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节 嫡女有谋_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笔趣阁 > 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 第 49 节 嫡女有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49 节 嫡女有谋

  我二妹是个穿越女。

  她自以为装得挺好。

  但还是被我发现了端倪。

  本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婚嫁。

  可最后,我亲眼看着她喝下了鸩酒。

  谁让她夺了我的婚约后,还想置我于死地。

  我的父亲是当朝丞相,母亲是丞相夫人,我是他们的嫡长女,我下面有好几个庶出的妹妹。

  她们大多乖顺听话,恭敬有礼。

  只有我那庶出的二妹,自从落水后有点反常。

  别人都以为她是被吓傻了。

  只有我知道,她换了个芯子。

  我为什么会知道呢?

  因为她冲我母亲大声嚷嚷着平等、自由。

  和当初被母亲赐死的那个穿越小妾一模一样。

  最后她被母亲罚了禁足,抄《女戒》。

  在别人眼里她胆大妄为,藐视权威。

  但我却觉得她挺有意思。

  我喜欢去她的院子里坐坐,喝喝茶。

  听她抱怨这多落后,她们那多好多方便。

  比起那些个话本子和说书先生有意思多了。

  至少让我平淡无趣的生活平添了不少趣味。

  「你要勇敢地追求真爱,不要被这封建的婚姻所束缚。」

  我见她说得口干舌燥的,倒了杯茶水推到她跟前,淡笑不语。

  谁不想追求真爱呢?

  可我那婚姻是皇上亲自下旨的,我就算不喜,也不能抗旨。

  毕竟我和家族的兴衰是捆绑在一起的。

  不仅是我。

  我那些庶妹也一样。

  她们虽然比我自由点,可也难逃利益联姻的命运。

  我好心提醒道:「这些话,可不要在母亲跟前说,小心又要挨罚了。」

  二妹撇撇嘴,压下怒气。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再给我灌输一通婚姻自由后。

  我那二妹居然离家出走了。

  偌大的丞相府,少了个庶女,本也不是什么大事。

  母亲只打发人暗地里寻找,不得声张。

  毕竟可取代的庶女太多,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

  就是让我觉得有些无聊。

  眼看着我和太子的婚期越来越近,我面色平静,心里却有点着急。

  红色嫁衣最后一针收起的时候,我等来了我预想的变故。

  太子在婚前一周请求退婚。

  母亲怒不可遏:「太子这也欺人太甚了,这是在羞辱我们丞相府。」

  父亲猛拍桌子,站起身往外走:「我去找皇上。」

  母亲见我低头不语,大概是怕我难过,握紧我双手让我放宽心。

  「烟儿放心,皇上必然是要给我们丞相府一个交代的。」

  我面露哀色,内心却有几分雀跃。

  我知道,这必然是我那二妹搞的鬼。

  父亲上午进的宫,一直到天色微暗才回府。

  下人和我说,我父亲回来时,脸色阴沉得可怕。

  没多久,母亲便被叫去了书房。

  到晚上用饭时也未见两人,我猜事情或许比我想的还要棘手。

  一直到睡前,母亲才派人来寻我。

  我大概明白,他们是要告知我,他们商议的结果了。

  进了书房。

  见母亲掩面欲泣,父亲面容严肃,我心里一沉。

  不免疑惑。

  难道我那胆大包天的二妹把事情搞砸了?

  不应该啊?!

  父亲看了看我,直言道:「你二妹怀孕了。」

  「???」

  我诧异地看向父亲,脑海里的答案呼之欲出。

  父亲点头承认:「是太子的。」

  我微微张了张嘴,最终落回,抿紧。

  我那二妹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我知晓她是个古灵精怪,不按常理出牌的。

  却不曾想到她竟如此胆大妄为。

  在她曾给我疯狂洗脑真爱至上、婚姻坟墓,以及自由平等时。

  我也偶尔会插上一两句,暗示权力至上,阶级森严的话。

  更多的表现是无可奈何,难逃牢笼。

  我知道穿越女都有逆反心理,想用她们的认知教我做人。

  告诉我这个世界都是错的,就她是对的。

  果然,我那二妹没让我失望。

  离家出走后,搅黄了我的婚约。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自己却踏了进去。

  这操作我是没看懂。

  还是说,太子就是她的真爱?

