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节 太后要登基_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笔趣阁 > 凤还巢:朱墙内她人间清醒 > 第 50 节 太后要登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50 节 太后要登基

  萧子钧登基为帝后,毒死了我这个一路扶持他的结发妻子,只为给他的青梅秦婉瑜让出皇后之位。

  再睁眼时我变成了萧子钧的母后,看着萧子钧拉着秦婉瑜跪在我面前,请求我准许她成为皇后。

  我冷笑:皇后之位这个绿茶就别想了,今日皇上的位置都要换人了。

  我爹是镇北大将军,手持大梁朝一大半兵力,我哥哥骁勇善战,立下很多汗马功劳,在军中也有绝对的声望,我宋家是大梁朝武将之首。

  我是宋家唯一的女儿,在宋家备受宠爱,我生来不喜欢女红,反而喜欢舞刀弄枪,我爹也不拘我这些,所以我在京中名声不好。

  我及笄后,婚事成了我爹的烦心事,京中权贵因为我的名声不好,娶妻从不考虑我。

  而几个皇子却对我很有兴趣,倒不是他们喜欢我,而是因为我爹手持兵权,娶了我等于有了问鼎皇位的底气。

  但是却没有一个皇子敢第一个开口求娶,只因为怕他们父皇忌惮,觉得他们有不臣之心。

  萧子钧是第一个登门求娶的,他也是皇子,但是他没有资格继承皇位,只因为他在一年前的一次意外中,双腿成了残疾。

  我不喜欢萧子钧,但是我也没有其他喜欢的人,萧子钧跟我说:「成婚后你可以经常回宋家,可以继续舞刀弄枪,我绝不拘着你。」

  只因为这句话我答应了萧子钧的求亲,成为他的妻子。

  婚后萧子钧果然没有拘着我,我过着在府中差不多的日子,而萧子钧对我也是淡淡的,对此我也无所谓。

  萧子钧礼贤下士,府中养了不少谋士,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

  后来我观察发现,萧子钧的双腿根本没有残疾,而也在这个时候萧子钧跟我坦白,他是装的,只因为他也想得到那个皇位。

  我当时很是生气,找我爹商量如何是好,我爹那边也别无它法,因为我们宋家已经和萧子钧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萧子钧当着我爹的面对天发誓,等他登基为帝,我必是皇后,而且后宫只会有我一个人,绝不纳妾。

  我爹被萧子钧的话蒙蔽,答应助他夺皇位。

  历经三年,在我爹的支持下,萧子钧打败了太子等一众皇子,成功登基为帝。

  而此时萧子钧以新君登基恐边境不稳的理由请我爹和我哥哥镇守边关,我爹不疑有他,当日就带着我哥哥镇守边境。

  而在我父亲和哥哥离开后,萧子钧整顿朝堂,迅速稳定了前朝。

  我等了许久等到的不是封后圣旨,反而是一杯毒酒,当我察觉到的时候毒素已经深入五脏六腑。

  而此时萧子钧拉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那女子我也认识,是一直寄宿在府中的秦婉瑜。

  萧子钧曾告诉我,秦婉瑜是他的授业恩师秦太傅的女儿,可惜秦太傅去世,只留下秦婉瑜一个柔弱女子,所以他才好生照顾,准备以后给她找个如意郎君。

  我天生对男女感情不敏感,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反而觉得萧子钧有情有义,现在看着他们十指相扣的站在我面前,我只感觉异常讽刺。

  我看着萧子钧怒问:「为什么?」

  萧子钧一脸薄凉,看着我的眼神都带着嫌恶:「朕是当今天子,你不通文墨,不会女红,如何能担当皇后之位?」

  「你粗鄙不堪,朕娶你这么多年,被笑了这么多年,让你当皇后,朕会被天下人耻笑的,你只是朕的污点!」

  「朕喜欢的是婉瑜,婉瑜出身名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才是皇后的不二人选…」

  「朕跟你同床这么多年,只感觉异常恶心,如果不是为了你宋家的兵权,朕怎么可能委曲求全来娶你?」

  ……

  听着萧子钧的咒骂,我只感觉可笑,彼时我五脏六腑好似火烧一般,痛得我整个人抽搐起来,我知道我要死了。

  只可惜我来不及告诉我爹,萧子钧的狼子野心,我宋家百十口人何其无辜,我死后萧子钧必然会对他们动手,我十分不甘心,可是我又能如何?

  一口黑血喷出,我带着浓浓的不甘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我再睁眼的时候,就感觉五脏六腑都难受的厉害,脑子一阵阵晕眩,定睛一看,就看到面前跪着两个人。

  等看清两人的样子,我恨不得冲上去撕碎这两个人,这两个人正是萧子钧和秦婉瑜。

  「母后,你就答应了吧,婉瑜比那女人适合当皇后…」

  萧子钧抬头看着我说道。

  我有些懵逼,他为什么叫我母后?只是瞬间我脑子里面闪过各种片段,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我重生了,重生在萧子钧亲生母亲淑妃,也就是现在的太后的身体里面。

  萧子钧见我愣神,立马又说道:「母后,婉瑜心灵手巧,还给你做了点心,你先尝尝…」

  母后?我要是真有这种狼心狗肺的儿子,生下来我就用脐带勒死他。

  我心中恨意翻江倒海,不过瞬间就恢复过来,如今不能让萧子钧看出不妥来。

  我必须先给我爹传信号,保住我宋家满门,靠我这个身体刺杀萧子钧是行不通的。

  萧子钧这个人生性多疑,我怕被他察觉我的恨意,只能转头看向他身旁跪着的秦婉瑜。

  此时秦婉瑜微微抬头,见我看着她,她对着我乖巧的笑着,一脸讨好的说道:「皇上跟婉瑜说,太后娘娘喜欢牡丹,婉瑜就采了最新鲜的牡丹花给太后娘娘做了牡丹酥,您尝尝如何?」

