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开蚌取珠_常胖子的求生直播与穿越者论坛
笔趣阁 > 常胖子的求生直播与穿越者论坛 > 第012章 开蚌取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12章 开蚌取珠

  回到营地,常胖子美美的吃了一顿海鲜大餐。

  因为知道了岛上有水源的关系,常胖子对于储存的淡水也不是十分节约了,将三级盔洗干净,倒扣在临时挖出的土灶上,加上水和柴火就煮起了海鲜汤。

  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话,最顶级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手法。

  那条鱼和几只虾蟹统统被他丢入了滚开的热水里。

  煮了大约十几分钟,海鲜的香气就溢满了整个林间营地。

  常胖子简单的往海鲜汤里撒了些盐,就大快朵颐起来。

  说起来,鱼虾的分量不大,螃蟹虽然个头不小,但真吃不出多少东西来。

  但是那满满的蟹黄,油膏满满,吃的常胖子满嘴流油。

  一股饱腹和舒爽的感觉溢满全身。

  勉强将那条小鱼的内脏丢进鱼篓,重新放回海里,常胖子就顶不住了,困意一阵阵的袭来。

  累了一天的常胖子,也不管系统提示的体质临时+2的信息,脱下防蚊衣裤,只穿着一件沙滩短裤就躺到了床上。

  夜晚星河灿烂,苍穹犹如仙境一样瑰丽神奇,这一切常胖子都看不到了。

  他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之中,一觉到天亮。

  清晨的时候,常胖子被乱糟糟的鸟鸣声吵醒,抹了把油腻腻的脸,抬头看着朝霞满天的早晨。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有感而发,常胖子吟了一首不那么应景的诗开始起床洗漱。

  炉膛里的火早就熄灭了,清晨的阳光又无法引燃柴火,常备无奈的放弃了早餐的计划。

  穿过满是鸟粪的林子,来到那一汪清澈的湖水边。

  常胖子脱掉了衣裤,一个猛子跃入了湖水之中。

  昨天已经探索过这里,常胖子感觉湖水里没什么威胁,洗了个痛快的凉水澡之后,常胖子用旧衣服将身体擦干净,回到了海边。

  今天早上的任务就是干掉那只巨大的砗磲,取出里面的珍珠。

  常胖子重新来到海边,趟着清澈的海水,开始规划起开蚌取珠的详细步骤。

  同时他想起了前世的一则新闻,砗磲这种巨大的贝类,差不多各个国家都是保护动物。

  他记得前几年有个棒子国综艺节目,女演员在东南亚某国录制真人秀节目的时候,潜水在海边捕获了一只砗磲。

  而且将砗磲烤着给吃了,这触犯了当地的法律,受到了当地警察的通缉。

  那名女演员算是被节目组给坑了,吃了当地的一级保护动物,这辈子也不敢出国旅游了,要不然就得被引渡过去受审,也算是一桩趣谈。

  当然,砗磲这种动物在常胖子的祖国也是一级保护动物,跟大熊猫一个待遇。

  幸好这里是洪荒世界,没什么法律约束,要不然,常胖子真得掂量掂量,要不要动这种牢底坐穿兽。

  废话有点多,常胖子估算了一下那只砗磲所在的深度,开始考虑可行性方案。

  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把那只大砗磲给弄出水来,不过貌似这双人床大小的家伙他搬不动。

  当然,把砗磲绑上绳子,不断的往绳套里塞木头,利用浮力将其拖出水面也是个好办法。

  但是常胖子觉得有点得不偿失,他不会游泳,潜水就更不会了。

  他自觉干不了水下作业的活,而且那只大砗磲可是活的,如果自己贸然搬动砗磲,对方直接一个开合贝壳,喷水逃走了可咋办。这里可是洪荒,那大家伙有什么本事他还不知道……

  不过这种巨大贝壳类的软体动物,外壳坚硬,但是身体柔软的多。

  看那只砗磲距离海面并不远,落潮的时候伸手就能够到,何不趁着落潮的时候直接一工兵铲下去结果了对方的性命呢?

  常胖子试着趟水过去,接近那只巨大的砗磲,认为水深还算合适。

  但是那只砗磲似乎只在涨潮的时候打开蚌壳,其他时候一动不动。

  这就让他犯了难。

  退朝的时候水深合适,但是蚌壳不打开,涨潮的时候蚌壳打开但是自己不会潜水……

  等等,不就是打开蚌壳嘛!老子有办法了!

  常胖子想到了办法,回营地忙活起来。

  等到大约早上九点多钟,太阳已经颇为毒辣,他拿着老花镜重新引燃了炉灶,开始煮起海水来!

  煮海水干什么?当然是为了盐!

  贝壳类动物如果遇到了固体盐或者极为浓重的盐水,会因为受不了超强的渗透压而打开蚌壳呼吸海水。

  常胖子煮海水就是为了制盐,他带来的那点盐可不够,还不够给那只大砗磲塞牙缝的呢,所以他需要大量的盐。

  烧水用的就是他那个三级盔,但是头盔盛水毕竟有限,他必须不断地添柴火,加水,才能获得大量的海盐。

  顺便说一句,煮干海水析出的盐是不能直接吃的。

  里面含有大量的有害成分。

  需要经过复杂的提纯步骤,才能得到日常吃的食用盐。

  这些都不在常胖子的考虑之中了,他就需要大量的盐,盐是给砗磲用的,不是他常胖子吃的。

  忙活了一上午,常胖子为了火焰旺盛,特意多砍了几棵树。

  一上午的时间全在不断地加水和劈柴中渡过了。

  一直忙活到下午两点,常胖子总共获得了一斤多的盐,三级盔都被他烧变型了。

  将那一包盐收好,常胖子从海边取来了鱼篓。

  其中一只鱼篓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破了,猎物跑了个干净。

  另一只里却有两条小鱼和几只螃蟹,鱼已经被螃蟹给夹死了,常胖子收取鱼篓的时候,那几只螃蟹还在挥舞着钳子,趴在鱼身上大快朵颐。

  常胖子一乐,中午将这些海鲜一锅炖了,吃了个爽快。

  等到水足饭饱,常胖子开始了他的发财大计。

  就见他带着草帽,腰间缠着那条重新编起来的粗麻绳,另一头系在海边的树上,蹲到了蚌壳的旁边。

  不是他太过于小心,实在是那只砗磲旁边就是海底陡坡,或者说海底断崖。

  砗磲前方的海底深不见底,看的常胖子双腿直发抖。

  直视海底断崖的时候,常胖子的深海恐惧症和恐高症同时发作,要不是财帛动人心,他才不冒这个险呢!

  现在砗磲的贝壳距离水面只有两尺多深,正是一天中水位最低的时候,常胖子果断的将那一斤海盐洒到了贝壳的开口处。

  等了约莫半分钟,那只砗磲的贝壳开始簌簌抖动起来,它就像是一个将要打喷嚏的人一样,将贝壳大大的张了开来。

  常胖子眼疾手快,从系统工具栏中呼出了那一节精钢一样结实的雷击木,当作顶门栓直接顶住了贝壳,接着工兵铲直接刺向了柔软的贝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5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5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