  「烟儿……」

  看父亲欲言又止的神情,我心里微凉。

  一瞬间,我清醒地明白了他们的选择。

  比起能让太子抗婚的女儿,我这个被退婚的还有什么价值呢?

  就算我是嫡女,但不能给家族带来利益,就毫无意义。

  虽然是我有意推波的结果,但心里还是难免有些不舒服。

  「圣上说是皇家有愧于你,你有任何要求都可提。」

  父亲传达着皇上的旨意。

  我满脸沉静,冷声道:「我要当四皇子的正妃。」

  我话音刚落,父母齐刷刷地望向我,满脸震惊。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露出这副神情。

  第一,四皇子文武双全,但不受皇帝待见,早早被发配边疆守城去了。

  第二,四皇子的青梅竹马死后,发誓绝不立正妃。

  第三,四皇子和我那二妹有口头婚约。

  按道理,除了太子外,我该选个皇帝最受宠的儿子,未来才有盼头。

  可我偏偏选了最不受待见,还差点成了自己妹夫的男人。

  父母怎么可能不震惊呢?

  但我心里清楚,除此之外,他们的神情还有另一层意思。

  他们努力掩饰着,我也就当没看见。

  「烟儿,四皇子在边疆太苦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京,我觉得七皇子就不错。」

  母亲走上前挽着我的手,试图劝说我。

  「圣上最疼七皇子,你要是做了七皇妃,可要比太子妃舒服多了。」

  父亲认同地点头:「七皇子气宇轩昂,必成大器,我也觉得不错。」

  我心里冷笑不已。

  是人不错,还是他背后的势力不错?

  谁不知道七皇子和太子斗得你死我活,都想当皇帝。

  我这父母算盘打得真响,两边押宝,不管谁赢了,最终丞相府都得利。

  「既然父母都允了二妹嫁入太子府,那我替她嫁给四皇子当正妃,也就不觉得委屈了。」

  听了我的话,父母脸色有片刻的尴尬,最终深深看了我一眼。

  知道我心意已决,他们也歇了劝说的心思。

  但那脸上难掩的失望神情,和黯然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

  可我却满心欢喜。

  太子退婚的闹剧,以太子被罚在殿前跪了一天收场,婚礼照常举行。

  只不过嫁入太子府的,从丞相府嫡女变成了庶女。

  既全了皇家的面子,也全了丞相府的面子。

  看着明艳动人、身穿喜服的穿越女,我有点恍惚。

  也不知道穿越女这几个月在外经历了些什么,从无法无天的话痨变成了如今城府颇深的大家闺秀?

