  等柳原离开,我看向屏风后面:「出来吧!」

  柳卿卿满脸气愤的走了出来。

  「如何?」

  我看着柳卿卿,笑的格外恣意。

  柳卿卿瞪着我:「没想到你居然是那个孽种,还真是让本宫没想到,怪不得一直挑衅本宫。」

  「你也别得意,你以为怀个了皇嗣就能让父亲支持你吗?」

  「别忘了,我母亲可是前首辅之女,你想杀她?痴人说梦。」

  我大笑,笑得柳卿卿的脸色更加难看:「你笑什么?」

  我止住笑容:「柳卿卿,你还看不透柳原吗?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他能抛弃我娘,也会抛弃你娘,就看谁的价值更高而已。」

  柳卿卿冷哼,直接离开,她走得很急,显然是准备通风报信了。

  莫离从暗处走出来:「娘娘你怕她给柳夫人报信吗?」

  我笑道:「就是让她报信,只有柳夫人知道真相才会从尼姑庵回来和柳原闹起来,她刚去尼姑庵没两天就回来,这是打柳原的脸,逼柳原早点做选择啊」

  第二天一早,莫离就跟我说:「昨夜柳夫人匆匆回府。」

  我笑了笑:「那就看戏,我那父亲会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

  第三日柳府传出消息,柳夫人感染了急症,去世了。

  消息传出来,柳卿卿就带着浩浩荡荡的人来到了我的景福宫,她双眼通红,整张脸都是扭曲的。

  看到我就要扑上来,莫离直接上前拦住她:「皇后娘娘,皇上已经吩咐了,你不可来景福宫。」

  柳卿卿完全不听劝,直接怒吼:「周淳儿,你好狠的心肠,害死本宫母亲,本宫绝不放过你。」

  我笑着看着柳卿卿:「皇后娘娘是不是记错了,您母亲是急症暴毙,消息还是柳首辅传出来的,难道您怀疑柳首辅杀妻吗?」

  「这可不能乱说,否则柳首辅那边生气,对皇后娘娘你也不好!」

  我缓步走到柳卿卿面前,在她耳边低声道:「柳卿卿,你完全没作用了,你的位置保不住了,今日是你母亲死,明日或许就是你了。」

  柳卿卿脸色煞白,然后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等柳卿卿离开,我看向莫离:「你是皇上的人,应该知道未央宫有没有皇上的人吧,安排一下,让那人跟柳卿卿煽风点火几句…」

  莫离低声问道:「说什么?」

  「告诉我们的皇后娘娘,她不光有柳原这个首辅,还有一个前首辅的外祖啊。」

  「如果我和柳原都没了,她皇后娘娘的位置还是很稳固的…」

  我缓缓的坐下。

  莫离脸色微变,深深看我一眼。

  半个月后,柳卿卿在未央宫设宴邀请我和柳原。

  我轻笑,这一次我是真的笑了,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

  陪我过去的只有莫离,他是皇上的眼线,皇上一直不放心我,莫离也一直跟着我。

  进了未央宫,柳卿卿和柳原已经在席上了,看到我进来,柳卿卿起身笑道:「妹妹你可算来了,本宫和父亲等许久了…」

  我眉毛微挑,柳卿卿这个戏演的真拙劣。

  我笑着走了过去,柳原微微抬头,视线落在我的肚子上,不过只是一瞬间就移开了。

  柳卿卿拉着我坐下,然后才说道:「今日是家宴,本宫刚刚和父亲说好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团结一心,等妹妹你生下太子,我们共同抚养!」

  柳原点头:「自当如此!」

  柳卿卿端着酒杯递给我,示意大家一起喝一杯。

  我没接,柳卿卿看向柳原:「爹爹,妹妹还在气本宫以前的鲁莽…」

  柳原看着我,面带不悦:「你姐姐已经认错,不用揪着以前的小事,平白让人看笑话。」

  小事?我娘的死,我和我娘十六年的苦难,告诉我这是小事?