  牡丹酥这个糕点我最为熟悉,我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就是太后还是淑妃的时候就很喜欢这个糕点,就算是专门做糕点的御厨都要用一个时辰才做出来,是最为精细的糕点。

  而以前淑妃就特别喜欢让我做,美誉其名是给我机会孝敬婆母,其实就是折磨我,因为淑妃一直觉得我配不上她萧子钧,每次不把我折磨到全身酸痛,都不允许我回府。

  我看着秦婉瑜的笑容,我只感觉十分刺眼,当年在府邸,我念着秦太傅对萧子钧有教导之恩,对秦婉瑜也是照顾周到,而秦婉瑜看见我从未给过好脸色。

  萧子钧对此还跟我解释:「婉瑜生性冷淡,从不爱笑,你能不能大度点,欺负她一个孤女干什么?」

  此刻我明白过来了,秦婉瑜不是不爱笑,不是生性冷淡,给我脸色看是因为对我有意见。

  我没有理会秦婉瑜的话,努力克制好情绪后,才看向萧子钧:「宋氏如何了?」

  我此刻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尸首已经处理了!」

  萧子钧眼中都是嫌弃,好似在说一个令人恶心的东西。

  只是短短几个字,我就知道我是真的死了,我心中悲凄,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只能再次问道:「宋家你准备怎么处理?」

  萧子钧冷声道:「朕已经传信给宋家父子,说要封后大典,让宋家父子归京,好一网打尽,哪知道宋缺这个老匹夫居然带了一部分军队回京,现在强行拿下宋家父子不太现实,只能智取了,等把宋家父子处理掉,就把宋家全部人赶尽杀绝……」

  我袖中的双手握紧,萧子钧真是狼心狗肺,我得想办法给爹和哥哥送消息。

  说到这里萧子钧话锋一转:「母后,如今后位悬空,后宫不宁,那前朝也会受干扰,您就同意婉瑜为后吧…」

  说完萧子钧温柔的看着秦婉瑜,而秦婉瑜则低下头一脸的娇羞。

  我心中冷笑,随即看向萧子钧:「你是真心爱秦婉瑜?」

  萧子钧斩钉截铁的回答:「儿臣是真心喜欢婉瑜的。」

  我轻笑:「为表诚意你现在在哀家门口跪上五个时辰,哀家就同意你娶秦婉瑜为后!」

  此话一出,萧子钧脸色一变,他一个九五至尊放弃脸面为一个女人跪在外面几个时辰?他一瞬间就犹豫起来。

  我看了一眼秦婉瑜,见她脸色瞬间难看,我嗤笑一声,萧子钧的爱还真是浅薄的厉害。

  秦婉瑜此时拔出发髻上的簪子,直接抵住她自己的脖子,随即跪在我面前:「太后娘娘您别为难皇上,皇上是九五之尊,代表的是国家的颜面,婉瑜就是一介草民,怎能让皇上为了婉瑜做出这种事,婉瑜爱皇上,不能让皇上为难,所以今日婉瑜一死了之,请太后娘娘不要为难皇上了!」

  秦婉瑜双眼含泪,一副梨花带雨娇弱模样,脸上还带着为萧子钧可以连命都不要的决然,引得萧子钧一阵心疼,急忙上前安慰。

  「婉瑜,你别做傻事,一切有朕呢!」

  说完还对着我使眼色,希望我说一句软话。

  「母后,你这是要逼死婉瑜吗?朕和婉瑜是真心相爱,为什么你要咄咄逼人?」

  好一朵绿茶,我还真是小看秦婉瑜,枉费萧子钧聪明一世,这样的苦肉计都看不出来?

  秦婉瑜真要是不忍心萧子钧丢人,那直接死啊,旁边有柱子直接撞啊,肯定当场气绝?何苦做这姿态。

  真要现在给自己脖子来一簪子,我都能高看她几分,现在这矫揉造作的模样,真是让人作呕。

  我心中冷笑,缓步走到秦婉瑜身边,秦婉瑜有些狐疑,也有些害怕,一直盯着我。

  我不等秦婉瑜反应,直接伸手握住她拿着簪子的那只手。

  在萧子钧和秦婉瑜以为我要服软的时候,我抓住秦婉瑜的手把簪子抵住她的脸。

  「既然你们这么相爱,那你就划破这张脸,如果这样的话哀家的皇儿还愿意娶你,那哀家就准你当皇后!」

  我的话让秦婉瑜脸色大变,双眸瞬间收缩,握着簪子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我挑眉看着秦婉瑜:「敢不敢?」