  更不明白的是。

  自从穿越女回府,我父母和她三人密谈了一下午后,他们对穿越女的态度就发生了大转变。

  变得过于殷勤和恭敬。

  特别有种穿越女让他们光宗耀祖了的感觉。

  我猜想,穿越女肯定给父母画了很大的饼,许了各种利益。

  这是穿越女最擅长的东西,嘴皮子厉害。

  而我父母对权力和家族强大的渴望又过于强烈。

  一拍即合。

  看她们母女情深的样子,我忍不住撇嘴冷笑。

  盛极必衰,物极必反,这个道理我父母现在大概是听不进去的。

  「姐姐,你不会怪我吧?」

  面对明显假情假意的穿越女,我真诚地摇头。

  怎么会呢,我感激她还来不及呢。

  「说什么傻话,你们可是亲姐妹。」母亲不认同地看向穿越女,然后将我们的手握在一起。

  我目光从穿越女微微隆起的肚子移到相握的手上,嘲讽地勾唇。

  待母亲去拿红盖头,穿越女附在我耳边感慨地道:「你说得对,权力真是个好东西啊!」

  我眸光微闪,淡笑不语。

  看来穿越女在外面碰了不少壁,长了很多「见识」,才让她有了这觉悟,最终攀上了太子这条大船。

  也许对穿越女来说,未来储君的诱惑极大,但对我来说却是个麻烦和障碍。

  五个月后,我也成亲了。

  在皇上严令四皇子回京成亲后,我真的成了四王妃。

  没人会想到四皇子真的会回京成亲,包括我自己。

  因为以前不管皇上怎么威逼利诱,四皇子就是不从,以至于府邸至今未有一个妻妾。

  可如今皇上刚开口,四皇子就快马加鞭地赶了回来,让众人大跌眼镜。

  以至于外面的百姓们将我吹得天花乱坠。

  成亲当日,天气晴朗,热闹非凡。

  当四皇子小心地掀开我盖头后,我再次感叹自己眼光的锐利。

  眼前英俊帅气、,难掩锋芒的男人就是我的夫君。

  「为什么是我?」四皇子专注地看着我,认真地问道。「因为你有野心,我喜欢。」

  我毫不避讳地说出了缘由,他有些错愕,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

  但这就是我的真心话。

  第一次见他,是他打胜仗班师回京的时候。

  马背上的他有种君临天下的威严,那时他还年少,可眼中的势在必得丝毫不遮掩。

  那时我就认定了要他做我夫君。

  所以我千方百计地想要逃离和太子的婚约,而穿越女的到来给了我这机会。

  「那你为什么要回来?」

  他明明可以和以前一样拒绝,抑或者是拖延了事。

  反正皇上也拿他没办法,毕竟军事比家事更重要。

  他停顿了一下,回道:「到年纪了,该成亲了。」

  我知道他在说谎,但我没有拆穿他。

  因为,我也说谎了。

  第二天去宫里谢恩,让我确定了一件事。

  四皇子不仅得宠,还很受皇上器重。

  皇上看向四皇子那欣慰的眼神,骗不了人。

  想想也是,要真不得宠,次次忤逆皇上,又无视皇权,早该下牢房了。

  哪还能像四皇子这样,有机会去军队锻炼,威望还越来越高。

  这也就想得通,皇上为什么纵容太子和七皇子各种争斗了。

  低调培养继承人,扶持一个宠儿转移太子的视线,让他们互相「厮杀」,频繁犯错,最后全是炮灰。

  不愧是皇上,心思真深。

  不过我也不差。

  我早就猜到了徒有虚表的太子难成大器,果断选了更有帝王相的四皇子。

  之后我们又去了皇后那请安。

  结果一进门就听到穿越女阴阳怪气呛皇后,神态很是高傲。

  听了几句,大致明白了。

  这穿越女是瞧不上皇后,来耍威风的。

  当今皇后虽不是太子生母,但对太子和其余皇子都是一视同仁,更是因为仁慈明理,被人敬重。

  虽然娘家没啥权势,但是依然稳坐后位。

  就这样,你还敢在人家宫殿暗讽别人,真是不怕死。

  我还以为她出去「历练」过,能有多大进步呢,结果依然自负。

  就这脑子,就算让她现在当皇后,我看也活不了多久。

  走出殿外没多远,我被穿越女给叫住了。

  「姐姐见了本宫不行礼,是不是太没规矩了?」

  几个月没见,我发现当了太子妃的穿越女越发地嚣张跋扈起来。

  但我可不像皇后那样给她脸。

  我认同地点头,然后好心提醒她:「既然我是姐姐,那妹妹是不是该先行礼?」

  长幼有序,君臣有别,更别说我是她长姐,而四皇子是太子的长兄了。

  在我面前摆架子她配吗?

  就她现在太子妃的头衔,还是我送给她的呢,她要是不想做了,我随时可以帮太子再换个人。

  被我下面子后,穿越女果断地和父母告状了。

  四皇子陪我归宁时,母亲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教导我。

  大致意思就是,你们是亲姐妹要互相扶持,以后免不了要靠太子什么的。

  我心里不免冷笑。

  当初面对穿越小妾时,我母亲可是下了狠手的。

  现如今我面对穿越女,母亲却劝我帮助对方,要委屈我。

  父亲还各种暗示我夫君,要协助太子,帮助太子登上皇位。

  我觉得很可笑。

  他们为了家族荣誉赌上所有,为什么要我们牺牲?