  不过想想也对,柳原眼里只有自己,别人的事对于他当然是小事。

  我接过柳卿卿手中的酒杯,然后当着两人的面直接喝下。

  看着我喝下杯中酒,柳卿卿露出满意的笑容。

  柳卿卿重新坐下,看着我和柳原,然后缓缓说道:「爹,其实女儿一直很敬重你,你也教导女儿很多,女儿在这里再敬你一杯。」

  柳原缓缓点头,喝了杯中酒,然后才说道:「你好好做这个皇后,和你妹妹一起联手,以后朝堂和后宫都是我们柳家说了算。」

  柳卿卿笑了起来:「爹爹说得对,我会好好做这个皇后的,所以请爹爹你成全…」

  柳原此时觉得不对劲了,他深深的看着柳卿卿,眼中带着审视:「你要做什么?」

  我笑了起来:「我亲爱的爹爹,你还没有发现吗?柳卿卿要杀你啊…」

  柳原脸色大变,随即就感觉腹部传来剧痛,他不敢置信的看向柳卿卿。

  柳卿卿在我说出那句话,脸上闪过异色,不过瞬间就恢复过来,她看着我说道:「你猜出来又如何?我们就三个人,本宫和爹爹都中毒,只有你没事,你百口莫辩。」

  此时柳原已经开始口吐鲜血了,柳卿卿嘴角也流出淡淡的血迹。

  柳卿卿计划很好,她给自己下少量的毒,这样柳原中毒而是,她也中毒了,那唯一没中毒的人就是凶手了,铁证如山。

  我笑着看向柳原:「爹爹,被自己千宠万爱长大的女儿毒害,有什么感想?」

  柳原会防着宫里所有人,但是不会防着柳卿卿,所以柳卿卿下毒最合适。

  柳原愤恨的看着柳卿卿,挣扎的想起身,但是完全没有力气:「孽女…」

  柳卿卿笑了起来:「爹,这是你教本宫的,为了自己可以不择手段,你现在选择了这个贱人,那本宫怎么办?本宫了解你,没用的人,对于你来说就是随时可以抛弃的弃子。」

  「本宫不能输,你死了,这个贱人也会被定罪,本宫还有外祖守着,本宫还会是皇后,这个位置谁也夺不走。」

  柳原脸色变得青紫,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我起身走到柳原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是你的报应,算计了这么多人,终究还是输了…」

  柳原一口血喷了出来,瘫软在地。

  柳卿卿看向我,想从我眼中看出慌乱,但是我却笑着看着她。

  「你为什么不怕?」

  她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我继续笑着,但是嘴角开始流出黑色的血液。

  她脸色大变:「你怎么中毒了?我没有给你下毒?」

  「好姐姐,你想嫁祸给我也得看我乐不乐意,如今三个人死了两个,就你一个还活着,你说谁是凶手?」

  我说完缓缓倒下。

  此时良妃带着皇上出现在未央宫门口。

  皇上跑到我身边,看着口吐鲜血的我,脸上闪过一丝震惊。

  「怎么会?你怎么会中毒?」

  良妃怒喝:「来人啊,皇后毒害柳大人和柔妃,把皇后拿下…」

  侍卫冲了进来要抓柳卿卿。

  柳卿卿急忙解释:「本宫也中毒了,本宫也中毒了,不是本宫下毒的…」

  皇上狠狠的瞪着柳卿卿:「交出解药!」

  柳卿卿吓傻了,她摇着头:「不是我下毒的,我没有解药…」

  皇上一脚踹了出去,柳卿卿倒飞出去。

  「不交出解药,朕杀了你!」

  柳卿卿脸色煞白,急忙解释:「不是我下毒,真不是我下毒,是她自己毒自己的…」

  良妃怒斥:「柳卿卿,你这话骗三岁小孩吗?柔妃自己毒死自己?」

  柳卿卿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拼命的说:「真不是我,我没下毒,不是我…」

  皇上怒吼:「传御医!」

  几个小太监跌跌撞撞的去找太医。

  皇上狠狠的瞪着柳卿卿:「来人!给朕好好的审问柳卿卿,让她交出解药,否则…」

  皇上冷哼一声。

  几个侍卫上前把柳卿卿押下去。

  皇上走到我身边,抱起我,我感觉呼吸困难,苦笑道:「皇上,我要走了。」

  皇上怒吼:「朕不许你死,你就不能死…」

  说完我缓缓的闭上眼,心里是对绿萝的咒骂,那个西域恩客为什么不告诉她,这药丸整颗吞服会很痛。

  皇上惊恐的怒吼:「别睡,朕不许你睡…」

  听着皇上的怒吼,我是开心的,他骗了我一次,那我也骗他一次,这才公平。

  皇后柳卿卿毒害嫔妃和皇子,毒害首辅柳原,判死刑。

  柔妃惨死,皇上为安抚松江县县令周大人,升周大人为林东府府尹,令柔妃双胞胎妹妹入宫伴驾。

  半个月后,我重新入住景福宫,刚刚进院子,就看到皇上站在院中。

  他看到我快步走了过来,抱住我:「你走不掉的。」

  我笑着依偎在皇上的怀里:「臣妾也只有你可以依靠了,你当初说的要给我尊贵的位置还作数吗?」

  皇上笑着松开我,对着我身后的莫离摆了摆手。

  莫离走了出来,拿出圣旨:「贵人周氏,林东府府尹周顺之女,昔承明命,虔恭中馈,温婉淑德,娴雅端庄,今封为皇后…」

  我上前领旨。

  娘亲,你说过一定要往上爬,才不会被人看不起,如今我走到了最高的这个位置,你可以瞑目了。

  (全文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