  秦婉瑜先是愣住,随即眼中闪过慌乱,她知道没有美貌她什么都不是。

  我心中冷笑,萧子钧这种男人会喜欢一个无颜女吗?脚后跟想都知道不可能。

  萧子钧皱眉,有些不满的说道:「母后,别开这种玩笑。」

  我笑了笑夺过秦婉瑜手中的簪子,然后看向萧子钧:「母后只是逗你们玩呢,既然你们两情相悦母后我也不做恶人,不过等处理完宋家之后再说。」

  猫捉老鼠的游戏现在才开始,我还没玩够呢,不能逼的太紧,得一步一步来。

  秦婉瑜一脸惊喜,萧子钧也笑道:「母后放心,朕这几天就处理好宋家。」

  我扫了一眼秦婉瑜:「既然要当皇后了,这几日就先留下服侍哀家吧。」

  萧子钧也点头:「应该的。」

  萧子钧欢欢喜喜的离开了,秦婉瑜被我留下了。

  我招来原主的心腹太监:「去宣国舅进宫。」

  小太监应声离开。

  太后有个弟弟,叫吴雄,是如今的国舅,也是萧子钧的左膀右臂,在我们宋家和萧子钧决一死战之前,先得把这个国舅拿下,没有了这个国舅,萧子钧就是瓮中之鳖了。

  不过在他来之前,我得先想想怎么表演。

  吴雄来得很快,看到我的时候,吴雄就立马激动地问道:「姐,皇上那边怎么说?燕儿入宫的事是不是成了?」

  我被吴雄这个问题问得有点蒙,想了半天才在脑中回想起来是什么事。

  吴雄和太后一直是看不起我的,他们一直希望萧子钧能娶吴雄的宝贝女儿吴燕。

  却没想到萧子钧娶了我,甚至还是找皇上赐婚的,他们也没办法改变,但是在我和萧子钧成亲后,吴雄对我极其不满意。

  和太后一样,吴雄经常刁难我,仗着是萧子钧的舅舅,经常冷嘲热讽我,甚至还偷偷给萧子钧送女人,而萧子钧一直是拒绝的,为此吴雄在外面还抹黑我,说我是悍妇,嫉妒成性,不能给萧子钧添子嗣,还霸占着王妃之位。

  连带着我爹和我哥哥都被吴雄经常咒骂,我爹怕我难做,也都是一笑置之。

  我以前看萧子钧不接受那些女人,一直觉得他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虽然没有感情,但是可以相伴到老,哪怕吴雄这么过分,我也都不在意。

  现在想想多么可笑,他一直是想要我背后势力而已,而他喜欢的人早就藏在府里了,而我只是秦婉瑜的挡箭牌而已。

  见我没说话,吴雄脸色有些不好:「姐,皇上怎么想的?之前宋氏那个贱人嫉妒成性,不让皇上纳妾,皇上都要杀她了,那我们家燕儿自然而然可以入宫为后了。」

  我回过神来,露出一脸为难之色:「哀家可做不了皇上的主啊。」

  此时我也明白过来,为什么萧子钧这么急匆匆的对我动手,原来是吴雄想着让他女儿为后,所以萧子钧先下手为强,杀了我让秦婉瑜先当皇后。

  吴雄脸色一变:「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叹气:「皇上已经杀了宋氏,如今他要立秦婉瑜为后,他刚刚已经带着秦婉瑜来哀家宫里了。」

  「那怎么办?我去找皇上…」

  吴雄一下子着急起来了,说着就要去找萧子钧。

  「你等等…哀家带你看个东西。」

  我拦住吴雄,同时心中暗笑,本来还想着怎么才能策反吴雄,没想到现在萧子钧主动送了我一个机会。

  我带着吴雄来到后院,此时后院的宫女太监端着各种东西朝着秦婉瑜的院子走去。

  「你看到了吧,这些都是哀家那个皇儿怕秦婉瑜在哀家这里受委屈了,特意开了国库,把大把大把的好东西给她送过来的。」

  「秦婉瑜这么受宠,哀家都要暂避其芒,你就算去找皇上求了燕儿入宫,没有皇上的宠爱,燕儿肯定要被秦婉瑜欺负死的,哀家年纪大了,护不住她几年的。」

  我指着眼前的场景说道。

  这些东西是我特意吩咐宫女从内库取出来送给秦婉瑜的,为得就是让吴雄看看,增加他的危机感。

  果然吴雄听到我的话,加上看到眼前这幅场景,他脸色变了变,然后看向我:「姐,那你说怎么办?」

  我看着吴雄问了一句:「让我们吴家的人登基怎么样?」

  吴雄吓了一跳,慌忙的看了看四周,见四周没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姐,你胡说什么呢?」

  「我就是一个禁军指挥,怎么敢造反?」

  我心中冷笑,吴雄这个人有些才能,但是想造萧子钧的反,那真的是痴人说梦。

  萧子钧把禁军指挥的一部分权力交给吴雄还是看在他是国舅的面子上,因为吴雄是他的亲娘舅,是他绝对的拥护者。

  「没让你造反…皇上现在有吴家一半的血脉,倘若再跟燕儿这个吴家人诞下血脉,那这个血脉就等同我们吴家血脉了,他如果登基称帝,那不等于是我们吴家人登基了吗?那整个大梁不等于是我们吴家的吗?」

  「倘若有那么一天,我们吴家在大梁朝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你身为皇上的外祖,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吴雄显然被我的话蛊惑了,脑中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都兴奋起来,眼中充满了各种欲望。

  「姐,你说怎么办?我一切都听你的,要是有这么一天,我一定要把宋家赶尽杀绝,让他们宋家看不起我。」

  我知道吴雄肯定会答应,吴雄这个人本就是个贪心之人,而且对权利有绝对的向往。

  之前就一直虎视眈眈我们宋家的兵权,可惜那点才能在我爹和哥哥面前完全不够看。

  如今给他一个夺权的机会,他肯定会答应,因为在他看来,有我这个太后支撑着,只要不做出造反的事,他肯定平安无事。

  有了吴雄,那等于有了半数皇宫的禁军,到时候只要利用得当,萧子钧必死无疑。

  送走吴雄,我就开始思考如何给父亲和哥哥传递消息,整个皇宫没有一个能信任的人。

  但是我必须尽快传递消息,否则有心算无心,萧子钧这个人这么阴险,万一像对付我一样,给我爹下毒,那就麻烦了。

  我吩咐了两个太监盯着御书房那边,只要是萧子钧召见我爹或者我爹要入宫,就立马通知我。

  这个吩咐我不怕萧子钧知道,就算他知道,也只会以为我是防着我爹那边,所以我也没有刻意隐瞒。

  第二日小太监回来告诉我,我爹告病在家养病,连早朝都没有去。

  我心中一惊,我爹这个行为太奇怪了,难道是发现了一丝端倪?