  面对喝茶不语的四皇子,和一脸沉静的我,父母最终对视一眼,摇头叹息。

  我知道他们已经彻底放弃我了。

  其实这结果在他们选择穿越女的时候我就猜到了。

  我们那点微薄的亲情,在家族利益上,不值得一提。

  回去的路上四皇子见我情绪低落,拥紧我,保证道:「我会给你更好的。」

  我内心薇颤,轻点头,我相信他会说到做到。

  而我更想看到,父母赌上所有输了后的样子。

  其实四皇子根本没时间陪我回娘家的,边疆亟须他,但他还是选择亲自陪我归宁。

  这么明显的态度,我父母居然看不到,还毅然而然地选择太子。

  只能说穿越女洗脑很成功。

  四皇子回边疆后,我闲了下来。

  每天听得最多的是关于太子和七皇子的事。

  听说太子上奏了很多改革举措,还要求改进武器装备,但都被皇上驳回,且让他闭门思过。

  我听了那些改革只觉得幼稚可笑,百官励精图治都还没做到的事情,你天马行空几句话就能搞定?

  不用想,这肯定是穿越女的主意。

  七皇子治水有功被皇上褒奖了,太子那边坐不住着急了。

  但空谈误国的道理,穿越女应该比我更懂吧?!

  父亲生辰那日,我又见到了穿越女。

  她快临盆了,我本以为她会老实在东宫待着,毕竟最近七皇子挺会来事的。

  穿越女见到我笑得温柔,却让我极其不舒服,总有种笑里藏刀、不安好心的感觉。

  「姐姐,听说四皇子同意娶你,是因为你长得像他死去的小青梅。」

  果然。

  穿越女在这等着我,就是为了来恶心我的。

  说到我夫君的这个青梅竹马,外面传闻的版本挺多的。

  就我知道的,她是建国名将武侯后人,她爹是将军,哥是上将,一家都是忠勇之士。

  从小四皇子就跟着她哥习武,一来二去,男女之间互生好感,暗生情愫在所难免。

  可就在她九岁那年,有人上书她一家通敌叛国,皇上下好几道圣旨召她父兄回京。

  但当时边疆形势危急,最终在奸人的断兵断粮下,她父兄战死杀场,她自己也在武侯府的一场大火里香消玉损。

  不过没多久就被平反了,为表痛心安抚民意,皇上下令建碑亭纪念武侯一族的忠义。

  而痛失青梅竹马的四皇子远去戍守边疆,令人感叹重情重义。

  至于四皇子发誓绝不立正妃这个传闻,也因为他一直不成亲,难免让人信以为真。

  所以在外人眼里看来,这次四皇子成亲是迫于皇威,而穿越女却觉得是因为我的长相。

  长得像吗?

  就算长得像,我相信四皇子也不是个肤浅的人。

  穿越女见我微微皱眉,略显愁容,更是难掩得意:「四皇子是把你当做替身呢,他爱的永远都是那个死去的白月光。」

  看穿越女努力想要挑拨我和四皇子感情的样子,真的有点滑稽。

  谁在乎四皇子爱的是白月光还是黑月光,四王妃是我,全天下都知道,这就够了。

  穿越女继续冷嘲讥笑:「堂堂丞相府嫡女居然是别人的替身,真是挺可悲的。」

  看穿越女这得意忘形的样子,要不是看在她怀孕的分上,我真想给她两耳光。

  让她长长记性。

  就她昭然若揭的小心思还敢来我面前挑拨离间,真是不够看的。

  「你倒是也想当替身啊,可你没机会。」

  穿越女顿时面红耳赤。

  我知道她被我戳中了心事。

  我为什么会知道呢?

  因为穿越女是个颜狗,她屋里有不少四皇子的画像。

  也不知道哪个画师画的,格外地英俊神勇,少女看了都得怀春,更何况是看中颜值的穿越女呢?

  「你胡说,你自己下贱甘愿当别人的替身,还要倒打一耙,真不要脸。」

  恼羞成怒的穿越女变得口不择言起来。

  还没等我开口,就被父亲给呵斥住了。

  「住口。」

  见冷着脸的父亲和一众看好戏的人,我欠了欠身:「父亲。」

  对于众人看向穿越女鄙夷的眼神,我很满意。

  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

  「好了好了,姐妹俩拌嘴闹脾气呢,过会儿就好了。」

  母亲怕父亲发怒,赶紧上前拉住穿越女,微笑地打圆场。

  父亲冷哼一声,带着好奇的众人离开。

  母亲低声细语地劝说着穿越女,看穿越女那不服气的样子,我就不禁冷笑。

  头脑简单,毫无城府,一激就原形毕露。

  就这样的人还想撑起丞相府的未来?

  她只会加速丞相府的衰亡。

  看到原本还怒气不已的穿越女,听了母亲的话后忽然变得兴奋起来,打量我的目光带着别有用意的探究。

  我的心微微下沉。

  不用猜,我都知道母亲和穿越女说了什么。

  母亲为了讨好穿越女,这是不顾我的生死了。

  穿越女走到我跟前扬起下巴,质问我:「你刚是故意的。」

  我扬唇冷笑,坦言承认:「对。」

  她还不算太笨,终于想明白了。

  我刚就是故意激怒穿越女,引来众人看清她的样子。

  堂堂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居然如此粗俗,一点世家贵女的样子都没有。

  到时候不用我出手,有的是人上书想要替太子换掉她。

  是她非要处处针对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坐以待毙可不是我的做事风格。

  「好,你给我等着。」

  穿越女咬牙放下狠话,气得转身离开。

  虽然我不知道穿越女会使什么手段,但也大致猜得到,不过是一些不入流的小伎俩罢了。

  根本上不了什么台面。

  就穿越女那想法简单的脑子,连我身边的下人都比不上,还总自以为了不起。

  「她是你的妹妹,你这么做,把丞相府和东宫置于何地?

  「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母亲责备我两句,失望地离开了。

  「……」

  我无语地看着屋檐下贴着「寿」字的灯笼。

  想让我当垫脚石,乖乖配合穿越女,给她做嫁衣?

  做梦。

  这才哪到哪啊,就失望了?

  以后你们失望的地方多了去了,要习惯。

  最近京城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就是穿越女给东宫生下了嫡长子,举国欢庆。

  另一个是七皇子结党营私,革职查办,禁足在家。

  七皇子的倒台意味着太子党的崛起。

  明显感觉太子最近做事不仅张扬,而且特别高调。

  和他以往一贯低调行事的作风截然相反。

  这肯定是穿越女给的建议,高调做事,才能让人看得见,也更有利于太子拉拢民心。

  看着太子一党越发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到处染指的嚣张样。

  我知道,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自食恶果。

  染指皇家生意就算了,他们居然还敢打军饷的主意。

  简直是目无王法。

  听说最近弹劾太子的奏折也越发多了起来。

  在我过了几天悠闲的日子后,穿越女居然主动邀我去东宫一叙。

  我知道这肯定是个鸿门宴,但我必须要去。

  我倒要看看,在我母亲的教导下,她进步了多少?

  生产后的穿越女丰盈了不少,脸上也是红光满面的,见到我很是开心。

  招呼我过去看她孩子:「姐姐,你来看看。」

  小婴儿白皙圆润,睡得香甜。

  我中肯地评价道:「很可爱。」

  孩子是可爱,可穿越女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我觉得不适。

  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并没有好到这个地步吧?!

  对于穿越女的反常行为,我打算静观其变。

  没一会儿,穿越女打发人将孩子抱了下去。

  独留下她和我。

  见人走了,穿越女焦急地看向我:「姐姐,怎么办,太子要杀四皇子。」

  「?」

  穿越女这是整的哪一出,我都有点跟不上思路了。

  「真的,姐姐,我看到太子发出的密令了。」

  我质疑地看向她:「为什么要告诉我?」

  太直白的信息,必然有诈。

  更何况还是穿越女给的。

  穿越女难过地低下头:「你说得对,我是喜欢四皇子,我喜欢他的颜值,更欣赏他的为人,我当初离家出走就是要去边疆找他的,不过中途银子丢了,还被卖进了青楼,在那里我遇到了太子。」

  听了穿越女的话,我明白了她为啥喜欢四皇子还要离家出走了。

  人家本来就是去找四皇子的,只是路途发生了意外,偏航了。

  幸好偏航了,否则现在我们俩的位置就要对调了。

  「太子要把我送回丞相府,结果遇到你母亲,她见太子对我有意思,就给我下药,直到有喜太子把我接回东宫。」

  我知道穿越女没有说谎,这确实是我母亲做得出来的。

  那我父亲也是一开始就知道吗?