  我不动声色,让小太监继续盯着那边,结果一连三天,我爹一直在家养病。

  此时我也看出来了,我爹必然是发现了不对劲,否则不会装病躲避萧子钧。

  我爹有了防范之心我本应该开心才对,但是我却知道萧子钧必然会提前动手。

  我准备找萧子钧先打听一下情况。

  傍晚,小太监过来跟我说,萧子钧来了我宫里,但是并没有来给我这个母后请安,反而直接去见秦婉瑜。

  我心中冷哼,这个秦婉瑜在萧子钧心中的分量果然很高,连这个亲生母亲都比不上。

  我起身就朝着秦婉瑜那边走去。

  等到了秦婉瑜的门前,小宫女们准备行礼,我直接阻止了。

  我走到门前,就听到里面传来两人对话声。

  「皇上,太后娘娘这几日都不肯见婉瑜,也不知道是不是婉瑜做错了什么…」

  「婉瑜做的那些糕点,太后娘娘也不肯吃,全部都丢了出来,还说糕点做得不好吃,罚了婉瑜跪在院子一个时辰。」

  「婉瑜受点苦没事,只是怕太后娘娘因为婉瑜而讨厌皇上,那就是婉瑜的罪过了。」

  「婉瑜命苦,之前在府里被宋氏欺负,如今入了宫,依然受苦…」

  ……

  秦婉瑜矫揉造作的声音传了出来,话里话外都是对我的不满,更多是对萧子钧诉说着自己的委屈,想引起萧子钧的同情,看得出她这招用得纯熟,或许以前经常在背后这么编排我。

  「朕会跟母后说的,你受委屈了…」

  萧子钧刚准备安慰秦婉瑜,我直接推门而入。

  秦婉瑜正依偎在萧子钧的怀里,听到开门的声音,可能还以为是哪个奴才,刚准备呵斥,看到是我,她脸色大变,眼中闪过慌张。

  我上前几步,走到两人身边,冲着准备给我行礼的秦婉瑜直接就甩了两个耳光。

  我这个身体养尊处优多年,身体虚的厉害,但是这一次我用了吃奶的力气,所以秦婉瑜一下子被我扇蒙了。

  「大胆奴才,敢背后挑拨哀家和皇上的关系,哀家看你的脑袋不想要了。」

  我怒斥一声,秦婉瑜回过神来,立马跪了下来:「太后息怒,婉瑜绝不敢挑拨皇上和太后您的关系。」

  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一副受委屈的模样。

  此时萧子钧也回过神来,见到心爱的女人如此柔弱,连忙上前劝我:「母后,婉瑜不是那个意思,婉瑜只是担心我们母子的关系。」

  我冷哼,抬腿又踹了秦婉瑜一脚。

  秦婉瑜哀嚎一声,趴在地上,身体不住地颤抖,显然这一脚让她疼得厉害。

  萧子钧一脸心疼,上前准备扶秦婉瑜,我直接冷声阻止:「皇上是要打哀家的脸吗?」

  太后亲自教训,皇上反而去扶起对方,那就是打脸。

  如果萧子钧如此做,就会给别人一个信号,皇上和太后不合,有心人甚至会说皇上对太后不孝。

  萧子钧刚刚登基,最忌讳不利于他的传言,所以听到我这么说,他立马止住脚步。

  我看到秦婉瑜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恨,随即她就换上一种惹人怜惜的娇弱模样。

  萧子钧不能去扶,脸色不太好,他看着我,语气有些不善:「母后,你是对朕有什么不满?」

  我看着萧子钧,一副语重心长,为他好的模样:「皇上你刚刚登基,这贱人就挑拨我们母子关系,要是有心人把她刚刚的话传出去怎么办?」

  「说我们母子不合?哀家刻意刁难?」

  「你好不容易稳定前朝,马上还要对付宋家,这个时候节外生枝,是准备让我们母子一起死?」

  我几个问题,让萧子钧无言以对,随即他瞪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秦婉瑜。

  「这贱人在府里跟你这么说,来挑拨你和宋氏哀家不管,但是现在你刚刚登基,就把这招用在我们母子身上,她这个德行,配得上一国的国母吗?」

  我刚刚在门外听那几句,就已经听得出这些年在府里秦婉瑜肯定没少在萧子钧这边编排我。

  以前萧子钧还不是帝王,可以不在乎这些,现在他是皇帝,身边盯着他言行的御史变多了,忌讳也变多了,有些话自然是不能乱说了。

  我的话让萧子钧陷入沉思,他看了一眼地上狼狈的秦婉瑜,那种心动的感觉淡了不少,尤其今日说的这些话,确实有挑拨的意思。

  以前的话他只当是情趣,但是如今他是帝王,这种情趣的话被人听去,那就是他这个皇帝昏庸无能,被美色所迷。

  如此不顾大局,不得体的女人,真的适合当皇后吗?