  还是他们从头到尾就是在演戏给我看?

  穿越女看我一脸沉静,半信半疑的样子,急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母亲说你不是她女儿,以后肯定离心,不会帮衬丞相府,才拿捏我帮他们的。」

  我微微浅笑点头:「我知道。」

  我母亲惯会这些手段,从深宅大院、世族贵女脱颖而出的丞相夫人,没点能耐,怎么可能做得稳这个位子。

  见我真信了,穿越女顿时松了好大一口气。

  然后又很是不解:「你居然不惊讶吗?」

  「嗯?」

  「你不是丞相府嫡女。」

  我该惊讶吗?

  我很早就知道我不是丞相府嫡女了。

  所以我父母对我要求严格,让我以家族为荣,承担好自己的责任,但感情从来不深。

  他们眼里只有家族荣誉,而我只是他们的工具人。

  只要利益够大,今天可以是我,明天也可以是穿越女。

  所以有更好选择的时候自然会放弃我。

  穿越女期盼地看着我:「那你现在相信我说的,太子会杀四皇子了吧?」

  「我相信。」

  我知道这是穿越女和我母亲联手挖的坑。

  可这个坑,我必须要跳。

  不跳,怎么给她们机会,膨胀她们的野心,助长她们气焰?

  就是要把她们捧得高高的,然后重重地摔下去。

  这才有成就感。

  穿越女有一点说错了,我母亲是在父亲生辰那日将我的底牌告知她的,而不是她遇到太子的时候。

  我母亲做事向来谨慎小心,绝不会在没和穿越女达成协议前将底牌露出来。

  大概是那天看出我已和丞相府离心后,才将这事告知穿越女,然后合谋要算计我和四皇子。

  穿越女为了让我放下疑心,相信她是个受害者,才说是母亲所为。

  不过穿越女的演技挺好,情真意切的。

  差点就让我信以为真了。

  为了让穿越女相信我真信了她的话,一回到王府就打好包袱出城去边疆了。

  这种事写信很容易被截胡,还有可能节外生枝。

  穿越女本来就是想让我亲自去边疆的,我这是遂了她的意。

  好让她拿这个去大做文章。

  不过我也确实是去了边疆,但是中途给祖母去了一封信。

  以备后患。

  穿越女这想要将我斩草除根的歹毒心思,我可不能让她好过。

  最好是能借此机会,让她永不翻身。

  免得天天在我跟前蹦跶,给我找不痛快。

  在经历了一些波折后,我见到了四皇子。

  他对于我的到来很惊讶,在我说明情况后,他让我放宽心。

  太子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下。

  听了他的话,我心安了下来。

  四皇子人虽然在边疆,但对太子的事了如指掌,可见心思深沉。

  太子拿什么和人家斗?

  在边疆待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我们等来了皇上的圣旨。

  在这期间,四皇子却从未过问过我的身世。

  回京后,我们在城门口被太子的人给拿下了。

  说我们通敌叛国,直接押上回宫的马车。

  这结果在我和四皇子的料想中。

  而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既让我忐忑又让我紧张。

  四皇子握紧我手掌,安抚我:「放心,有我在。」

  感受掌心传来的温度,我抿唇点头。

  我现在反而希望穿越女不要让我失望,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这样对我更有利。

  这是我第二次踏入威严的正殿。

  比起上一次来谢恩,气氛要严肃得多。

  大殿内,我父母站一边,太子和穿越女站另一边。

  我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父母在朝堂对质。

  而穿越女的幸灾乐祸,我根本不屑一顾。

  「参见皇上。」

  一脸严肃的皇上低垂眼眸,看向跪地的我:「你就是丞相府嫡女,陆烟?」

  我低头恭敬地回道:「是。」

  我回答后静了会儿,皇上才让我抬起头来。

  我微微闭眼,然后抬头迎上皇上,我知道他想看什么,而我毫不心虚。

  坦然地接受他的打量。

  端详片刻,皇上瞥向太子:「你说。」

  太子拱手,然后转头看向我:「陆烟,你不是丞相府嫡女,而是武侯府遗孤,对吗?」

  我轻声一笑,恭敬地回道:「我确实丞相府嫡女,不知太子为何会这样问?」

  「丞相和丞相夫人已经坦白了,你并非他们的亲骨肉。」

  我转头忧伤地看向父亲:「父亲为何要如此说?」

  父亲扭过头去,母亲手指我厉声道:「你不是我女儿,我女儿十岁就死了。」

  母亲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头顶皇上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