  萧子钧第一次在心中产生这种疑问。

  萧子钧的神色变化,我看得一清二楚,显然他还是最爱自己。

  秦婉瑜显然也看出来了,她神色微动,站起身准备旧计重施:「皇上你不要跟太后发生争执,都是婉瑜我的错…」

  我心中冷笑,秦婉瑜又要闹自杀。

  我冷冷的看着秦婉瑜。

  「你如果继续要死要活,哀家拼着跟皇上反目成仇,也要把你弄死,免得让御史弹劾皇上无能,后宫不宁…」

  我冰冷的话,让秦婉瑜后面话全部噎在喉咙里面。

  萧子钧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秦婉瑜。

  此时我和秦婉瑜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话里话外都是在维护他的体面,而秦婉瑜却一直在添乱和意图挑拨我和他母子关系。

  两相对比后,萧子钧对秦婉瑜格外不满意,他对着秦婉瑜怒斥一声:「给母后道歉,然后到院子跪着。」

  秦婉瑜也看出自己处于劣势,同时也知道如果继续对着干,肯定会把萧子钧越推越远,只能对着我欠身道歉。

  「太后娘娘恕罪,是婉瑜不懂事…」

  说完乖乖的走了出去,然后丝毫不顾及院子里面看热闹的太监和宫女的异样目光,就这么跪在院子里面。

  我不由得高看秦婉瑜一眼,她也确实能屈能伸,能一直在府里隐忍这么多年,确实不是善茬。

  此时萧子钧上前扶着我,走到一旁坐下。

  「母后,你教训的对,您处处为朕着想,是朕过于看重婉瑜了,以后朕肯定谨记母后的话,谨言慎行…」

  看着萧子钧一脸真诚的模样,我心中知道,刚刚这一番表演的效果达到了。

  刚刚那一番话,不光是挑拨萧子钧和秦婉瑜,还让萧子钧对我放下警惕,让他以为我处处为他考虑,为我之后做的事做铺垫。

  我看着萧子钧问道:「宋家怎么办?听说宋缺一直告病?」

  我派人打听朝堂的事肯定瞒不住萧子钧,所以我不如直接摊开了说。

  萧子钧闻言脸色很不好,眼中闪过厉色:「宋缺说在前线受了伤,一直告病,朕还不能说什么,毕竟是为了国家才受了伤,真是个老匹夫。」

  「老匹夫如此无耻,就别怪朕心狠手辣了。」

  我听到萧子钧这句话,心中一惊,但是面上不显,连忙问道:「皇上准备怎么办?」

  萧子钧冷冷的说道:「时间不能再拖下去了,万一宋氏的死泄露出去,宋家绝对会反,宋缺那个老匹夫必须死。」

  「朕已经安排了一批死士偷袭宋缺,只要杀了宋缺,宋家大乱,朕就借机说宋缺死于突厥奸细之手,趁着他儿子宋杰还没有回来,顺理成章趁机夺了兵权。」

  「然后朕再下令让宋杰进攻突厥,到时候找个机会,让他死于突厥之手就好…」

  我心中发冷,萧子钧这个人果然心狠手辣,心中已经开始盘算了这么多诡计,而且这些诡计说不定真的行得通。

  枉费我爹为了帮他登基,这些年尽心尽力,甚至把军中立下的功劳全部安在萧子钧的头上,这才让萧子钧在先皇那些皇子之中脱颖而出,没想到却要被萧子钧赶尽杀绝。

  「不可!」

  我开口打断萧子钧的话。

  萧子钧回头看着我,面上都是狐疑之色:「母后觉得有什么不妥?」

  面对萧子钧的审视,我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让他看出一丝端倪:「宋缺从军多年,警觉性太强,他现在装病,自然已经是有了防范,就算有死士过去,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万一打草惊蛇,宋缺直接带人反了,他在京中,宋杰在边境,里应外合也很麻烦。」

  萧子钧皱眉思考我的话,半晌之后他微微点头:「母后所说确实是个问题,但是如果不尽快杀了宋缺,宋氏之死也瞒不住了。」

  说到这里萧子钧看了一眼院子外跪着的秦婉瑜,面色有些不好看。

  「朕还是操之过急了,要是再谋划一段时间后,再杀宋氏就好了。」

  看着萧子钧的神情,我心中明了,萧子钧突然下毒杀我,必然是秦婉瑜那边着急了,她不想看我当皇后,所以在其中撺掇。

  不过萧子钧能同意,应该是成功登基让他也膨胀了许多,认为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内。

  「哀家有个办法!」

  我缓缓开口,萧子钧闻言看向我。

  我没说话,起身走到一旁书桌旁,拿起毛笔,随意写下几个字。

  萧子钧看了一眼,露出震惊之色:「母后,你居然会模仿宋氏的字?」

  我笑着点头:「哀家早就为你打算了,现在哀家用宋氏的名义给宋缺写一封信,打消宋缺的疑心,三日后的封后大典照常举行,到时候宋缺进了皇宫,我们把他暗中拿下,到时候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萧子钧露出兴奋之色:「母后此招高明,就这么办。」

  见萧子钧同意,我心中松了一口气,随即开始用我以前的语气给我爹写了一封报平安的信。

  写完之后,萧子钧那边还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就让人送去宋府。

  信送出后,我就在宫里着急等待,太阳刚刚落下,我就让宫人全部退出去,然后就在寝殿假装就寝。

  躺在床上,我一直睁着眼焦急等待,一直等到子时,我隐约听见寝殿屋顶有轻微脚步传来。

  只是片刻,就有两个黑影先后从窗户蹿了进来,其中一个手持匕首就要对着床上的我袭来,另外一个戒备着门外。

  千钧一发,我直接开口:「哥…你匕首姿势又用错了。」

  来人一下子止住脚步,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起身看着两个黑衣人,直接叫人:「爹,哥哥…」

  刚刚借着微弱的烛光,虽然两人蒙着面,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人正是我爹和那个对外宣称还在边境的哥哥。

  两人看着我的脸,惊疑不定,我知道顶着这张脸,就算我在信中加上我宋家独特的联系方式,他们肯定还是会有疑问的,但是现在不能耽误时间,只能长话短说。

  「爹,哥哥,我是宋清,我被萧子钧下毒毒死了,但是我睁眼就重生到太后身体里面了…」

  我把这几日的事跟我爹和哥哥简单的说了一遍。

  我爹扯掉脸上的蒙面黑布:「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宋清?」

  我看着我哥说道:「我哥怕打雷,十岁的时候被打雷吓得尿床!」

  这件事是我哥的丑事,只有我爹娘还有我知道,我娘早死,也就剩下我爹和我知道。

  「爹爹,你在军中偷喝酒,还把酒装在水壶中,每天晚上都要偷喝两口,你每次带出去的酒,都是女儿我给你酿的。」

  这是我爹的秘密,只有我爹和我知道,倒不是我爹真的贪杯,而是他征战多年,身上有很多伤痛,每天晚上都会痛得无法入眠,只有喝酒才能缓解一些。

  两个只有我们父女三人知道的秘密加上我家书中独特的宋家联系方式,足以证明我的身份。

  我哥看着我现在的样子,气得要去找萧子钧拼命,被我爹呵斥住了。

  我爹看着我问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萧子钧身边有暗卫,刺杀绝对行不通,我们宋家已经被他盯上,他杀了我,已经和我们宋家不死不休了,就算宋家交出兵权,他也会赶尽杀绝,所以我们只能反了他…」

  我看着我爹认真的说道。

  我哥直接点头,一脸的气愤:「不错,我们宋家几代人为了大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现在居然落得一个兔死狐悲的下场,不如反了。」

  我爹那边比较清醒一点,他面露沉思。

  「造反也没有那么容易,倘若造反死的就是千千万万的将士和百姓,我…」

  我爹有些不忍心。

  我笑道:「爹,反萧子钧也不一定要大动干戈,我们可以智取,三日后封后大典你配合我,我就可以让大梁易主…」

  我爹看着我点头:「三日后你尽管吩咐,你爹我就算死,也会拉萧子钧同归于尽,为你报仇!」

  我爹和哥哥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商量了一会后,他们就偷偷离开。

  等第二日我爹就正常上朝,萧子钧很是高兴,在他看来是我那封假冒的家书起了作用,让我爹放下了警惕。

  朝堂上萧子钧还假装关心赏赐了我爹一些补品,另外为了让我爹更加放松警惕,还给我哥哥封爵

  外人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都以为我马上要成为皇后,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觉得我宋家备受皇恩,马上要成为大梁朝最大的家族,讨好和投靠的人开始变多。

  我爹为了麻痹萧子钧,对这些讨好的人全部照单全收,萧子钧知道这件事后,在心中肯定我爹不知道我已经死的事,他彻底放下心来。

  有看不过眼的御史开始弹劾我爹,不过全部都让萧子钧压了下去,这让更多人觉得宋家深受皇恩,马上就要彻底发达了。

  但是我知道这是萧子钧有意制造的假象,为的是麻痹我爹,可惜啊,他一切都是徒劳。

  三日一转眼过去,封后大典照常举行,礼部和内务府都在忙着这场盛事,但是没有人知道,封后大典的女主角已经从宋家嫡女宋清变成了秦太傅之女秦婉瑜了。

  先祭天,再到太庙禀告祖宗,秦婉瑜带着的凤冠是特制的,有流速遮挡住了半张面孔,加上离得远,那些大臣也都低着头,还真没有发现她不是宋家嫡女。

  秦婉如和萧子钧一直携手而行,旁人都觉得帝后恩爱。

  我作为太后也要在祭祀太庙的时候出现,看到萧子钧一脸的兴奋和得意,我就在心中冷笑,再让他得意一会吧。

  祭祀完太庙,所有三品以上的官员都要齐聚御花园参加晚宴,而这就是萧子钧一直等待的机会。

  入宫官员不可带护卫,不可带兵器,只要我爹入宫,那就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

  等我还有萧子钧入场的时候,文武百官已经落座,我看到萧子钧在环视一周后,视线落在一个地方后,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里正是我爹的位置。

  我和萧子钧落座,百官忙跟我们行礼,萧子钧让众人坐下,然后招呼众人开始喝酒,同时舞姬也开始上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萧子钧放下酒杯,那些有眼力劲的官员也跟着放下酒杯。

  萧子钧看向我爹,直接开口:「宋老将军…」

  我知道萧子钧要开始发难了,我趁着众人视线落在我爹和萧子钧身上的时候,对着暗处打了一个手势。

  我爹放下酒杯,起身对着萧子钧拱了拱手:「臣在!」

  「宋老将军,朕今日收到一封密信,信中说你宋家和突厥暗中有联系,每次宋家和突厥对战,突厥有意败退,让你宋家立功,而你宋家暗中许诺给突厥大量军中粮草。」

  「老将军,这件事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啊?」

  萧子钧此话一出,场中顿时安静下来,众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萧子钧怎么突然对宋家发难。

  我爹表情不变,微微抬起头直视萧子钧:「老臣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希望皇上能回答老臣一个问题。」