  我浅笑,帮她回忆一下:「母亲忘了我十岁重病,是祖母带我四处求医,在我十三岁身体好后才回的到丞相府。」

  这件事,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我从小体弱多病,十岁高烧差点就没挺过去,是祖母带我去求医治疗的。

  母亲摇头,有点歇斯底里:「你胡说,你不是我女儿,我女儿身上的胎记你都没有。」

  顶着皇上的威压,我坦然回道:「重度用药,都淡化了,我祖母,医女,和身边的下人都知道。」

  穿越女适时插嘴,冷嘲一句:「还淡化了呢,你就直接承认自己是武侯遗孤多好?」

  穿越女这话刚落下,气氛立马紧张了起来。

  我眉头紧锁,反问道:「太子妃有何证据?」

  「你父母都说你不是了,还需要证据?」

  看穿越女这没脑的样子,我很无语。

  她以为说不是就不是,是就是吗?

  把皇上当傻子吗?

  还没等我怼她,太监禀报我祖母来了。

  看父母紧张的样子,我无语地抿唇。

  祖母请过安后,冷冷地瞥了眼我父母,他们立马惭愧地低下头。

  我祖母一向很有威望,说话也有分量,皇上也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祖母虽然年纪大,但声音却洪亮有力:「皇上,老身以人头担保,陆烟确实我陆家的孙女。」

  「陆太君,是丞相和夫人亲自说陆烟不是他们女儿的。」

  我祖母直接忽视太子,面向皇上,将当初我生病,带去治病一五一十说得很清楚。

  皇上听后微微点头,神情缓和了一些。

  「陆太君不要误会,是有人上奏,朕才过问的。」

  穿越女见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发展,有点着急了:「是不是一家人,滴血验亲不就知道了?」

  太子随即附和。

  皇上看老太君没有异议,让人请太医来。

  我见穿越女那挑衅又得意的神情,不禁冷嗤一声。

  我还以为她有什么高招呢?