  萧子钧眉头微皱,他看着我爹如此镇定,心中有一些不安,不过如今我爹就在他面前,四周都是禁军,他还真是不怕,想到这里他不免放松一些,好整以暇的问道:「老将军请问。」

  「老臣想问问皇上,老臣的女儿宋清如今在哪?」

  我爹的话一出,萧子钧脸色瞬间难看,底下百官顿时窃窃私语起来,尤其是有人注意到萧子钧脸色阴沉,都察觉出问题来。

  萧子钧不说话,场中只是议论一会后,又诡异的安静下来,我算了算时间,感觉那边也应该处理好了,就直接起身。

  「哀家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萧子钧看了过来,眼中带着不解,不过我没有理会他,看向我爹说道:「宋清已经被我儿毒杀,因为我儿不想她当皇后,希望秦太傅的女儿秦婉瑜成为皇后,今日封后大典上的人也是秦婉瑜。」

  「母后!你要做什么?」

  萧子钧感觉事情发展有些脱离他的控制。

  我还是没有理会萧子钧,对着暗处摆了摆手,几个小太监推着一个人走出来,那人穿着凤袍,因为被推了一下,身形有些不稳,头上的凤冠直接掉了下来,露出真实面目,正是秦婉瑜。

  场中众人都混乱起来,不知道今日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太后要帮助宋家要对付皇上啊。

  萧子钧脸色难看,起身瞪着我,然后对着身边几个太监说道:「太后该休息了,你们送太后回宫。」

  那几个太监闻言就朝着我走来,显然准备强制带我走,但是从我身后走出几个太监,拦住了那几个太监。

  我看着萧子钧再次开口:「皇儿,今日哀家清君侧,不能让你继续糊涂下去,让大梁毁于一旦。」

  萧子钧此时再笨也知道我反水了,他刚准备继续叫人拦住我。

  我已经大步上前,对着场中的文武百官直接躬身行了一礼。

  太后行礼,众人哪敢受,也都对着我还礼。

  我面露悲戚之色看着众人:「今日哀家求求各位大人,帮哀家帮先皇守住大梁,不能让大梁毁于一旦,皇上昏庸好色,因为一个秦婉瑜毒杀皇后宋清,又因为有人挑拨,就准备今日灭宋家满门。」「宋家为大梁鞠躬尽瘁,战死在战场上的宋家好儿郎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如此一心一意为我大梁的功臣,今日因为皇上的昏聩被害死,那我大梁朝还有希望吗?」

  「今日杀宋家,明日可能就是杀众位大臣,所以哀家请各位大人帮帮哀家,帮帮大梁…」

  我的话让萧子钧睚眦欲裂,他怒斥:「闭嘴!胡说八道!」

  我爹上前:「太后娘娘有没有胡说,众人看得清楚,皇上如果没有杀害老臣的女儿,那让老臣女儿出来一见…」

  「皇上说我宋家勾结突厥,那拿出证据…」

  我爹两个质问,让萧子钧顿时无言以对,他本就没有证据。

  今天他本就是要怨杀我爹,之前有意偏袒我爹,其实也是孤立我爹,今日他发难,必然没有人帮我爹,他就直接让人把我爹打进天牢就好,可是没想到我却插手了。

  众人见此,也看出萧子钧确实真的杀了宋家女儿,更是要怨杀宋家,顿时一种兔死狐悲之感油然而生。

  萧子钧见场面已经失控,也不准备继续装了,他图穷匕见直接对着外面怒吼一声:「禁军何在,还不把通敌卖国的宋缺抓起来?」

  萧子钧的怒吼声传得很远,但是外面一点反应都没有,本该立马出现的禁军此时好似都消失了。

  萧子钧愣了几秒后,转头看向我,咬牙切齿:「母后好手段,朕的好舅舅吴雄是不是已经把禁军调走了?」

  我不予置否。

  萧子钧对着暗处再次怒吼一声:「暗卫何在,把这些乱臣贼子杀了!」

  场中安静一片,根本没有暗卫露头。

  我心中冷笑,此刻暗卫早就被我哥带人引走了。

  萧子钧不甘心,再次怒吼。

  「暗卫何在?」

  「暗卫何在?」

  「暗卫何在?」

  连续三声,从一开始的怒吼,到后面的绝望,萧子钧终于意识到,今日他凶多吉少。

  他不甘心的看着我:「母后,你是老糊涂了,你帮助外人来对付朕?朕和你才是母子,宋家是乱臣贼子,你跟宋家对付朕?」

  我冷冷的看着萧子钧:「皇儿,哀家也是为了你好!」

  萧子钧被我的眼神吓到,他后退几步,正好碰到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秦婉瑜,他好似想起什么,忙上前几步来到我身边:「母后你是不满意秦婉瑜?」

  「朕可以杀了她,以后朕听母后的话,母后要立谁为后就立谁为后,舅舅不是想让燕儿为后吗?朕可以立马下旨让燕儿入宫。」

  地上的秦婉瑜听到萧子钧的话,吓的面色全无,一下子抱住萧子钧的腿:「皇上,你不能这么对婉瑜啊,我一心一意对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啊?」

  萧子钧只感觉秦婉瑜聒噪,一脚踹开她,随后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母后,你说你要朕做什么?」

  我无动于衷。

  萧子钧顿时脸黑如铁,指着下方的我爹,对着我怒吼:「母后,朕杀了宋清,宋缺肯定要杀了朕,你以为宋缺会放过你?」

  我爹那边闻言直接拱手:「微臣不敢杀皇上,微臣是大梁的将军,永远都是,微臣只要太后给我宋家一个公道即可!」

  萧子钧面如土色,他不甘心的再次看向场中百官:「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太后和宋家一起造反?」

  此时我看向众人朗声道:「哀家今日清君侧,皇上身体不适,会留在清心殿养病,暂由宋将军,李太傅,黄丞相共同处理朝堂政事。」

  「今日在场大臣可送家中一女子入宫为妃,谁最先诞下皇子则封为太子,到时候由太子登基,所有未怀孕的女子,哀家到时封为郡主,由宫里赐婚!」

  场中众人闻言先是面面相觑,接着齐齐下跪:「太后英明!」

  我这是给所有人送去一个机会,只要他们女儿能生下太子,他们的女儿都可以成为皇后,以后可成太后,就算女儿不能生下太子也可以封为郡主再次出嫁,不会损失什么,这有百利无一害的事,他们肯定不会放过。

  萧子钧闻言一口血吐了出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想生太子?也要朕同意才行,朕不同意,谁能上了朕的床榻,你们做梦!」

  萧子钧悲愤开口。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来人呀,把皇上绑起来,把哀家准备的和合散给皇上灌下去!」

  和合散乃是最烈的春药,萧子钧喜欢搞女人,那就让他搞个够。

  一场宫变就这么结束,我站在清心殿门口,里面是萧子钧嘶吼的声音,送进去的女人都是从勾栏街里面已经带病的妓女。

  秦婉瑜被绑着就这么看着萧子钧被那些妓女折磨着,她眼中都是惊恐之色。

  我看着秦婉瑜说道:「要不要参与其中?」

  秦婉瑜疯狂的摇头:「奴婢知道错了,太后娘娘饶命,饶命啊…」

  我笑了笑,跟旁边的小太监说道:「皇上身体不好,记得多喂点和合散,皇上喜欢女人,所以女人不能断。」

  小太监应声。

  我看了一眼地上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秦婉瑜,又加了一句:「我们这位新皇后跟皇上情比金坚,今日也算他们的洞房花烛,可不能不举行,也把她送进去。」

  两个小太监闻言,上前直接架着秦婉瑜就往里走,秦婉瑜疯狂的挣扎,但是直接被小太监打晕扔了进去。

  我走出殿外,我爹和我哥哥已经等在门口。

  我看着我哥说道:「嫂子不是已经怀了孩子吗?回头找个女子送进宫,到时就说这女子怀孕,等嫂子临盆,生下孩子,就送进宫当太子。」

  「这皇位让我宋家人坐坐也无妨!」

  我哥笑道:「要是你嫂子生了个女儿呢?」

  「肯定是个儿子!」

  我一脸肯定,就算是个女儿,那我也可以找一个儿子过来代替。

  我爹看着我问道:「吴雄那边怎么处理?」

  吴雄手持一半禁军,如果处理不好,肯定也是隐患。

  我笑道:「我已经跟吴雄说好了,让他带军去边境支援哥哥,告诉他这是夺了我们宋家的兵权给他,等他到了边境,都是哥哥和爹爹你的地盘,还能让吴雄占了便宜?」

  「至于他离开后,禁军的令牌就会由我保管!」

  我爹点头:「那就没问题了。」

  宫变第二天,我就用萧子钧的名义下旨,让我爹和李太傅,黄丞相共同处理朝堂政事。

  然后把我爹一部分兵权交给吴雄,让他带军出征,吴雄那边一开始不愿意,但是我告诉他,只要他能立功,到时候就可以把宋家兵权全数夺了过来。

  吴雄这才心动,答应前往。

  在他走之前我也让人把吴雅带进宫,同时进宫的还有很多大臣家的女儿。

  但是萧子钧被和合散折腾了三天三夜,早已经不能人道,那些女子就算和他共处一室,他也没办法行床上之事。

  半个月后,守在清心殿的小太监告诉我,萧子钧上吊自杀,不过却被救了回来。

  我笑了笑起身去了清心殿。

  等到了清心殿,小太监打开门,我走了进去,就看到萧子钧被五花大绑在床上,而秦婉瑜头发散乱,整个人有些疯癫的躲在墙角。

  萧子钧看到我,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嘴里都是恶毒的话:「你这个贱人,我是你儿子,你这么对我,你不怕天打雷劈吗?」

  我看着萧子钧,浅浅一笑:「皇上,你毒杀我的时候,怎么不怕天打雷劈呢?」

  萧子钧怔怔的看着我,半响之后他好似见鬼一般的挣扎。

  「你是宋清,你是宋清…」

  我大笑:「萧子钧,你现在认出来我来,已经晚了…」

  「朕要告诉所有人,你是妖怪,你是妖怪…」

  萧子钧继续挣扎。

  我嗤笑一声:「你没机会了!」

  「来人啊,皇上身体又硬朗了,再给他用一些和合散!」

  我对着门外说道。

  有两个小太监,推门走了进来,快步走到萧子钧身边,不等萧子钧说话,直接把一瓶和合散倒进他嘴里。

  萧子钧惊恐的要吐出那些和合散,但是毫无作用,药已经顺着喉咙进入身体。

  萧子钧看着我,一脸哀求:「我错了,我错了,我罪该万死,你饶了我,饶了我…」

  我冷冷的看着萧子钧,随即转身离开。

  小太监带着几个妓女已经走了进来,萧子钧发出惊恐的嘶吼…

  后记

  大梁六十四年,新皇萧子钧登基一年后暴毙,三个月大的太子登基为帝,由太皇太后吴氏摄政。

  宋大将军和李太傅,黄丞相一起辅政。

  太皇太后心善,遣散先帝那些妃子,并且赐了嫁妆,封为郡主,重新择婿。

  新皇登基,太皇太后大赦天下,免赋税三年。

  百姓感念太皇太后恩德,大梁朝国泰民安。

  (全文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