  不过尔尔。

  没想到她喜欢用这一招,等下有她哭的时候。

  太医打了一盆清水来,给我和我父亲都放了血。

  静默一会儿,在大家焦急的神情下,那血融在了一起。

  在场人脸色各异。

  尤其我父母,那难以置信、备受打击的样子。

  让我看得心里很爽。

  太医赶紧把结果告知皇上:「是父女。」

  「不可能。」

  穿越女厉声反驳,还要再验,被皇上冷声呵斥了。

  「他们肯定在上面做手脚了,才让血液融合的,他们肯定不是父女。」

  祖母厉声责备:「闹够了没有?」

  穿越女被祖母这一吓,更是不服气:「她本来就不是,你们在作弊。」

  祖母还想说什么被我阻止了:「给我二妹也滴血认个亲吧,她当初离家出走后有点反常。」

  穿越女愣了下,震惊地看向我,可不管她怎么哭闹,太医还是给她放了点血。

  不相容。

  我父母瞪大了双眸,而我只是冷眼旁观。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很喜欢。

  「陆烟,你个贱人,你害我……」

  不等穿越女继续叫嚷,就被人给堵住了嘴。

  我知道她难以接受失败,可这就是现实,她不可能玩过我的。

  而对于太子妃的行为皇上神情极差,连带着太子也没好脸色。

  更是把太子贬得一无是处,让他尽快休妻。

  「父皇,儿臣有太子和太子妃造反的证据。」

  一直一言未发的四皇子,将证据呈上。

  本就因太子和太子妃污蔑我的事情脸上挂不住,现在更是要造反,皇上脸色更是沉得吓人。

  看完后将那些纸张全扔在太子身上:「你解释解释。」

  太子吓得脸色惨白:「父皇,儿臣冤枉。」

  我看向地上,纸上面全是武器图纸,还有火药,以及各种见都没见过的兵器。

  我倒吸了一口气,这太子胆子也太大了。

  这些见都没见过的东西,肯定是出自穿越女之手。

  她以为有了这些,就能帮助太子稳坐江山社稷,真的是异想天开。

  私下造这种东西,就是直接送人头,管你是谁,都是死罪。

  最终太子被废,贬去守皇陵,永世不得进京。

  太子妃被禁足东宫,择日发落。

  被波及的丞相府也受到了牵连,我父亲失去了实权。

  走出殿外,祖母狠狠地给了我父亲一巴掌:「不肖子孙。」

  我冷眼看着父母低头认错,不免勾唇冷嘲。

  看,这就是当初你们选择穿越女的结果。

  「还不赶紧滚。」

  等我父母疾步离开,我才搀扶着祖母上了马车,不免好奇祖母是怎么解决滴血认亲这件事的。

  我确实不是我父母的孩子,但我也不是武侯遗孤。

  我是祖母从小调教的大家闺秀,丞相府以后的靠山。

  祖母告知我,她取了她孙女的骨血,才没有露相的。

  我就说,穿越女那么信誓旦旦,胜券在握的样子,祖母是怎么办到的呢?

  祖母长叹口气看我:「烟儿,你父母虽然愚昧,但他们毕竟养了你。」

  「祖母,我晓得的。」

  我怎么会不知道祖母的意思呢?

  她是希望我以后能不计较今天的事情,保住丞相府。

  没过多久,皇上病危,四皇子监国。

  穿越女被赐死。

  念在我们姐妹一场,我决定去送她一程。

  「你还有脸来,你这个贱人。」

  穿越女见到我气愤不已,恨不得撕烂我的脸。

  看着被按住的穿越女,我心情倍儿好。

  「穿越女都像你这么不自量力吗?」自以为博学多才,高人一等,瞧不上我们这些人,最后还不是栽在我们手里?

  有哪点比我们清高厉害了?

  还不如我们从小学识广阔,见多识多,技高一筹呢。

  样样不如我们,却处处觉得比我们有优越感,真的挺讽刺。

  还想除掉我?

  真的是不自量力。

  「你想当皇后吧,可惜没机会了。」

  我摇头叹息。

  穿越女也许是蛮喜欢四皇子颜值的,但是她更向往权力,因为她眼中的野心骗不了人。

  所以当初她主动选择投奔了太子,而不是像她说的去找四皇子。

  因为她要站在高处狠踩我们。

  可偏偏有野心没能力,还被我母亲带到沟里去了,真可悲啊!

  眼神示意下人动手,不管穿越女如何挣扎,最终被灌下了鸩酒。

  若不是她步步紧逼,想置我于死地,我都不屑和她周旋。

  要不是我故意露出信息给母亲,把她引向武侯遗孤上,她们哪有机会对付我?

  她们就是知道皇上忌讳这个,才说我鼓动四皇子通敌叛国,想要将我们伏诛。

  可惜,最终都是手下败将,不值得一提。

  离开清冷的东宫,就见四皇子等在马车边,我微笑上前。

  我没想到他居然带我来到武侯碑亭上香。

  呃?

  我差点忘了,他一直以为我是他青梅竹马,武侯遗孤来着。

  我祖母说,当年四皇子拜托她救武侯家小姐,但她还是去迟了。

  回去的路上遇到跪地卖身的我,觉得我和那武侯家小姐很像,就买了回来。

  但一直未告诉四皇子,让他误会至今。

  这也就是为什么结婚的时候,我知道他撒谎了。

  因为他知道我不是丞相府真正的嫡女,他一直把我当成武侯遗孤,他的小青梅。

  可我真心不是。

  祖母叮嘱我不要说,但凡他问起来,就说失忆了,打发他。

  因为我祖母就是这么和四皇子解释的,让他愧疚不已。

  哎!

  那就带着他的愧疚,让我登上后位,做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吧!

  武庆一年,四皇子顺利登上皇位,而我是皇后。

  (全文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